多伦多 六六网  www.66.ca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98|回复: 0

[私房话] 15岁女孩怀孕瞒着父母产下孩子,得知男子身份后全家崩溃......

[复制链接]

17

主题

17

帖子

51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51
QQ
发表于 2018-6-12 06:22: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084fa681cfcda066d65c45260ce1d089.jpg



第1章 放在皮夹夹层的人

    我和莫子谦是夫妻,十九岁大学未毕业,我便成为他的女人,到现在已经四年,这些年,他对我疼爱有加,我们夫妻过着蜜里调油一般的日子。我以为,谁都会出轨,莫子谦不会,谁都会离婚,我和莫子谦不会离婚,直到那天,一条陌生的彩信将我的生活彻底推入地狱。

    那天,莫子谦有应酬很晚还没回来,我一个人在客厅里看一部狗血电视剧,放在沙发上的手机突的一震,我看到手机屏幕上出现一张照片。

    照片中一对青年男女围着一个两三岁的小女孩儿,小女孩儿头上戴着生日王冠,一脸甜笑,旁边的男子正准备帮她吹灭生日蛋糕上的蜡烛。我的目光就被那男子生生定住了,那不是莫子谦吗?我又迅速地向照片上的女人瞧去,这一瞧之下,却是再难呼吸,那女人不是……我想起多年前的一幕,那时,我和莫子谦刚刚领证,我去他的单身公寓收拾东西的时候,看到床头柜子上扔着一个皮夹,皮夹上落满灰尘,显然许久未被人动过。好奇心驱使,我打开了那皮夹,我的目光也随即被皮夹夹层里的照片定住了。

    照片上的女子一头卷发,打扮洋气,时髦漂亮,这会是谁呢?

    正好莫子谦来了,我便怀着疑惑把皮夹丢给了他。

    莫子谦是a大毕业的高材生,a大是国内顶尖的大学,莫子谦在大学时期便是风云人物,大二便开始创业,大学毕业时,别的学生在拼命找工作,他却已经身家不菲,这样的男子,会没有一两段情史,打死我也不会信的。

    我一边心里吃味着,一边暗暗观感着莫子谦的表情,能被放在皮夹里的照片,想来那人,一定在莫子谦的心里占据着不可言说的位置,会是他的初恋吗?

    可我却只看到莫子谦皱了皱眉,便把那张照片连同皮夹一起丢进了垃圾桶,“多少年前的东西了,早该扔了。”

    他淡淡地说了一句,便径自转身去收拾别的东西了。

    见他反应如此平淡,我心里一松,那女人或许只是他生命里一位匆匆的过客吧,两人或许早已没了交集。只要莫子谦他现在爱的是我,婚后又一直忠心于我们的婚姻,我去关心他的以前做什么呢?

    可话虽如此,我还是忍不住好奇,在莫子谦不在的时候,旁敲侧击地问过莫子谦的一个哥们高乐,这小子比我小一岁,在莫子谦的几个哥们中,和我最说的来。

    高乐说,莫子谦在大学时处过一个女朋友,一直到大学毕业两人还在一起,但那女孩儿凡事我行我素,从不顾意莫子谦的想法,不但经常故意玩失踪假生病考验莫子谦,还不顾莫子谦的苦苦哀求,把怀孕五个月的胎儿给打掉了。

    五个月呀,那孩子都会动了。高乐说话时,眼睛里露出深深的婉惜,连一个旁人都会如此难过,何况做为孩子父亲的莫子谦,莫子谦被伤透了心,两人自然而然就分手了。

    我在心里叹息一声,为莫子谦难过。好在,那女人只是莫子谦的过去式,我掌握的是莫子谦的未来,想到此处,心里又开朗起来。

    可是我想的太简单了,既是能放在皮夹夹层的人又怎么会轻易忘记?

    我正心思百转的时候,手机又有短信进来,还是那个号码“莫弯弯,这孩子是我和子谦的,那年同学聚会,子谦抱着我,说一直没有忘记过我,娶你只是身体需要,希望我回到他身边。整整一个下午,我们一直在做艾,做的昏天黑地,这孩子就是那天有的。我们的事,子谦爸妈,还有他的几个发小都知道,子谦每个月都会来邻市看我们,对了,他明天也会过来。我们会商量结婚的事情,必竟思思已经这么大了,是时候该给她一个家了。莫弯弯,你还等着子谦赶你走吗?”

    我的呼吸一下子窒住了,眼前闪现着陈丽嫣得意的笑脸,莫子谦和陈丽嫣以及那个孩子,他们一家三口在一起的亲密画面,心口处有什么在剧烈的翻涌,陈丽嫣、他们的女儿、同学聚会……我的眼前一阵阵发黑,我快要不能呼吸了。

    我和莫子谦属于闪婚,阴差阳错我们上了床,他坚决要负责到底,于是三个月后拿到大学毕业证,我便跟他闪婚了。

    婚后,他把我宠到骨子里,我也爱他到极致,那天,我们早上才温存过,中午他便去参加同学会了。回来时,已是午夜,浑身带着酒气,一进门,便将我压在墙壁上,一边吻着我,一边嘴里呢喃,“弯弯,我爱你。”

    我还好笑地拧他的耳朵,我说,“莫子谦,你神经了,我知道你爱我,好了,快点儿洗洗睡吧。”

    而他却搂着我不动,脑袋深深埋进我颈窝,现在想来,应该是对我这个妻子满怀愧疚吧!

    同学会跟前任上了床,怎么会有脸见自己口口声声深爱的妻子?

    我捏着手机,双目充血盯着照片上那个与莫子谦眉眼极是相似的女孩儿,莫子谦,很好。

    每月以出差的名义去邻市,少则一天,多刚三五日,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他出差的真实性,原来,他是去邻市看初恋和女儿,他在那边早已有家,而我却被蒙在鼓里四年。更让人可气的是,莫子谦的父母都知道这件事,莫子谦的发小们也知道,只有我是那个被蒙在鼓里的傻子。

    我牙齿咬的咯咯响,心头在滴血,那一刻,我想拿把刀,去杀了莫子谦。

    莫子谦临近午夜才回来,我什么都没有问,只在他躺下的时候,我爬上了他的身体,女上男下的姿势,平时都是我撒娇耍赖的时候,才会用的。

    莫子谦眼角和嘴角都弯起来,容颜越发的俊魅,他双手托住了我的腰,“小馋猫,又想要了?”

    我只盯着他的气质和风华都无双的脸冷笑,目光下落处是他的喉结,此时此刻,我真想把手狠狠扼在他的喉咙上。

    许是喝了酒的缘故,莫子谦并没有发现我眸中的冷意和恨,他双手把我往下一抱,颀长的身形便将我压在下面,接着,他薄热的嘴唇便吻了下来。






第2章 在沉默中爆发

    我抬手,挡住了他吻过来的嘴唇,眼中不乏冷笑,“莫子谦,在一起这么多年,我一直没能给你生个一儿半女,你就真的不恨我吗?”

    莫子谦有些意外地看看我,须臾却是笑了,抬手揉揉我的头发,“傻瓜,早说过,你便是我的孩子,我把你当女儿,这一辈子有你一个女儿就够了。”

    把我当女儿,这辈子有我这一个女儿就够了,呵呵,莫子谦,你说谎话的时候就真的脸不红心不跳吗?你知所以这么说,不过是因为你在外边早已有了个女儿,说不定哪天还会有个儿子。

    此刻,我的心头恨意更浓,如果手里有把刀子,我恐怕已经一把插进了莫子谦的心窝。

    可莫子谦,他依然没有发现我的异样,他闭上眼睛又把脸贴在我的颈窝处,深深吸了一口气,嘴里梦幻一般呢喃,“弯弯,你真香。我每天上班的时候,都在想你的体香,好想……”

    莫子谦很陶醉的吸气,清亮又闪烁着情浴的眼睛睁开,眼底里透露着浓浓的宠溺和爱浴,那一刻,我意识有些恍惚,熟悉的体温和一直依赖的怀抱,呼吸之间淡淡的酒气缭绕在空气里,让人不由自主地沉迷。

    陈丽嫣说的话,会是真的吗?她不会是看我和子谦过的幸福,故意发那些来挑拨离间的吧?可是那孩子长的又分明像极了莫子谦,还有每月莫子谦的出差,这又怎么说?

    就在我深深合上眼睫,心头一片百味杂沉不知所解的时候,莫子谦忽然就进入了我的身体,我啊的一声低呼,莫子谦的吻已经落了下来……虽然在一起四年,我和莫子谦已是老夫老妻,但我们的身体,却从没有厌倦过对方,我们非常懂得怎么让对方快乐,莫子谦他更甚,这一晚,我在痛恨与怀疑的百味杂沉中却依然高潮迭起,后来便沉沉睡去。

    只是我睡的并不好,梦里总是出现莫子谦和那孩子在一起的情节,我听见莫子谦的声音,他说娶她不过是身体需要。

    我又看见陈丽嫣得意的笑脸,她说我们才是一家,莫弯弯,你该滚了。

    醒来时,莫子谦已经穿戴整齐。

    “我一会儿去邻市出差,明晚回来。”

    莫子谦走过来吻了吻我的额头,我的心脏猛的抽痛了一下。

    我佯装不舍双手勾住他的脖子,半个身子挂在他肩膀上,半带质问半带委屈的咕浓,“又是邻市,你该不会在那边养了个小的吧?”

    我明显看到莫子谦的眼神闪烁了一下,他笑了笑,抬手捏捏我的小鼻子,“说什么呢,我怎么会背叛你。乖,等我回来。”

    他又俯身,在我嘴唇上吻了一下,而我却更紧地搂住了他的脖子,就势一拽,他一身名贵西装的身体便又压在了我身上。

    他每月过一次邻市,原来是因为那边有他的爱人和女儿;他从不因为我不育,而责怪于我,不过是因为他早就有了女儿,说不定什么时候会再添个儿子。

    而他的父母,我当做亲生父母来孝顺的人,他们一直都知道,还有他的那些朋友,亲切地叫我嫂子的那些人,他们都知道,只有我是蒙在鼓里的。

    恨意忽然上涌,我强忍着想要狠狠掐死莫子谦的冲动,报复性地索取,各种姿势拼命地折腾他,他的白晳紧实的身上到处是我留下的青青红红的痕迹,整个人疲惫不堪。他开始求饶,他说真的不行了,一会儿,他还要出差,怕是没力气开车去邻市了。

    我这才疲惫地离开他的身体。

    莫子谦确实累坏了,昨天晚上才做过,早上又被我狠狠炸取了一番,是铁打的也受不住。而且,他身上到处都是被我掐的青青红红,有些地方甚至还破了。

    “小野猫,今天怎么这么欲求不满。”

    莫子谦低头对着伤处低嘘,起床穿衣的时候,半带宠溺地咕浓了一句,此刻,他仍然未意识到我的异样,许是我太能刻制了吧,心里恨他要死,却还在和他做男女间最亲密的事。

    莫子谦离开的时候,眉眼间仍带着疲惫,他白色的奔驰车开出小区,那一刻,我开着租来的车子也跟了出去。

    经过两个小时的高速行驶,我跟着莫子谦来到了邻市,我看着他的车子开到了一处高楼林立的小区外面,莫子谦验过门禁卡,车子开了进去,我的车子却被拦住了,保安要我出示门禁卡。

    我将几天前莫子谦落在我包里的身份证拿了出来,说我是跟他一起来的,保安看了看便让我进去了。

    我开着那辆租来的宝莱在这陌生的小区里搜寻,很快找到了莫子谦那辆白色奔驰,那车子就静静地停泊在一幢几十层的公寓楼下面。

    莫子谦白色的身影站在车子前,眉宇间的疲态,被一片温柔宠溺取代,他修长的身形临风玉立,风度翩翩,此刻他正伸出双臂。

    一个身穿红裙,红色小皮鞋洋娃娃一般的小女孩儿向他跑过来,“爸爸!”

    莫子谦向前两步将小女孩儿一把抱了起来,连着亲吻了那张白嫩的小脸好几下,俊脸上洋溢的,是无限的温柔和宠溺,“思思,爸爸来看你了。”

    听着这磁性的、柔和的声音,我如遭雷击,原来,那女人说的,都是真的。

    “子谦,你来了。”

    一身红裙的陈丽嫣走了过来,那一刻许是我的错觉,她的目光似乎是向我这边瞟了一眼,而后背对着我车子的方向,在莫子谦的身边站住身形。

    与莫子谦皮夹里那张照片相比,生过孩子的她,身材和长相并没有什么变化,仍然高挑纤细,眉目如画。

    我捂着心脏的位置,那一刻几乎窒息,莫子谦和陈丽嫣,他们真的在一起。陈丽嫣说的都是真的。

    “爸爸,你也亲亲妈妈好不好?妈妈每天都在想你。”

    甜甜的小女孩儿声音又在我心口投下一颗炸雷,那一刻,我已经不能呼吸了。我看到莫子谦温柔的勾起了唇角,脸上有笑意浮现,然而,我没有等到莫子谦亲吻陈丽嫣的那一刻,愤怒和委屈,已经让我发了狂。






第3章 哀莫大于心死

    骗子!你们都去死吧!

    我突然尖叫了一声,猛地踩下油门,黑色的宝莱,向着那一家三口冲了过去。

    “没有孩子又怎么样,你就是我的孩子,我有你就足够了。”

    “弯弯,我们这一辈子是夫妻,下一辈子还要在一起。”

    “弯弯,我爱你。”

    ……

    甜言蜜语言犹在耳,而愤怒和强烈的被羞辱的感觉以及委屈,却摧毁了我的神智,我像个疯子一样,将车子向着那一家三口冲了过去。

    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莫子谦忽然回头了,那张温润如玉的脸看到凶猛冲过来的车子时,顿时煞白,笑容变成了深深的震惊,他一把推开背向着我,离车子最近的陈丽嫣,但自己却再来不及躲开,他抱着那孩子身子滚出去好几米远。

    我开的宝莱也失控地撞向了小区的假山,血,从我的额头淌下,很快模糊了我的视线,意识迷朦中,我听到警笛轰鸣以及救护车的锐响。

    睁开眼时,我已经在医院里,头上缠着厚厚的纱布,脑震荡让我头晕晕的,身体有点儿不受控制。两个警察站在床边,正等着我醒来做审问。我也看到好友佳郁焦急担忧的目光。

    “那个杀人犯呢?我要杀了她!”

    外面传来莫子谦的妈妈,吴娟愤怒的喊声,她的身影像一阵风似的冲了进来,不顾警察的阻拦,挥手就给我两个重重的耳光。

    “你个杀人犯、刽子手,你自己生不出来就算了,竟然还要杀我儿子、我孙女,我今天就让你去死!”

    吴娟扑过来,双手死死地掐住了我的喉咙。

    我的额头,伤口崩开,鲜红的血很快又打湿了厚厚的沙布,这个我叫了四年妈妈的女人,我对她如亲生母亲的女人,她视如不见,只面目狰狞,双眼腥红,两只手青筋爆跳如恶鬼的厉爪死死地扼着我的喉咙。

    “你快放开!你会掐死她的!”佳郁吓坏了,赶紧来掰吴娟的手。

    可是没有用,吴娟是恨不得我立刻给他儿子孙女偿命的。

    我的喉咙被扼的死死的,已经不能呼吸了,我的眼前一阵阵的发白,我想我就要死了。吴娟不掐死我,我也会被法院判处死刑,因为我撞死了那对父女。

    后来,还是警察救了我,案子没有调查清楚之前,我这个刽子手还不能死。

    警察将吴娟拉开了,吴娟又哭又骂好半天才被亲戚拉走。警察一边问我为什么要开车撞莫子谦父女,一边做着笔录。

    我说,莫子谦骗了我,他家外有家,还生了那么大的女儿,却骗了我差点儿四年,我精神受了刺激,才会开车撞他们。

    警察的神情是同情的,但同情并不能成为不逮捕我的理由。三天后,我被一辆警车带走了。

    在等待审判的日子里,陈丽嫣网上发贴,说她和莫子谦本就是一对,是我第三者插足,抢走了她的爱人,又因为生不出孩子,对她的女儿起了杀心。那一天,还好有莫子谦在,要不然,她的女儿就被撞死了。

    她声泪俱下的控诉,滴滴泣血一般,听者无不震怒,对我这个“小三”恨之入骨。更有律师界的同行们,要自告奋勇帮陈丽嫣打官司,誓要把我送上黄泉。

    当然,这一切我并不知道,是佳郁哭着告诉我的。佳郁还告诉我,莫子谦和那女孩儿并没有死,我的车子撞过去的时候,是莫子谦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那女孩儿,那女孩儿除了手臂有轻微擦伤之外,几乎毫发无损,而莫子谦,他原本有可以毫发无伤的机会,是他推了陈丽嫣那一下,耽误了逃开的时间,又因全力护着那女孩儿,内脏出血,身体多处骨折,现在仍躺在icu里。

    我的眼泪掉下来。

    这就是那个口口声声说过,会把我当成女儿一样宠的男人,下辈子还要与我做夫妻的男人,他是这样保护着他外面的女人和孩子。用自己的生命。

    吴娟又来了,歇斯底里的骂声,隔着厚厚的玻璃恨不得一刀一刀将我凌迟的凶狠,我视若无睹,我的心已经死了。

    很快,到了庭审的日子,我被两个警察控制着站在被告台上,身上套着有色马甲,双手也被铁铐铐住。吴娟和莫子谦的父亲莫城都来了,莫城一直神色复杂,吴娟见到我便破口大骂,如果不是有警察拦着,她会冲过来,撕烂我的脸。

    许是伤重未愈的缘故,莫子谦没有出庭,莫子谦的几个发小却来了,他们有的神情凶狠恨不得扒了我的皮,有的一脸无奈和可惜,有的则是难以置信,难以置信,他们一直叫做嫂子的女人原来是一个蛇蝎心肠的魔鬼。

    陈丽嫣站在原告台上,哭的浑身发抖,嘴里只不停地念叨一句“思思还不到三岁,还不到三岁,她怎么撞的下去……”

    这副柔弱可怜的样子,加之人们对弱小的同情,更加激起了吃瓜群众的愤愤不平,旁观席上发出请求法官从重判决的呐喊。只有佳郁,她哭着喊,说我是无辜的。

    我向佳郁凄然一笑,他们只要我死,你一个人纵使喊破嗓子又有什么用。

    最后是法官制止了这场喧哗,法院的判决并没有如吴娟和陈丽嫣的意,因为我撞的人他们没有死。

    我被判处了五年监禁,自此开始了我的囚徒生涯。长长的卷发被剪成了短短的齐耳发,体面干练的职业套装换成了宽松朴素的囚服。我像其他女囚们一样辛苦劳作,一样吃着最简单粗糙的食物,住着毫无隐私可言条件简陋的监狱多人间。

    女囚中,还有我经手过的案子的被告人,她们自不会放过这个报复我的机会,有监管人员在的时候是不敢的,但夜色却成了他们的保护伞。

    她们揪我的头发,撕我的大腿,用笔尖戳我的皮肤,用开水烫我的胳膊,但凡看不见的地方,但凡所能想到的方式,无所不用其极。

    而我,都忍了。

    就连我自己都不明白,一向自我保护欲极强的我,是怎么做到的。竟然在那种非人的虐待下,生生忍受着。

    大概也就是哀莫大于心死吧。

    我的心死了,身体上的虐待,已经不能激怒我了。我甚至感觉不到疼,因为我的心也麻木了。

    入狱三个月后,莫子谦来了。

    这还是我在那一日后,第一次见到他,他看起来清瘦了不少,眉眼冷峻。






第4章 走险棋

    与他同来的,是一份离婚协议书,只要我在上面签个字,其他手续,便由他全权办理了。

    我签字的时候,他便侧过身去吸烟,似乎不想看我一眼,直到警察出来制止,他便将香烟掐熄,拿着我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一句话未说的离开了。

    整整三页的离婚协议,我只字未读,心都死了,其他的,我还在乎什么呢?

    佳郁在当天晚上便过来了,我才知道,莫子谦把我们离婚的事已经登了报,如此广而告之地宣布他和我离婚的消息,这是巴不得立刻摆脱我这个杀人犯吧!

    莫子谦,你是有多恨我。

    我的心死寂死寂的,到此时,仍形如枯木。

    佳郁哭着骂我,“你怎么那么傻,是那个渣男负了你,是他欺骗了你的感情净身出户的应该是他。”

    我看得见佳郁眼中闪烁的泪光,和悲痛心疼的样子,却只是轻轻笑了笑,“佳郁,我累了。”一个人若是死了心,活着跟死了便没区别了。

    我和佳郁的会面,就这样结束了,几天之后,女监管人员又将我带了出来,她说有人要见我。

    我不明白除了佳郁还会有谁想见我,当我看到站在会见室里,一身光鲜,左手无名指上戴着昂贵钻石戒指的陈丽嫣时,我的心里却没有激起半点波澜。

    自己的男人劈腿初恋,却怪外面的女人,这是傻子的做法,如果这个男人不是打根子里便烂透了,苍蝇自不会盯着他,何况,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莫子谦,是他明明娶了别的女人,却还和初恋生了孩子。

    从头到尾,莫子谦才是混蛋人渣。

    “什么事。”

    我淡淡地开口,眼皮都懒得抬起来看陈丽嫣一下。

    陈丽嫣对我这样淡漠的态度似是有些意外,她一双漂亮的,甚至可以说是风情万种的眼睛睐着我,“怎么样,在里边过的不错吧?我原以为,可以让你死的,但想不到,你命挺大,只判了五年,不过没关系,我会让你在里面再多住几年,直到,老死。”

    陈丽嫣那双漂亮的眼睛里闪过清楚的恨意,一种不能置我于死地,也要让我将牢底坐穿的恨意。我什么都没有说,脑子里在想,或许,这一开始就是一个圈套,从陈丽嫣给我发彩信到我开车撞向她。

    果然,陈丽嫣一边把玩着手指上光芒闪闪的戒指,一边眼角带着浓浓的得意开口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跟着子谦去邻市,我也知道,你这般没脑子的女人一定会做出不可思议的事,比如……”

    陈丽嫣对我眨了眨风情万种的眼睛,“开车撞我们。”

    她笑的极是诡异,像是我所做的都在她意料之内,“莫弯弯,这就是我想要的结果,你进监狱,子谦回到我身边。”

    我看着陈丽嫣玫红色的嘴唇在我面前一开一合,她说的那些话字字句句让我浑身发冷,我对陈丽嫣的印象仅仅是那副旧皮夹里的一张照片而已,可她竟然如此熟悉我,这是为什么?

    “你早知道我会开车撞你们,却还是走了一招险棋,哪怕因此而搭上自己和女儿的性命,就为了让莫子谦和我离婚是不是?”我眸光冷锐地开口。

    陈丽嫣笑,“你总算还不太笨,我不这么做,子谦就不好意思开口跟你离婚。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为了我们一家三口早日在一起,我只好棋走险招,不过这险我总是没有白冒,子谦跟你离婚了不是吗?而且让你净身出户。”陈丽嫣脸上的笑意越发浓艳了,“你知道我等这一天等了多久了?四年,差不多四年。原本,子谦对你还有些愧疚,现在好了,是你自己亲手把他推给了我,莫弯弯,我得感谢你。”

    陈丽嫣红唇翕动,眼神越发浓艳魅惑。

    我的全身一阵阵发抖,我做了什么?我应该拖着他们,耗死他们,而不是开车撞向他们,这下好了,我亲手成全了这对狗男女。

    “对了,这名子你也不用叫了。”

    在我全身不能自己的发抖时,陈丽嫣又开口了,俏脸上得意和讥诮之色明显

    “莫弯弯,我和子谦就要结婚了,从此我们,思思,我们一家三口会在一起幸福的过日子,你和子谦已经再无瓜葛,这名子,你可以改了。你用过的那些东西,子谦说,留着只会脏着人的眼睛,我便找了个叫花子,都送给她了哈哈……”

    陈丽嫣笑着离去,那得意的笑声许久还回荡在我耳朵里。我闭了闭眼,心头深深的刺痛让我眼眶发热。

    写到这里忘了说,我的名子莫弯弯,是莫子谦帮我取的,因为我是孤儿,我的姓和孤儿院里的孩子们一样都是院长赐的,和莫子谦在一起后,他让我随他姓莫,并叫我弯弯,他说我笑起来的时候,眉眼弯弯的,非常甜。

    甜到人心里的那一种。他第一眼看到我的时候,就是因为我的笑,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可是现在我恨不得一直都没有用过这个名字。

    莫子谦,我记住了。

    我依然被关进了我住了三个月的囚室,只是,我的下身流血了。

    那些恨极我的囚友们,她们依然故计重施,在我身上大下狠手,女监管看见了却并不拦着。

    这已是我不止一次看见女监管在女囚们对我暗下狠手的时候,出现在囚室外面,那个胖胖的女狱警,她的嘴角有冰冷和得意的笑。

    我的下身湿意越来越重,我已经痛得手捂着小腹直不起腰,不知是谁先叫了出来,“看,血!”

    这时,鲜红的血已经打湿了我的裤子,并顺着我的裤脚流下来,嘀嘀嗒嗒地落在地上。我痛的不能自已。

    那些刚才还对我上下其手的女囚们全慌了,我听到她们惊慌失措的声音,“不好了,她流血了,她要是死了,我们一定会加刑的!”






第5章 如此绝情

    “怕什么,全是那姓陈的让我们干的,狱警也知道,要判也会先判她们!”

    姓陈的,陈丽嫣?昏迷之前,我的脑中回响着陈丽嫣的话,“我会让你在里面多住几年,直到老死。”

    是呀,她通过狱警挑唆了那些对我有恨的女囚,让她们用尽各种手段折磨我,只要我反击,就免不了个聚众斗殴,寻衅滋事,最终落得个,刑上加刑的结果。

    当我意识到陈丽嫣话里的真正含义时,黑暗沉沉袭来,我再也睁不开眼睛。

    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在医院里,那个狱警最终怕惹祸上身,报告了上级,我和肚子里的孩子才得以保命。

    就此,我极力隐藏的怀孕的事,被警方发现了。

    非常讽刺的是,在我和莫子谦的婚姻里,我曾吃尽各种偏方苦药,用尽各种方式,我都未能怀个一儿半女,进了监狱,离了婚,我却发现自己早就珠胎暗结了。

    胎儿保住了,也是与此同时,警员发现了我身上除了两臂和尚是完好的脸蛋之外,层层叠叠的伤痕。警方震惊之外更加震惊了。

    那些报复过我的女囚被严肃处理了,至于怎么处理的我不得而知,因为我的身体不允许我离开医院,而那个女狱警也被严肃处理了,据说开除了公职。

    我跟警方说不要告诉莫子谦我怀孕的消息,但警方还是试图联系了莫子谦,但那人带回来的消息却是莫子谦说这孩子不是他的。

    让我赶紧把孩子打掉,别想赖上他,而且我是一个心思歹毒的女人,差点儿撞死了他的爱人和孩子,他不会再与我有任何瓜葛。

    警方说这些话的时候,我在病房里听了个清楚,那一刻,我的指尖,我的心脏全部在发抖。我的眼睛充血,心头、身上,泛起刻骨的凉意。

    这就是我全心全意爱过的那个男人,我十九岁大学未毕业便交与身体的男人,那个时常在我耳边呢喃着动人情话的男人,他是如此的绝情,我的肚子里,是他的亲生骨肉啊!

    虽然我并不想再与他有任何的关系,但孩子总是他的血脉,他不但不认这个孩子,还让我打掉,他是如此惨忍,我的心如坠冰窟,我发誓,莫子谦,只要我从这个监狱里出去,我决不让你和陈丽嫣好过。

    晃眼五个月过去,我剖腹产下一个健康结实的小男婴,但我囚徒的身分是不能扶养孩子的,而我本人又是个弃儿,在这个世上根本没有亲人,我托警方帮孩子找了一户人家,那对夫妻面目和善,双方都有工作,男方患有无精症,不能生育,孩子被他们抱走了。我只匆匆地看过孩子一眼,记住了那肉嘟嘟的小脸,和嗷嗷的啼哭声,还有孩子大腿上一块青色胎记。

    我没有给孩子留下任何可以证明我们是母子的信物,我不想我的生命里,再有莫子谦的任何痕迹,即使我的做法很残忍,但我到底是给孩子找了一对爱他的父母,让他不至于在外面颠沛流离。

    佳郁曾哭着想要抱走那孩子,我没让,她一个人在外面打拼已经极是不易,何况这孩子是莫子谦的,我怎么能让莫子谦的孩子拖累我的好闺蜜?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4ebbb09c32800e81367dd32f28a31e18.jpg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
70847c8d85d4fc98858f9db15390ff64.gif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电话:647-873-2522|多伦多六六网

GMT-4, 2018-9-19 05:07 PM , Processed in 1.047374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