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 六六网  www.66.ca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65|回复: 0

[男人B记] 我是农民工(五)

[复制链接]

8

主题

10

帖子

24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4
QQ
发表于 2018-9-14 01:27: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是农民工(五)
  

  我是农民工(五)

  ——艾上网

  

  

    第五章 思念是条河

  送走三儿,我的心像是空了一样。妻也睡不着。我知道,她也一样在思念着仨。

  在那些日子里,我们彼此都沉默着。再也没有语言。更不知道要说什么。

  孩子抱走了,也掏空了我们的心。

  思念像一条河,叮咚地流动着。

  妻说,她暂时不想再生,等过一段时间,心情好些了再说。 我没说什么,也无话可说。

  孩子一个月了。妻说,她要打个电话去问一下。

  电话很快打通了,是个男人接的。我问“孩子好吗?”

  “很好。”他说,

  “你听,她在哭呢。”一声响亮的哭声从电话中传来。

  “嗯......”我无语了。心里一阵揪心的痛,

  “她刚才饿了,奶瓶一拿到嘴里,她马上就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现在不哭了,吃得可有劲了。”那男人说道,声音中有点兴奋,也有些许无奈。妻在一边一直说她要说,我也没话好说,就把电话给了妻,

  “她长得好吗?”妻问,

  “长得非常好,一次能吃掉大半瓶的奶,胃口可好了。”

  “她哭不哭?”妻问,

  “她不怎么哭,只有饿了才哭。”

  妻听了,眼中有了一点泪。

  “不哭就好,不哭就好。”妻语无伦次的重复着那一句话。她已是泪水涟涟,再也说不出什么。

  我接过电话,电话中,那男人也没说什么,凭直觉,他想说什么,但他还是什么也没有说。

  “那就这样吧。你们要好好对她,要像是自己的一样。”我还想说什么,电话那边已传来了嘟嘟声,电话挂断了。

  我白癫疯医院9%99%A2]南京白癜风专科医院无助地也挂上了电话。

  妻擦拭了眼泪,转过身来,

  “挂了?”

  “挂了。”

  “走吧。”妻说,

  “嗯。”我答道。

  就在我们转身要走,电话又响了起来。

  守电话的人接起,

  “喂,找谁?”标准的广东普通话,

  顿了顿,那守电话的人叫住了我们,把心话拿给我,

  “找你的。”

  “找我?”我十二分的疑惑,是谁找我?

  “喂,”我拿起电话,

  “是我。”

  是刚才那男人找来的。

  “还有什么事?”我弄不明白是怎么了,竟说了这么句话。

  “刚才电话断了线,我是想说,你们要是有空,欢迎你们妻都江堰来耍。”

  “好,好。”我激动得除了说好,竟也不知说什么好。

  挂上电话,我告诉妻说那人说让我们有空到他们家去耍。妻也高兴得不得了。

  那是怎样的话啊。他有那么大的肚量,说明他是一个好人,三女跟了他们,真是有福了。我从心里高兴。桑嬷嬷说的话,也真是对极了。

  我一再担心什么了。我盘算着,什么时候有时间,就去他说的那个地方——都江堰。

  那人的一句话,让我们俩心放到了肚子里。遇上这样的人,这样的好人家,真是我们的一大幸事。

  人,有时候真的非常贱。别人的一句话,比自己的许多事还管用。我们就是这样。那人一句话,明知是没有多大的可能,但自己还是宁愿相信,宁愿那是别人的真心。

  生活,在这样的思念中,一天一天地渡过。

  偶尔,妻会说起我们的三女。特别是在夜深人静的晚上。

  又过了大半年,忆是春节临近时。我们没有准备回老家。我们怎么回老家?我们无颜回老家。妻和父母的如意算盘落了空,我也失去了我们的三女。只要一想到这些,我的心都痛,非常非常地痛。

   白癜风诊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电话:647-830-8888|多伦多六六网

GMT-5, 2018-11-13 12:02 AM , Processed in 0.055293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