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 六六网  www.66.ca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46|回复: 0

瑞典扑克牌大师独闯香港龙蛇混杂麻雀馆,引发中外大战

[复制链接]

28

主题

30

帖子

197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97
发表于 2019-3-14 01:05: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章转载自游戏Bar

半夜11点钟,空气中弥漫着诱人的赌博气息。穿过一扇寻常带点破旧的大门,我踏进这家位于湾仔区骆克道的麻雀馆。门上偌大「麻雀」两字把我吸引了进来,这是我这次旅途在香港逗留的最后一晚,明天一大早,我就得搭机回瑞典了。

瑞典扑克牌大师,深夜走进湾仔区麻雀馆
当我踏入这家麻雀馆时,馆内的所有人都探头张望。一个来自西方世界的白人,走在20世纪90年代的这座城市中。当时港人的平均身高还不超过我的肩膀,他们嘴里叨念着我只能听懂个别单词的粤语,但我依稀能猜出话里的意思。这些人肯定以为我走错了,急急忙忙地想把我给赶出去。

我坚持要留下来,推推攘攘间好不容易我才挤到一张赌额为50至100港币间的桌子旁。四周嘈杂纷扰,但赌桌上的玩家们全力以赴的专注神情我并不陌生,因为三天前我就在澳门赌场里打过一回麻雀。

麻雀馆的工作人员赶我不走,显然他们也想好了B计划,那就是把我当成空气一样无视。所以我只能原地站着,站在这狭小又烟雾腾腾的麻雀馆里,一张张赌桌尽收眼底。这里头只有两个女性玩家,年纪不明,大致中年左右,剩下的都是男性玩家,老老少少都有。

麻雀馆会向赢家抽取5%的水钱,并靠这份收入维运着馆子。事实上,全香港的麻雀馆做的都是这种抽水生意,每间麻雀馆会在墙上或桌边安置「水箱」,赢钱的玩家玩完一局便放钱入箱。玩家们对这套流程已经非常熟稔了,所以每个人早已准备好小额的纸币或硬币,为的就是让牌局能够流畅地进行下去。
又过了一刻钟左右,我看见有桌腾出两个位子,却给刚进来的中国人占了去。「为什么不能给我个座位?」我用尽量友好的声音问道。一位坐在赌额为100至200港币桌子旁、年约40多岁的男子转过身来,用一口流利的英语对我说:「因为你不懂规则。」

我不假思索地把麻雀的游戏规则和付钱的系统解释给他听,但他只是耸了耸肩,转过身去。在我足足等了一个半小时之后,突然在赌额为50至100港币的桌子空出了位置,我二话不说一屁股往那空位坐下去,掏出一堆港币,塞到桌边的一个盒子里,然后说:「我们玩吧。」
黄色箭头处为麻雀馆桌边安置的「水箱」投钱孔。
同一桌另外三个玩家身体显得僵硬,气氛变得紧张起来,他们用不确定的眼光偷偷睨着年纪稍大的麻雀馆经理。最后,经理只是点了点下巴,动作几乎察觉不到。看来我的机会要来了!正如澳门的钻石赌场与君悦酒店一样,此刻的麻雀馆充满杀气。打扑克牌的时候,人们喜欢向后仰掂量局势,但打麻雀这样做就显得太失礼了。当我全力以赴和其他三人激烈厮杀的时候,我感到手臂的毛孔流出了冷汗。
他们三人无庸置疑,一定是80年代被麻雀包围着长大的人们。打麻雀就像是闪电战,没有任何计分的东西,要做的无非是屏住呼吸,快速排列好自己的麻雀牌,然后在几秒钟不到的时间内,决定究竟是该吃、碰、杠别人的牌,还是从牌堆里摸一张牌来。

我真希望我的手气能好一点,如果摸到花牌的话,之后摸牌的顺序也有点小小的变化了。和这种激烈的节奏相比,桥牌和扑克牌彷佛就是养老院里,一种安静祥和的周日消遣游戏。这期间,我时不时要稍微停顿几秒来思考下一步,每到这个时候,在座的玩家就会露出典型的中国式表情,那表情介于叹气与嗤笑之间,透露着一种无声的批评。
尽管如此,整场牌局我还是撑了下来,没有犯过多的错误,而且还赢了点钱。但他们对我的认可仍然很不情愿,我能从他们的肢体语言中看出来:一个白人,居然捱过了这番折磨。当我最后起身离开,回到几个街区外的酒店里,这场赌博体验所激发的肾上腺素仍在作用,这独一无二、无可比拟的快感,就算在我更得心应手的扑克牌桌上也难以得到。(改编自瑞典晚报)

编注:麻雀即中国人的传统社交活动麻将,香港在英治时期禁赌,唯有麻雀馆获得保留,但港英政府规定麻雀馆必须申请牌照才可以经营。有趣的是,麻雀馆的牌照数量144个,刚好是一副麻将的牌只数,而且麻雀馆牌照还巧立了「麻雀学校」(Mahjong School)的官方英文名,玩家戏称投到水箱的那些钱都是「缴学费」。

你可能還会喜歡
专业我来,娱乐你享。更多最新消息就到 游戏Bar​​​​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电话:647-830-8888|多伦多六六网

GMT-5, 2019-5-22 02:08 AM , Processed in 0.040759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