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 六六网  www.66.ca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克林顿的女儿越来越像川普了

2017-4-21 03:45 AM| 发布者: 我爱滨海| 查看: 128| 评论: 0

  特朗普时代到来

  克林顿之声却未消弭

  切尔西·克林顿在网络上

  展现出强硬一面

  是否意味着

  另一位试图参政的克林顿

  即将出现

  克林顿的女儿越来越像特朗普了

1c66000200ebf7ad9265.jpg

  去年秋天,切尔西·克林顿在密西根州。

  早在去年总统竞选前的几个月里,民众党的支持者们就已经发现了一个稳定更新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选举情况的地方:她女儿切尔西·克林顿(Chelsea Clinton) 的Twitter。

  从当时媒体对希拉里在访问校园期间与支持者视频的报道中可以看出,切尔西那会儿的 Twitter 内容很积极向上,且具有兼容性和更为客观。

  “我为自己母亲,和她所参加的竞选活动感到非常骄傲,” 切尔西在总统选举日当天于Twitter上这样写道,“今天,让我们一起为她赢得大选吧!”

  如今看起来真的是世事难料,事情并没有按照切尔西预期的那样发展。当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J. Trump),而并非自己母亲,宣誓就任成为美国第45任总统之后,切尔西的另外一面开始逐渐展露。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她在网络上用一种讥讽和好胜的态度,来应对特朗普时代的开始。她用短短140个字,向自己的160万粉丝展示自己坚定的政治信仰,并与对手激烈交锋。

  在 Twitter 上,切尔西谴责过特朗普顾问散播错误信息,警告某位共和党议员的言论涉嫌种族主义,还针对日益增长的教派信仰袭击情况,督促总统发表公开讲话。

  与此同时,切尔西所发布的消息也在逐渐增多。根据追踪发文频率的应用软件TweetStats 提供的数据,去年11月份,切尔西在 Twitter 上发布了142篇文章。而到了今年1月份,她所发布的文章数已经超过了 300 篇,平均每天超过10 篇。

  以上种种,让人对切尔西的政治抱负提出了质疑。支持者和批评者们都很好奇,如果Twitter上的文章出自一位克林顿家族成员之手,那么它还仅仅是一则简单的Twitter消息吗?

  不过,几位与切尔西以及她家人关系密切的受访者都表示:是的,那就仅仅是发Twitter而已,而且,她并没有把这个当作今后竞选参政的策略。

  梅兰妮·弗维尔在希拉里担任第一夫人时期,曾出任她的幕僚长。当切尔西还是孩子时,弗维尔就认识了她。弗维尔并不理解外界对这位年轻克林顿家族成员的政治抱负表现出的兴趣,并且认为大多数观察家都在妄下结论。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大家会很自然地认为,‘她就是这个政治家庭的下一任希望,’”弗维尔说道,“但我认为现在大家过分解读了那些推特文章。到底什么时候大家才能停止对网络爆料的渴望呢?”

  作为一名华盛顿的说客以及克林顿家族的好友,利兹·罗宾斯也表示:她自己感到非常意外,大家似乎现在才注意到切尔西在 Twitter上所参与的各种讨论。“这就像看电影迟到了,错过了开头。”

  她说的确实有道理。从2012年开始,切尔西就已经开始管理自己的Twitter账户,迄今为止已经发表了5900多篇文章。所发表的文章内容大多都是在对希拉里表示支持。

  切尔西在哈佛读大学时的室友珍· 李高斯的看法是,“她确实只是在发送自己的Twitter,就像普通大众所做的那样。”

  好吧,我们姑且先接受这种观点。

  这种“普通大众”的说法似乎有一点的道理。人们在使用社交媒体时,常常喜欢不断发表与自己信仰一致的观点。

  而且,人们也喜欢在网络上争论。不过,人们最终会发现他们推上头条的话题根本就是无关紧要的。就比如,某位明星三个月大的孩子究竟长什么样与你没有任何关系,以及切尔西的菠菜煎饼菜谱到底对不对也与你无关。

  但不要忘了,切尔西确实是克林顿家族的一员。同时,她也拥有自己的身份—— 一位有两个孩子的37岁母亲,一个社会活动家。她是比尔·克林顿和希拉里·克林顿唯一的孩子,而后者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代表主要政党参选总统竞选的女性。

  李高斯说自己每天都会和切尔西聊天,她觉得切尔西也许只是不想要辜负伴随特殊政治家庭而来的那种期望。又或者,这只是她的支持者们希望看到的。“我认为许多人可能想知道‘克林顿之声今何在’,”李高斯说,“也许大家只是想听听她的观点,并把这个习惯延续下去。”

  切尔西在斯坦福大学结识的好友玛蒂·裴金说,自从总统竞选开始以来,切尔西表现并没有发生很大转变。不过,如今美国政界的看法却正好相反。

  现在,切尔西所隶属的政党已经在选举中落败。为了避免切尔西忘记这点,那些诸如特朗普竞选团队经理凯丽安妮?康威的人,经常会在他们自己的Twitter上反复提醒她。

  “切尔西并没有改变,”裴金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改变的是当下政治和社会的话语准则。”

  当谈到切尔西曾批评过的共和党国会议员,即爱荷华州的众议员史蒂夫·金(Steve King)所发表的观点时,裴金补充说,“即使是在一年前,我都不相信这位国会成员会明目张胆地发表这种具有种族歧视的言论,而且还顽固不灵。”(史蒂夫曾在Twitter上写道:“与他人的孩子一起,我们将不能实现自己的文明复兴。”)

  当被要求用 140 个字来回应对她Twitter的各种猜测时,切尔西通过电子邮件做出了如下回复:“Twitter让我们可以分享自己的想法,同时也让我们可以发出自己的声音,阻止那些试图将我们带回数年前,几十年前,甚至几个世纪之前的势力。”

  接受本文采访的5位切尔西友人,没有一个人认为必然会出现另一位试图参政的克林顿。他们认为,这几年来,切尔西也已经有力地回击了那些关于自己政治野心的谣言。

  不过,克林顿家族的支持者,纽约着名民主党人士杰伊·雅各布认为,切尔西也许想成为民主党的喉舌。在她的父母离开政坛之后,切尔西也许只是希望让家族的名字继续受到全国上下的关注。

  “如果那是你的母亲,”雅各布说,“而且你也在政治方面表现出了兴趣和热情,那么想要站出来继续其事业也再正常不过,背后并非就包藏着不为人知的动机。”

  雅各布还补充道:“顺便提一下,这就是克林顿家族的风格。”

  当然了,有很多人希望克林顿家族不要再公开发表言论。《纽约邮报》(New York Post)曾直言不讳地刊登了题为《如果切尔西·克林顿想要竞选公职,上帝请帮帮我们吧》的文章。

  亚利桑那州共和党参议员约翰·麦凯恩的女儿麦格恩·麦凯恩也对这个设想坦率地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如果我还要忍受切尔西·克林顿竞选公职这种煎熬,那我究竟生活在什么样的炼狱之中呢?”麦格恩近日在福克斯新闻频道上这样说道,“媒体对这位已经生育了两个孩子的成年女性非常包容。她的人生中也一直如此。”

  对于切尔西Twitter上几百条完全没有恶意的文章所引发的批评,切尔西大学时代就认识的好友李高斯表示很难理解。“我想告诉那些反对者: 这是Twitter,取消关注就好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联系电话:647-830-8888|多伦多六六网

GMT-4, 2017-8-21 09:44 PM , Processed in 1.190313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