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 六六网  www.66.ca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绞杀勒庞,老办法这次还行不行?

2017-4-21 03:45 AM| 发布者: 痴迷| 查看: 69| 评论: 0

20170221132801985.jpg

  法国大选后天就将进行第一轮投票,玛丽莲·勒庞仍是当下风头最劲的总统候选人。她主张脱欧、反全球化、限制移民、反对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的主张引起了欧洲世界的“普遍”担忧。不过,担忧归担忧,当前欧洲政坛、学界、媒体的主流观点仍然是勒庞不会当选。

  关键理由是:法国总统选举采取两轮投票制,4月23日举行第一轮投票,普遍认为勒庞能在首轮获得最高的支持率,但远不足以过半。然后,得票率最高的前两位候选人进入5月7日的第二轮投票,在这一轮中,此前支持勒庞之外候选人的左右翼各政党和选民将联合起来,组成“共和阵线”,联合绞杀“国民阵线”,一举粉碎勒庞的总统梦。

  被媒体津津乐道“共和阵线”的两次先例:

  2002年的总统选举,老勒庞以18.14%的得票率超过社会党候选人进入第二轮投票,但在第二轮惨败给得票率高达82%的希拉克;

  2015年的大区选举,“国民阵线”在第一轮投票中以28%的全国平均得票率高居首位(此后,“国民阵线”就开始自称法国第一大党),但在第二轮再次遭遇挫败,在13个大区中无一获胜。

  主流观点将“共和阵线”的出现、左右大联合绞杀勒庞和国民阵线视为理所当然的事。然而,历史会是不断的简单重复吗?“共和阵线”的出现有那么理所当然吗?

  恐怕未必。“共和阵线”能否出现以及在多大程度出现,取决于两个决定性因素:第一,勒庞有多招人恨?即左右各派政党和选民能找到多大的反勒庞共识。第二,左右翼各党派有多少合作的诚意?让他们愿意牺牲党派和个人利益,投身于反勒庞运动之中。

  一、勒庞很招人恨吗?

  1、勒庞不是老勒庞

  “共和阵线”出现的基本前提是人们普遍认为“国民阵线”是非“共和”的,非“共和”属性在勒庞的父亲、“国民阵线”创党主席老勒庞身上毋庸置疑,他一贯持种族主义立场,甚至常常为纳粹辩护,例如他的着名言论“纳粹分子屠杀几百万欧洲犹太人只是二战中的一个小插曲”、“贝当元帅从来不是叛国者”(这就意味着,纳粹德国对法国的占领没错,这让法国人情何以堪)。这样一个人自然很容易引起绝大多数法国人的愤怒。

  但是,勒庞与她的父亲不同,自2011年就任党主席后,她系统地改造了“国民阵线”,基本杜绝了纳粹主张、反犹主义,将老勒庞的种族主义变成了排外主义。种族主义与排外主义的区别是,老勒庞要把所有非法兰西种的法国人都赶出去,小勒庞则强调国族认同而非种族认同,她不反对任何一个法国人,而是排斥非法国人,拒绝难民,遣返非法移民,限制合法移民。

  而且,在2015年,由于老勒庞在接受采访时再次散布纳粹言论,勒庞痛下杀手,开除了老勒庞的党籍,老勒庞愤怒回应:“你也配姓勒?”让她赶快嫁人改姓,要开除勒庞的家籍,并恶毒诅咒勒庞绝对当不了总统。

  此事内情如何,我们外人难以窥视,没准是勒庞家有意演的一出戏。但是,当时法国媒体幸灾乐祸对勒庞家内讧的密集报道,却在很大程度上帮助勒庞实现了她与老勒庞负面政治遗产切割的目标。也就是说,许多法国人已经不认为,勒庞和“国民阵线”就等于种族主义、反犹主义和支持纳粹。

  显而易见的证据是,“国民阵线”在2015年底的大区选举中出人意料地拔得头筹,在2014年的欧洲议会选举中也斩获24个欧洲议员席位,在法国政党中得票率第一。目前,“国民阵线”已在十几个市县成为执政党,政绩总体不错。

  2、法国国内主要矛盾的变化

  “共和阵线”第一次出现的2002年,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尚在襁褓之中,911虽然让世界震惊,但欧洲依然是歌舞升平。“共和阵线”第二次出现的2015年底,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已经坐大,但危害还未充分展现。

  而在2015年大区选举之后,法国又发生了巴黎恐袭、尼斯恐袭、xx恐袭、xx恐袭等等一系列恐袭,数量多得让世界人民已经没有兴趣“今夜我们都是法国人”了。在震惊世界的恐袭之外,盗窃、抢劫、强奸、治安恶化等等群众身边看得见的问题更是层出不穷。这样一来,越来越多的法国人觉得勒庞坚决反对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的态度是对的。

  当世界人民“今夜不再做法国人”时,法国人则开始重新强化自己的法国人认同而非世界公民意识。

  3、国际形势变化

  2016年,国际政坛发生了两件大事,英国脱欧,特朗普当选。在此之前,西方大国都是泛自由派执政,强调国家主义、强调主权、反对全球化的新右翼自然是极度另类的。

  心理层面,以前不少法国人反对勒庞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支持这么个另类很丢面子,他们也就没兴趣了解勒庞的具体主张。但是,现在世界灯塔美国、近邻和老冤家英国都已经是新右翼执政了,有了打头阵的,在心理上,法国人这么干也不是太没面子的事。灯塔都这么做了,我们为什么不行?

  国际政治层面,现在美国政府和英国政府都希望勒庞当选(当然美英国内自由派势力依然强大,政府支持勒庞,但大多数媒体还是反勒庞的),想必也会提供些我们知道或者不知道的实际支持,特朗普的欧盟大使更是公开宣称自己的使命就是搞垮欧盟。此外,俄罗斯也对勒庞持欣赏态度。也就是说,在联合国五常中,除了我国秉承不干涉他国内政的原则,一如既往地专心围观之外,剩下三国政府居然都是支持勒庞的。

  简而言之,前有伊斯兰国不懈助攻,后有三大帝国主义暗中支持,今日勒庞,已非吴下阿蒙。

  二、左右翼各党派有多大合作的诚意?

  1、左右翼的内部分裂

  “共和阵线”的实质是左右翼的跨党派认同和联合。然而,当下法国政坛的实际情况是,左右翼内部都不能形成党派共识和团结。

  执政的社会党,奥朗德政绩太差,支持率屡创新低,在党内已经毫无威信可言。马克隆主动出走,另创“前进运动”,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选总统。社会党初选最终是以“给每个法国人每月发750欧元”为核心主张的哈蒙出线。要说民粹主义,哈蒙这主张恐怕才是最符合民粹主义的。

  共和联盟虽然看上去还比较团结,但是菲永“空饷门”的爆发,显然是党内有人通风报信。而且,吃空饷在法国政坛也不算罕见,本来此事可大可小,只要共和联盟内部统一口径,支持菲永,再动用媒体关系洗地、混淆概念、转移视线(加之社会党内讧不止,目前还没功夫恶炒此事,勒庞和马克隆则还没有这个能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概率很大,就像美国民主党在面对希拉里种种丑闻时做的那样。

  然而,萨科齐、朱佩等共和联盟各大佬却都在明里暗里批评菲永,算是坐实了菲永“空饷门”的违法事实。更有甚者,短短数日之内,“换永”之声四起,朱佩、萨科齐表态暧昧,都有取而代之之意,记者更是屡次公开逼问菲永是否退选,菲永愤怒否认。共和联盟内部的仇也算是结深了。

  2、共和联盟响应“共和阵线”的障碍

  党际之间,障碍就更多了。

  政党层面,必须注意的是,2015年的“共和阵线”在很大程度上是社会党单方面的。彼时,社会党在第二轮投票前,主动在数个得票率靠后的大区撤出了候选人名单(这就意味着,社会党将在这些大区议会中一个议席都得不到,本来虽然得票率低,但总还是能得到不少议席的),然而,共和联盟却未按规矩响应,在它落后的大区中撤出候选人名单,党主席萨科齐明确表态:既不共和阵线,也不国民阵线。

  选民层面,在共和联盟初选中,作为候选人中最“右”的菲永出人意料的战胜朱佩,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他在限制移民、反对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的强硬立场,他被称为最接近勒庞的候选人,也因此在“空饷门”前被视为最有可能战胜勒庞的人。

  “空饷门”爆发后,现在被视为能与勒庞一起进入第二轮则是独立候选人马克隆,而马克隆在移民议题、反恐议题上则是最“左”的。也就是说,大量菲永的支持者比较认同勒庞的一系列主张。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有多大比例在第二轮会“含泪”支持马克隆?

  3、社会党响应“共和阵线”的障碍

  政党层面,马克隆本来是社会党要员,奥朗德的经济部长。但他主动退党,带走了社会党一大批支持者。从社会党本身及其要员的利益来看,勒庞上台,因为国民阵线与社会党在政治光谱、意识形态、选民群体上有着根本区分,所以社会党只会失势,蛰伏之后,仍有很多机会东山再起。

  然而,作为前社会党人的马克隆及其“前进运动”却在政治光谱、意识形态、选民群体上与社会党有着不小重叠,马克隆如若当选,“前进运动”必将不断壮大,在奥朗德无能的五年和社会党四分五裂的情况下,“前进运动”极有可能一统江湖,成为左翼新共主。

  说得简单点,马克隆登基之日,就是社会党亡党之时。那时候,与马克隆有着旧怨的社会党大佬们要么主动放低姿态,转投马克隆麾下;要么苦苦支撑,当个边缘政客。既有私仇,又有党恨的社会党精英们会有多少愿意号召本党选民在第二轮支持马克隆呢?

  选民层面,马克隆被认为是左翼中的右翼,他任经济部长时,推行了一系列打压工会、给企业松绑、延长工作时间和推迟退休年龄的改革举措,因此引发了大量不满。

  2016年兴起的法国街头政治很大程度上就是在抗议这些改革举措。现在,社会党推出的候选人是哈蒙,这些支持哈蒙“每人每月发750欧元”(这可以确保人们不工作也能保证最基本的生活)的选民会有多大比例转向支持削减工资福利、增加工作时间的马克隆?当初,马克隆拒绝参加社会党初选,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加大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担心自己搞不定这一群体,难以在社会党初选中出线。

  相比马克隆,勒庞虽然强调“想过体面生活就必须努力工作”,主张打压工会,但是她主张将退休年龄定在60岁,她限制移民主张也能减少分福利蛋糕的基数,还有她的贸易保护主义、优先雇佣法国人的主张,反倒离哈蒙的支持者更近一点。当然,出于意识形态原因,哈蒙的支持者不太可能在第二轮转向支持勒庞,但许多人很可能不出来投票,这样也会放大勒庞支持者的比例。

  简而言之,马克隆既不左也不右(或者说,既有左,也有右),说的好,他可能弥合左右。说不好,他可能左右不是人。相比之下,如果菲永进入第二轮,至少能够团结中右,而且他的经济主张则是共和联盟中最左的,反而更有可能战胜勒庞,但他能否度过眼下难关?

  三、预测

  现在预测大选很流行,最常用的方法是民调,但最近民调的名声很差。其实,美国大选民调错的不算太大,全国层面也就差了2%左右,即使在最为关键的威斯康辛、密歇根等州错的也就在5%左右。而且,民调在两党初选时基本上全都是对的。

  但是,本次法国大选以来,民调还没对过一次,并且错得相当离谱。共和联盟初选,朱佩民调领先菲永近20%,结果是输了菲永20%多;一进一出快到一半了,扔色子八成都比这强点。社会党初选,民调显示瓦尔斯将轻松胜出,结果是惨败给了哈蒙。

  民调不行了,现在也有一些大数据和人工智能预测法国大选。理论上,大数据和民调的区别是,民调是抽样,大数据强调全母本。然而,已经宣布预测了法国大选的大数据们,除了装模作样地宣称自己的方法多么科学之外,既不介绍数据来源,也不介绍计算方法。

  不介绍,谁知道真的采集了数据,设计了精妙的算法?在科学上,没有被复制和检验过的东西是不能宣称自己的科学性的。说白了,这和赌场押注有什么区别?反正都是几选一(二到三选一),押对可能性并不低。

  既然都是押注,那我也来押个注。你有民调,他有大数据,我也有云计算(抬头看云,掐指一算)。通过云计算(论据基于前文),我预测,勒庞能在第一轮获得30%~35%左右的选票(现在民调是25%),如果与马克隆一起进入第二轮,勒庞将低空飞过50%的得票率,险胜。同时,2017年大选第二轮投票率将会显着低于“共和阵线”曾经出现过的2002年大选,甚至可能低于2017年首轮的投票率。

  就等4月23日和5月7日了,拭目以待,民调、大数据、云计算,到底谁更厉害!(政治学博士,中央党校副教授强舸)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联系电话:647-830-8888|多伦多六六网

GMT-4, 2017-10-24 03:34 AM , Processed in 1.132207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