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 六六网  www.66.ca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中美最新贸易谈判 中方诚信成焦点

2019-1-12 02:55 AM| 发布者: 8又二分之一| 查看: 41| 评论: 0|来自: 美国之音

  这个星期,美中两国官员在北京举行了12月特习会以来的首次贸易磋商。这次副部长级别的谈判,不仅出现了主管经济的中国副总理刘鹤亲自现身的“惊喜”画面,而且还将会议延长一天,凸显双方都急于取得成果。

自从特习会以来,美中贸易战的90天休战期已经过去了三分之一,美中两国经济都有让人忧心的迹象,中国面临的经济压力尤其巨大。分析人士认为,本星期的谈判,是检验中国让步是否有诚意的重要指标。这次谈判到底达成了多少成果?中国是否通过了美方的“诚意考验”?下一步双方各自的动作还有什么看点?

  参加讨论的嘉宾是:政治与经济学者程晓农;政论作家陈破空;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

  杨建利说,本次美中副部级代表团贸易谈判有四个看点。一是谈判过程很少披露,双方都非常谨慎,说明这个过程非常脆弱,很容易不欢而散,所以不愿受到外界舆论的干扰;二是内容方面,外界都认为,落实承诺才是重点,那么落实的机制是什么?对中国的不信任与中国过去的一贯不良记录息息相关;三是刘鹤不合外交礼仪降尊加入谈判,表明中国愿意让步的态度;四是谈判期间金正恩访华,两大事件并非不谋而合。

  至于中国如何通过美方的诚意考验,我认为不是一次谈判就可以达成的,而且无论中方现在如何承诺都无法通过,因为诚信是长期建立起来的,这是中国的缺失。其实,本次谈判之前,中方已经做出了很多动作,比方说降低西方尤其是美国进口汽车的关税,购买美国大豆,甚至出台外国投资法草案以限制强制技术转让,等等。但是,中共既然宪法都可以不遵守,这些行动对于增加诚信是无济于事的,即便刘鹤降尊到场也无法形成更大的说服力。

  杨建利指出,有中国官媒说,美国提出的结构性改革符合中国长期利益,是中国改革的方向。官媒的言论当然是官方有意营造气氛,但是,这的确也是很多体制内知识分子的想法。本次美国要求的改革包括税制,个人自由,尊重财产权,保护私企家个人权利等等,这些都出乎意料。这些要求无疑对习近平会构成很大的压力,因为触及政权,但是却符合人民的利益。因此,关于这些方面的进一步谈判很难进行。能够达成的就只能是采购,多买,让美国多卖赚到面子,仅此而已。

  杨建利说,现在中国最大的问题是,本来已经下行的经济,在贸易战重击之下雪上加霜,这构成对政治稳定的威胁。正因为如此,中共想赶在购买高峰期的春节前拿出一些谈判成果鼓舞买气和民心。中共知道完成不了试卷上的所有题目,想拖延和暂时获得部分结果向人民交待。而特朗普的谈判风格向来是逐条亮出自己的要求,然后静候对方消化和做出决定。对此,中共只能希望用所谓的好态度博得好感,就是虚心接受坚决不改,要用最容易的办法,就是降低美方贸易赤字来达到目的。美国方面,特朗普因为政府关门等内政问题,一月底的国情咨文显得至关重要,所以现在心无旁骛,不急于和中国达成协议。实际上,美国就业不错,经济基本层面稳定。贸易战问题上,美国已经给了中国题目,就看中国如何动作,所以并不着急。

  程晓农认为,这次中美贸易磋商的看点是,美国的政策方向针对性增强;而中国则继续跳“狐步舞”,其策略是,尽量只作有限的承诺,承诺的内容又尽量泛化。这种策略给美国的印象是,有诚意但诚意有限,所以美国对中国在贸易战当中的承诺只保持有限的信任,并针对性地提出,“对落实情况必须不断核查和有效地强制执行”。

  为何这次在北京的谈判是副部长级的,可从两个侧面理解。其一,具体的谈判内容在副部长级的事务层级讨论,实属正常;其二,在终止侵犯知识产权这个核心难点上,中国只作了有限改变,而在技术间谍问题上,事关国家行为,需要最高层拍板,经济部门的副部长、部长们本来就插不上嘴,也不敢说话。现在的中美关系已经不是40年前的形势了,当军事上中国把美国当假想敌的时候,当全面侵犯知识产权的行动日益严重的时候,空谈中美友谊源远流长,听起来不那么富有真实感。

  程晓农说,美国商务部张罗斯表示美中谈判有三个层次,我认为应该换一个角度理解。其实,罗斯说的第一层次的扩大进口和第二层次的市场准入,都属于市场开放层次,即扩大商品进口和准许外企独资;罗斯说的第二层次的侵犯知识产权问题,是政府和企业合作的非市场型违法行为,只能在司法层次解决;至于罗斯说的第三层次的监督机制,是防范政府政府行为“两面派”的问题,即光说不做或多说少做,这需要以贸易制裁作手段来加以制止。美国现在已充分了解中国在市场层次的让步;但对政府行为那两个层次的问题,还需要时间充分评估,以寻求双方可以接受的解决办法。而中国则希望,在市场层面作出让步之后,美国的贸易制裁可以终止,这样,对后两个层面的问题,就可以从容不迫地慢慢扯下去。由于美国已经意识到了第三个层次即监督机制的必要性,所以经济制裁手段不会只使用在市场开放层次。

  程晓农表示,2018年是中国经济的一个转折点。首先,经济下行已经达到一个令人警觉的程度,向松祚引用的内部报告和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发布禁令都证明了这点;其次,经济下行主要是历史上一次性的“出口景气”和“土木工程景气”终止的必然结果,中美贸易战不是经济下行的决定性因素,只是雪上加霜;最后,由于出口、投资、消费这拉动经济的“三匹驾辕马”都力尽疲软,经济下行将成为“新常态”,过去的经济荣景不会再现。在这种情况下,不能指望中美贸易谈判取得的进展刺激中国经济回升。

  陈破空说,本次美中谈判时间延长了一天,主要在于美国关注的是中方如何执行达成的共识。尽管看起来中方妥协,但是美国知道中国言而无信,所以不断提出核查和有效执行的问题。中方称愿意建立核查机制。与此同时,金正恩到访中国;美国军舰进入西沙12海里内宣誓航行自由。美国在经贸和军事上都摆出强势姿态。我们还注意到,谈判之后,双方发表的声明的顺序是截然相反的。美国把要求中方进行结构性改革置顶,而中方的采购承诺则是尾随其后。就是强调要求中方停止网络攻击和政府补贴等非法和非市场行为,然后才是能源和农业等方面的采购。而且调子也非常中性和客观,只表示将继续进行下一步磋商;中国则是反之,强调增加进口美国货物,“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求”。《环球时报》副主编、网名“牛弹琴”说,中方接受美方这些要求符合中国进一步改开方向,云云。总结起来,美方应该是籍由本次谈判汇总和针对中方过去几十年的不守承诺和背信弃义。

  中方原本希望能够在本月下旬举行的达沃斯论坛上,让王岐山见到美国总统特朗普。但是,美国纽约时报称,特朗普不会参加本次达沃斯论坛。同时,美国也希望推迟刘鹤来美谈判。特朗普不参加达沃斯有说得过去的原因,就是遭遇边境安全的威胁。他一方面需要防堵难民潮,一方面要应对与民主党谈判的不利导致的政府部分关门,还有月底国情咨文的压力。而中共希望春节前宣传谈判取得成果,歌颂党和政府的业绩。美方对此无兴趣,要按照自己的节奏行事。

  陈破空认为,中共10号在人民大会谈举行纪念美中建交40周年招待会。王岐山出席和致辞。相比之下美方反应冷淡,仅有驻华大使出席和前总统卡特作为建交人发出贺电。两国建交,中方是受益者美方是受害者,因此四十周年的纪念活动也是一边热一边冷。王岐山的讲话也是老一套,

  无非是中国驻美大使和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常挂嘴上的陈词滥调,所谓中国是世界和平的建设者,改革步伐不会减慢,等等。其实,中国的做法都是反其道而行之。中方高调宣传的同时,美中建交40年在美国几乎没有引起什么评论,即便有也是象征性的,美国政府不表态,特朗普推特上也根本不提。基辛格说过,美中回不到从前。这就是所谓的旧制度已经成为新时代的障碍。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联系电话:647-830-8888|多伦多六六网

GMT-5, 2019-3-19 05:37 AM , Processed in 0.028379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