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 六六网  www.66.ca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周强的最高法院院长位子到底有多悬

2019-1-12 07:01 PM| 发布者: bravo| 查看: 43| 评论: 0|来自: 看中国

  中共最高法院卷宗失窃引出千亿矿权舞弊案,中共政法委等多部门联合介入调查,矛头已直指最高法院长周强。声称后台特别硬的崔永元或“奉命”爆料,在这前所未有的动向之下,周强现在到底有多悬?

  千亿矿权案 越来越逼近周强

  2018年12月26日起,曾爆料引发娱乐圈地震的崔永元,再爆料陕西“陕北千亿矿权案”卷宗失窃,直指最高法院院长周强“知法犯法”。

  陕北千亿矿权案当事人赵发琦系榆林凯奇莱能源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凯奇莱)法定代表人,凯奇莱与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简称西勘院)的纠纷案,由于事涉千亿矿权归属,被舆论称为“陕北千亿矿权案”。

  这起持续12年的纠纷,因一纸2,000余字的合同而起。2003年,凯奇莱与西勘院签订合作勘查协议,凯奇莱探明菠萝井田储煤15.6亿吨后,西勘院在未提出解除合同情况下,在2006年与“香港益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在同一标上签订合作勘查协议,导致“一女两嫁”。

  2017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落幕次日,千亿矿权案宣判,维权12年的民企凯奇莱终于“胜诉”。

  但2018年12月初,中共央视报导称,千亿矿权案在陕西省高院执行近一年,毫无进展。

  多位知情人士表示并证实,在作出判决前一年的2016年11月下旬,该案二审全部卷宗一次性丢失,事发地点正是审理该案的有关单位。在丢失前的20多天,赵发琦公开实名举报陕西省主要领导干预该案,并指责此前有法官枉法裁判。

  据知情人士称,审理单位在发现卷宗丢失后,曾多方寻找,并发现事发时监控为黑屏,随即便逐级汇报至院主要负责人。但过去两年里,有关单位未对此事进行报案,也未展开内部调查,更未对任何人进行查处,卷宗至今无下落。

  崔永元2018年12月26日直指承办此案的法官王林清和最高法院院长周强都涉及此案,但最高法院指有关消息是谣言。

  2018年12月29日,崔永元再发文称,案卷就是在最高法院法官办公室被盗走的,承办该案的法官叫王林清,现任中共最高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简称民一庭)的法官。

  崔永元文中还指出,“2016年11月28日上午,王林清发现该案的二审正副卷宗全部不见了,他翻遍了整个办公室寻找无果后,他立即向民一庭庭长程新文作了报告,程随后层级报告至周强(中共最高法院院长)。但随后是回看监控黑屏、没有安排追查、没有报案、要法官重新补一个新卷宗、法官们不愿意签名的卷宗中重要文件又飘回来了……”

  这些又莫名奇妙都“回来”了的卷宗,却没有了其中部分关键的纪要,也包括领导的“重要的批示”。

  在崔永元2018年12月29日再公开几张疑是丢失案卷的图片后,最高法院当晚才宣布启动调查,最高法院称,崔永元当天在网络公开的图片中,有两张所载内容与保存在最高法院档案处的案件副卷内容相同,决定启动调查程序,称“如发现我院工作人员违反审判纪律问题,将依纪依法严肃处理。”

  《新京报》2018年12月30日报导称,有刑诉法专家表示,如果是案件副卷被盗,责任人或将按照与渎职有关的犯罪被追究刑事责任,“丢卷门”涉及的案件,也应该在事情查实后启动再审。

  有意思的是,中共最高法院法官王林清12月30日曾公布一段自拍视频,讲述他多年前承办陕西省那桩价值千亿人民币的案子时,卷证资料竟离奇“失踪”,而办公室内的监视器也“同时故障”。他认为案件不单纯,特拍下这段视频免遭不测。

  中国律师段万金评论说,该案诡异重重,而主审法官为免遭厄运,居然要发短片澄清案卷丢失实情。接下来很可能会产生惊涛骇浪。

  据《财新网》报导,有知情人称,曝料该案黑幕的最高法院法官王林清今年1月3日曾到最高法露面,之后被带到法院附近一家宾馆接受最高法调查组的讯问。此案因牵扯太多高官而变得复杂。

  而在崔永元后续公布的视频中,案件主办人、最高法法官王林清直言,周强曾指示违规操作:“周强院长有明确指示,要发回重审”。而按照法律规定,原审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子做出判决后,当事人如果继续上诉,那么二审法院不能再次发回重审。

  公开报导显示,“陕北千亿矿权案”有关诉讼,在最高法的背后,其实还牵涉陕西官场官商勾结黑幕。

  据法广2016年11月4日报导,网上流传的榆林市凯奇莱能源投资公司法定代表人赵发琦署名的实名举报信说,该案逾十年久审不决,根源在于前陕西省省长、书记袁纯清、赵正永等人,假手原最高法院副院长奚晓明操纵司法。

  其中,中共原最高法院副院长奚晓明已于2015年7月落马,袁纯清已退休,赵正永也已退任人大闲职。

  现在仍掌最高法院的周强,则正成为矛头所指。自由亚洲电台引述凯奇莱老板赵发琦的说法称,“我从这几年来的渠道了解到,周强是100%在操纵这个案子。”

  崔永元在微博晒出的文件显示,已落马的前最高法副院长奚晓明对“陕西千亿矿权案”的手写指示称:“按周院长指示,对案件情况严格做好保密工作”。另一张则写道:“周院长,我对判决书又做了部分修改。”

  香港《苹果日报》报导,卷宗之所以“被丢失”,因卷宗里有最高法院院长周强以及时任副院长奚晓明的批示,现在奚已落马,周仍在位。很显然,有人意图要消去卷宗中不光彩的批示,才会出现如此情况。

  而崔永元在之前的爆料中已经指出中共最高法院长周强带头执法犯法。认为这个案子最大的黑洞不是丢卷,是先有判决书后才有开庭审理。

  崔永元后台特别硬 政法委中纪委联合介入查最高法院

  另外,这次事件进展极快,罕见出现由中共政法委牵头的四大部门介入“陕北千亿矿产案”进行调查的不寻常情形。

  中共政法委官网1月8日发布消息称,针对网友反映最高法院二审审理案件卷宗丢失等问题,中共政法委联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最高检察院、公安部等机构已介入调查千亿矿产案。

  时评人士袁斌认为,2018年12月29日,中共最高法院一改两天前的“辟谣”口径,不但承认曾经发生过“陕西千亿矿权案”卷宗丢失事件,而且声称已启动自查程式。然而,政法委在最高法院启动自查后,突然另起炉灶搞了个联合调查组,而且完全撇开了最高法院,这究竟说明了什么?政法委这么干等于是向公众传递了一个信号,那就是中南海已经不再信任周强了!

  值得注意的是,1月9日,中国最高法官网最新信息显示,天津市最高法院前院长高憬宏已出任最高法院党组成员。

  有分析认为,此次人事安排或是北京最高层给周强加了一个监视的探头。

  时评人士袁斌评论认为,崔永元这回剑指最高法院,直唿周强其名,不但是有备而来,而且可以说是势头很勐。而在中国,大家都知道,别说是曝光周强这样的副国级高官,就是曝光一个普通的县委书记、县长也会迅即被当局封杀,甚至于被绑架、被失踪。可现在崔永元等人的爆料却畅通无阻,不但畅通无阻,有些主流媒体还跟着推波助澜,以至于在强大的舆论海啸面前,往日不可一世的最高法院和周强反倒成了弱势角色,几乎毫无反抗之力。试想,如果没有比周强权力更大的人物在崔永元的背后为其撑腰,这可能吗?绝无可能!崔永元1月4日在脱口秀《冯仑风马牛年终秀》节目中露面,被冯仑问到你是否有“后台”时,他明确称:“我后台特别硬,硬到你想不到!”

  文章说,种种迹象表明,陷入舆论风波的周强这回怕是在劫难逃了,很可能在不久之后被拿下,成为新年落马的第一个“大老虎”。

  港媒:周强下场或如涉“倒习信”之张春贤

  香港《明报》1月10日评论文章称,在“政法王”周永康倒台后,政法委书记已降格为政治局委员,目前由曾庆红人马郭声琨出任,下辖法院、检察院和公安部等政法机构。

  但这次联合调查组中的中纪委监委,却非政法机构,而是隶属于级别高于郭声琨的政治局常委赵乐际,显见这次调查并非由政法委自主,而是出自更高层的意志。

  《明报》称,周强2013年出掌最高法院,本是习近平上台立足未稳时的人事妥协安排,但去年中共“两会”他的连任颇为出人意料。

  文章还指,在中国大陆的言论管控环境下,若无高层的默许,很难想像崔永元剑指周强的言论能够在网上持续发酵。但崔永元在事件中只是扣扳机的枪手,无权决定子弹最终射向谁。

  文章认为,事件演变至今颇不寻常,指向周强已不言而喻。

  文章分析,2016年两会前,新疆党媒《无界新闻》突然刊出一封“倒习信”,掀起轩然大波,当年8月底,时任新疆书记张春贤就被调任北京闲职,中共十九大又被踢出政治局,去人大养老。而周强或重蹈其覆辙。

  周强官声负面 早被批祸国殃民

  今年58岁的周强曾任中共共青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及中共湖南省委书记。周强2013年3月起担任五年最高法院院长后,今年3月再次“当选”,继续掌控最高法院。

  在中共十八大时,周强意外落选中共政治局委员,当时被认为是其仕途的重大挫折。有舆论称,周强若无变故最多连任两届,到期后转任人大,仕途难再进步。

  周强虽然拥有法学硕士学位,但却被外界称为“大法盲”。2017年1月的一次全国法院院长会议上,周强表示要坚决抵制“宪政民主”“三权分立”“司法独立”等“错误思潮”。

  周强将抓捕律师的“709事件”视为法院的重大成就等言论,在国内外也遭到广泛的谴责和嘲讽。

  大陆法学界人士曾联署要求“大法盲”周强辞职。法学学者贺卫方和张千帆先后发声,指周强是在开历史的倒车,是真正的祸国殃民。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联系电话:647-830-8888|多伦多六六网

GMT-5, 2019-3-19 05:34 AM , Processed in 0.025282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