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 六六网  www.66.ca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杜鲁多这次丑闻了吗?兰万灵事件大起底

2019-2-12 10:08 AM| 发布者: 狂鹰¢幻想| 查看: 67| 评论: 0|来自: 理财人生

去年10月以来围绕加拿大“司法独立”这个关键词演绎的一系列事件,已经越来越有一部韩国(曝光)黑金政治大片的既视感。最新番揭幕:兰万灵(SNC-Lavalin)与成为炮灰的前司法部长。


笔者在此前的文章中不止一次提到:国与国之间,首要考量的就是如何维护和不伤害两国的外交关系,撇开这个前提来谈什么个案上的纯粹的司法独立,那就是太幼稚、太外交低智化。而兰万灵事件的大起底,更是为所谓“司法独立”注入一种全新的魔幻般的诠释。

加拿大《环球邮报》披露,2001年至2011年间,来自加拿大魁北克省的大型工程企业兰万灵为了获得非洲国家利比亚的工程项目,曾向当时的利比亚政府提供了“数以百万计”的巨额贿赂。

之后,此事在2015年时开始被加拿大警方刑事立案调查。兰万灵通过“说客”游说加拿大政府,希望官方能 “网开一面”,比如参考美国和英国的法律允许公司与政府签订一个“延期起诉协议”,通过缴纳罚款、放弃非法所得和按政府要求进行整改,换取官方放弃对公司的刑事诉讼。

自2017年,兰万灵的说客竟与加拿大联邦政府的官员以及相关国会议员举行了超过50次的会面去探讨“法律事务”,其中有14次会面见的都是总理办公室的高层人员,比如杜鲁多的秘书和资深顾问。但在去年10月,兰万灵还是遭遇了重大挫折,加拿大政府的公诉人并不打算通融该公司,打算继续提起刑事诉讼。

加拿大《环球邮报》引用“匿名信源”的说法称,加拿大总理办公室的相关人员竟给当时加拿大的司法部长威尔逊-雷布尔德(Jody Wilson-Raybould)施加了巨大的压力,要求她让公诉人以大局为先,多考虑考虑这家企业一旦被起诉将引发的一系列涉及无辜股东和工人就业的负面效应,放弃起诉。

不过,这位女司法部长抗住了总理的压力,并没有去给公诉人施压。结果,按照加拿大《环球邮报》的说法,她便于今年1月14日遭到了“政治报复”,被杜鲁多“降职”后离开司法部门,去负责“老兵事务”了。

同时,取代她的新任司法部长拉梅蒂(David Lametti)则被广泛视为会改变大企业兰万灵之前的不利处境。因为此人不仅来自兰万灵的老家魁北克省,而且当时他还是被杜鲁多“破格”从“后排议员”的身份直接提拔上来的。

杜鲁多政府为了让兰万灵免于被刑事起诉,还于去年专门修改了加拿大的刑事法典,以允许违法的加拿大企业与公诉人之间签订类似英国和美国的那种“延期起诉协议”。该报还引用知情人士的说法说,这次修法就是为了给兰万灵开“绿灯”的,否则一旦该企业被定罪,将在接下来的10年里都不得再参与政府的项目,而这必将导致大量的裁员。

让我们梳理一下三个要点:超过50次的政府高层会面、前司法部长成为炮灰、专门修改刑事法典。这岂止是用政治和职权干涉司法独立,依我看,简直就是无法无天。

所以,让我们把这件事简单定性一下,假设我们用“圣母豆”来形容华为事件中义正辞严的“不干涉司法独立”,那么我们就可以通过同样的逻辑将兰万灵事件至少定性为“心机豆”,如果不是“邪恶豆”的话,虽然都是豆,但它们之间的性质可谓天渊之别。

很显然,所谓的司法独立,就是一个工具、一个挡箭牌,需要时拿来挥舞一番,不需要时弃之如敝帚。

我很想咨询一下法律专业人士,如果前司法部长愿意出来作证,相关的证据和证人又被依次挖掘出来形成有力的证据链的话,对某些主要当事人而言会是怎样的后果?

如果是放在韩国、台湾、香港、日本这样的国家和地区,主要“话事人”是否会面临牢狱风险?

至少,公众会怎样看待某些政治人物的政治操守和道德底线?

当然在魔幻现实主义色彩的加拿大,一切皆有可能。证据和证人莫名其妙消失也不足为奇。笔者在此前评论福特调查韦恩政府滥用公币一事时曾认为,此事很可能不了了之,因为前任省长麦坚迪不也轻松脱罪了吗?果然到现在也没个说法。从这个层面上说,这次兰万灵事件的话事人也有可能由于某种难以言说的政治默契和制约而不受惩罚。

但我认为,至少“司法独立”这个词已经臭大街了,过去我们一听到它就联想到华为,现在则马上联想到兰万灵和前司法部长。所以为避免引起大众痛苦的联想回忆和心理学意义上的不适感,今后索性直接把它从政治“词典”中抠掉为妙。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联系电话:647-830-8888|多伦多六六网

GMT-5, 2019-2-19 08:54 PM , Processed in 0.033319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