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 六六网  www.66.ca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加拿大恐怖份子少?前往海外谋杀超300人

2019-4-14 12:43 PM| 发布者: 爱一人人很难| 查看: 91| 评论: 0|来自: 加国无忧

在巴格达,一名来自卡尔加里的恐怖份子引爆了自杀式炸弹。一名来自温莎的男子遭Dhaka策划了折磨谋杀外国人的行动。两名来自安大略伦敦的男子在阿尔及利亚参与绑架人质。

这些人是穷凶极恶的恐怖份子,但也是加拿大公民。自从2012年以来,这些来自加拿大的恐怖份子已经谋杀了超过300人。他们在阿尔及利亚、孟加拉国、保加利亚、伊拉克、俄罗斯、索马里、以及叙利亚行动。他们杀害了超过19个国家的公民,包括英国人、哥伦比亚人、法国人、印度人、以色列人,以及来自意大利、菲律宾、日本、马来西亚、挪威、罗马尼亚、以及美国的平民。

在这些谋杀中,伊斯兰国宣布对大多数行动负责。而也有加拿大人为基地组织服务。

恐怖主义研究专家Amarnath Amarasingam表示,在加拿大,恐怖袭击或许距离普通大众并不近,但不可否认的是,加拿大却向世界出口了许多恐怖主义。

事实上,在这些恐怖组织当中,一直都有加拿大人的身影,但在2013年叙利亚内战后,加拿大恐怖份子的数量开始增加。在2013年一年,加拿大恐怖份子在海外便杀死了90人,导致98人受伤。

2014年2月,皇家骑警的一份报告称,加拿大人前往海外参与极端组织的数量正在上升,并呼吁警方采取行动,防止高风险人群离开加拿大,制造恐怖袭击。随后,加拿大政府对这些民众采取了禁飞、没收护照、甚至逮捕的方式。不过,一些极端份子还是找到了前往加入恐怖组织的方法。

而另一方面,加拿大公民的迁徙自由权受到宪法保护,这意味着警方需要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他们要加入恐怖组织。在一些情况下,这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

Many of the Canadians who went abroad ended up as terrorist combatants whose killings were rarely publicized and were therefore difficult to track.

此外,一些加拿大人在加入恐怖组织后并没有十分高调。这使得情报部门更难掌握他们的情况和具体的数据。只有一些担任指挥官职位与高级职位的恐怖份子才会被情报部门探寻到。例如曾经在多伦多便利店当中工作的Fawzi Ayoub,在叙利亚的恐怖组织当中担任指挥官。另一名加拿大恐怖份子Abu Bakr Kanadi在ISIS的一支说英语的旅团内担任高级指挥官。

在一月份,恐怖份子Mohammed Khalifa承认自己曾加入过ISIS,并且出现在宣传视频当中,当时,他公开处决了至少10名俘虏。Khalifa原本来自于多伦多。另一名来自于多伦多的恐怖份子Abu Huzayfah曾告诉过记者,他在ISIS效力时,曾经处决过两名俘虏。

数据显示,加拿大恐怖份子为当地造成了重大的破坏,这使得加拿大方面在是否要求引渡这些极端份子时遇到了争议。

来自伦敦的Xristos Katsiroubas与Ali Medlej在高中时是好朋友,在2011年,两人离开了加拿大,加入了阿尔及利亚恐怖组织。在2013年,他们参与绑架了超过800名石油工人。根据目击证人的描述,Katsiroubas是当时绑架工人的恐怖份子的首领。以这些工人作为人质,恐怖组织要求美国与阿尔及利亚释放关押的极端份子成员。

随后,阿尔及利亚政府军发动反击,将29名恐怖份子打死。在被击毙的恐怖份子当中,皇家骑警发现了这两名加拿大恐怖份子的尸首。这起恐怖袭击造成了来自10个国家的40人丧生。

在这起事件的10个月后,一名名为Salman Ashrafi的加拿大恐怖份子引爆了自杀式炸弹,目标是攻击伊拉克政府军第22旅的总部。伊斯兰国称,至少有46人被炸弹炸死。加拿大驻伊拉克大使馆表示,至少有12人死亡。

而这样的恐怖袭击,在伊拉克已经变得并不罕见,而造成这些袭击的,是一些外国人。加拿大驻伊拉克大使Abdul Kareem Kaab表示,这些外国人都是极端的恐怖份子,而各国政府应该阻止这些人前往其他国家。

(图:在美国密西根州Flint镇被加拿大恐怖份子Amor Ftouhi袭击的美国警察Lt. Jeff Neville)

而最近的一次恐怖袭击发生在美国密西根州,加拿大人Amor Ftouhi在一封给妻子的信中表示,自己爱圣战多过爱她,随后Ftouhi离开了蒙特利尔,试图前往美国购买攻击步枪,但并没有成功。

随后,他携带刀具,在2017年6月21日进入Biship International Airport并攻击了一名机场值勤警员Jeff Neville。在被拘捕后,Ftoubi讲述了自己在叙利亚与伊拉克的经历,并称美国是一个“王八蛋国家”。被攻击的警员虽然身受重伤,但是最终存活了下来。

对于前往加入恐怖组织的公民,一些国家选择采取取消其国籍的做法,不过一些声音认为,这实际上是一种对责任的推卸。

“我们不应该将属于我们的问题转嫁给其他人,”作家Phil Gurski表示,“防治这些极端份子的责任实际上在我们自己,不论是通过将他们逮捕,还是没收他们的护照。如果我们对事件知情,我们应该阻止这些极端的人们。”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联系电话:647-830-8888|多伦多六六网

GMT-5, 2019-6-18 04:16 PM , Processed in 0.026124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