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 六六网  www.66.ca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生活会”逼宫 中共八老逼胡耀邦下台内幕

2019-8-14 05:50 PM| 发布者: 码中仙| 查看: 61| 评论: 0|来自: KZG

  按:一九八七年一月,胡耀邦被中共元老们群起围攻,逼迫下台,他给邓小平写信检讨错误,提出辞职的愿望,但过后悔恨交加,悔恨自己无防人之心,以致动辄得咎,授人以柄,甚至有人在他的“检查”中做手脚……

  一九八六年十二月至一九八七年一月初,全国一百多所大学和无数中学的近百万学生,在全国十七个大中城市进行了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要民主,要自由,要人权,反官倒,反腐败”的口号声,排山倒海,震动全国,震动中南海。中共高层内部的斗争,也随之愈演剧烈。紧接着中共元老们导演了凭“生活会”逼宫,非法逼胡耀邦下台,《前哨》杂志曾在2006年1月号刊登署名“陈利明”的文章,揭示了中国元老们倒胡的整个过程。

  中共八元老宅内策划倒胡

  一九八七年初北京的游行,波及全国十八省市、二十八个城市的高校,这些学校出现了大字报和集会游行,事件震动中南海。元旦之夜,邓小平再也忍受不住,抓起红机子向彭真打电话,“学潮之所以闹得这么凶,资产阶级自由化分子如此猖獗,这主要是耀邦失误所造成的。通过近一段的观察,我觉得让他继续当总书记是非常不合适的。趁我们这些老人还健在,我们有责任把党的重任交付给最可靠的人。彭真同志,现正到了你讲话的关键时刻了。你赶快到我家里来一下。”

  彭真心领神会,立即调车直奔邓宅。当夜,邓小平、陈云、薄一波、彭真、王震等中共元老集会,决定解除胡耀邦的总书记的职务。众人不谋而合,认为最好的办法是让“胡耀邦辞职”,“他拒不执行小平同志的指示,在关键时刻阳奉阴违,失去制止学潮的最好时机。”“对他应像解决华国锋的问题一样处理!”

  胡耀邦对此早有预料。十二月三十日邓小平找他作了长谈,指出他问题的严重性。他感到五雷轰顶,措手不及,痛苦莫名。在强大的思想压力面前,胡耀邦被迫辞职,于一九八七年一月二日,以“向邓小平同志交心”的形式,给邓小平写信,初步检讨了自己的错误及其原因,提出了“我请求让我下来”的辞职愿望。

  生活会上遭围攻患上心脏病

  胡耀邦给邓小平写了“交心信”后第四天,即一九八七年一月六日,邓小平代表中共中央常委(中共十二大选出的常委为胡耀邦、叶剑英、邓小平、赵紫阳、李先念、陈云)找胡耀邦谈话,严肃地指出他所犯的错误,要他认真思考和清理自己的思想言行。胡耀邦以沉重的心情和恳切的态度接受了邓小平的意见,也对一些不实之处作了实事求是的辩解。

  一月十日至十五日,连续六天的中共中央一级党的生活会议在中南海举行。在党的生活会上,先由胡耀邦检讨自己所犯的违反党的集体领导原则,在重大政治原则问题上的严重错误;向中央政治局提出了辞去中央总书记的要求。在会议上发言的有二十一人,书面发言的六人,没有正式发言随时插话的两人。在生活会开始的一月十日,胡耀邦作了“我的检讨”。

  在生活会上,胡耀邦对与会者实事求是的批评能够虚心接受。但对有人心怀叵测、无限上纲、捏造子虚乌有的“罪名”,亦作了有力的辩护。胡耀邦有其感到痛心的是与胡耀邦交情甚笃、曾是“六十一人叛徒集团”成员、胡耀邦极力为他平反昭雪的时任中纪委要职的王鹤寿的发言。王鹤寿不仅捕风捉影,歪曲事实,连胡耀邦与他私下说的心里话,他也和盘托出,以示自己“倒胡”的立场坚定。

  而对那个湖南老乡邓力群六个小时火药味十足的不切实际的系统发言,他感到无比愤慨。面对有人发言无限上纲、违背事实,邓小平不得不插话纠正:“生活会只讲对胡耀邦同志工作中重大失误的意见和批评,先不作评论上的总结,这些问题以后再说,后者让子孙后代去评论吧。”在休会的间隙,胡耀邦独自在过道里嚎啕大哭,痛心不已,从此患上了心脏病。在强大压力面前,他只有忍耐再忍耐,甚至为了顾全大局,保护同志,他采取大包大揽的方法,尽量承担责任,有的检讨,不乏违心之言。

  经过连续六天的生活会,胡耀邦的思想受到极大震动,也深感世态炎凉,人心叵测。平日这些见了他点头微笑,每当他征询意见,对方总是大唱赞词、唯唯诺诺的人,如今一反常态,一夜之间,唇枪舌剑,跟着指挥棒转。要做到主持正义、坚持真理、良知不泯,难啦!一生嫉恶如仇、痛恨软骨媚态之举的胡耀邦,静观事态的发展,在众目睽睽之下,对大家所指出的错误作进一步认识,表示继续清理自己的思想,作出对党忠诚坦率的检查。

  有人在胡耀邦的“检查”中做手脚

  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的《公报》在全国新闻媒体同时公布后的次日,胡耀邦的老下级、原北京军区政委傅崇碧就来到他的家中,一见面四手紧握,四目相视,直性子的傅崇碧打破难耐的沉寂:“耀邦,你怎么要辞职?你是中央委员会全会选举出来的总书记,怎能向老人家提出辞职呢?”“我想不通,我想不通……”胡耀邦紧握战友的手,连连摇头。

  他向老部下、有莫逆之交的冯征倾诉苦衷:“我的报告送中央后,有人藉辞职报告落井下石,对我进行诽谤,以‘生活会’为幌子,诬我想当军委主席,逼小平同志让位。我早就对你说过,我并不想当军委主席。我过去在军队中是一个兵团级干部,按授衔不过是个中将,军队中授予上将的多得很,我有自知之明。这个问题我也亲自对小平同志讲过。唉,不由分说……”胡耀邦讲着讲着,声泪俱下。冯征不禁对老首长油然而生怜悯之情,安慰道:“耀邦同志,我深信你一定会像平日教导我们的那样,永远相信历史是公正的,人心是公正的。”

  身处逆境见真情。胡耀邦下台后,老下级、原中央党校副教育长吴江特地去看望“闭门思过”的老上级。一见面,吴江没安慰几句,胡耀邦就坦诚地直吐心曲:“我有两个想不到:一个,想不到我能登上这样的高位;一个,想不到我会犯这样严重的错误。”吴江不以为然地插话道:“高位未必真高,错误也未必如此严重。还是让历史去说话吧!历史将会怎样评价,我们可能也想不到。率先拨乱反正、批判‘两个凡是’、平反大批冤案、促使老人退休,以及打开改革的大门等等,无一不是担风险的事、得罪人的事,你首当其冲。你为此登上总书记的高位,亦为此而付出了代价。……你不是常说,公道自在人心吗?至于你的检讨……”话音未落,胡耀邦马上接着说:“谢谢你们的关心。那次检讨我没有很好考虑,事先也没有同家里人商量。至于最后党内下发的那份检讨,下发前并未送我看过。”吴江感到惊愕,党内民主竟如此遭到践踏,便无限感慨地说:“那是有人做了手脚。听说中央已察觉了这个问题,作了严厉的批评。后来撤销中央书记处研究室这一机构,看来与这事有关。”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联系电话:647-830-8888|多伦多六六网

GMT-5, 2019-8-18 04:14 AM , Processed in 0.025997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