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 六六网  www.66.ca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男孩小区内被男子打死 邻居:他帮我们挡住了灾难

2019-11-8 03:46 AM| 发布者: 淫大主任| 查看: 71| 评论: 0|来自: 今日女报

11月5日,

9岁男孩罗星告别妈妈罗女士,

出门邀同学一起上学时,

在小区和一个陌生男子相遇。

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

这名陌生男子突然对罗星发起攻击,

几分钟后,罗星躺在地上没了声息。

当妈妈再见到儿子时,

他的身躯已经变得冰冷。

本该开开心心去上学的孩子,为何会遭到致命攻击?11月7日,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前往事发的长沙市雨花区雅塘村社区汇城上筑小区进行调查。

出门上学的孩子遭遇意外

长沙市雨花区雅塘村社区汇城上筑小区是一个“新老结合”小区。11月7日,罗星的父亲罗先生告诉记者,他们一家四口人租住在“老14栋”,大儿子罗星在附近的雅塘村小学读四年级,每天中午,孩子都会回家吃中饭,之后再回到学校上学。

“他最要好的同学是住在5栋的童喆,每天中午他都会邀童喆一起去上学。”罗女士告诉记者,11月5日下午1时25分左右,罗星跟她打了声招唿,就像往常一样出了门。

罗星出门后不久,当天大约下午1时50分,罗女士接到童喆的妈妈胡女士打来的微信电话,“她叫我们赶快下来”。

胡女士告诉记者,她家孩子童喆和罗星关系很好,经常约在一块儿上下学。胡女士说,当天中午1时30分左右,她听到小区下面很闹,好像有人吵架,还有尖叫的声音。她探头向楼下望,但并未看到什么,于是准备午休。过了几分钟,楼下又有人叫了起来,她这才决定起床下楼一看究竟。

“当时楼下有很多人,有农民工、物业人员、业主等,数十人围着,有个男的压在一个小孩身上,但看不清面目。”见状,胡女士拨打了急救电话并报警。

随后,有人把骑在男孩身上的男子控制住,胡女士走近一看,发现躺在地上的孩子正是天天和自家儿子一块上学的罗星,但此时的他舌头伸出,脸色发白,脸肿得都快认不出来了。“我当时腿都吓得发软,一边哭,一边给罗星妈妈打电话。”

等到罗先生和罗女士赶到现场时,罗星的身躯已经冰冷。

嫌疑人已被刑拘,案件正在侦办


汇城上筑小区的多名业主向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展示了多段疑似拍摄于罗星遇害现场的视频。其中一段视频显示:一名体格粗壮的赤脚男子,将一名小孩骑在身下,右手持有疑似锥状的器物,朝眼前的多名成年人挥舞。在持续15秒的视频中,被压制的小孩丝毫未动。

“这就是我儿子被害的视频。”看着这段视频,罗先生已经泣不成声。

11月7日,在雨花亭派出所召开的家属案情通报会上,警方向家属通报了案件情况:遇害男孩罗星随父母居住在该小区,11月5日13时30分许,罗星在小区内被人摁倒在地击打头部。事后,120急救车赶到现场,将其送医救治,当日15时25分许,罗星经抢救无效死亡。目前,犯罪嫌疑人冯某华(男,30岁,河南滑县人)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案件正在审查侦办之中。

在案情通报会上,罗先生看到了事发现场的视频监控。他告诉记者,在儿子罗星还没来到同学居住的5栋楼下之前,嫌疑人冯某华已经拿着一把一尺余长的螺丝刀在电梯前的大厅里游荡。罗星来到5栋大厅后,搭乘电梯上楼,不久后,下楼的罗星突然遭到冯某华的袭击。被袭的罗星跑出大厅,往外面的小区道路上奔逃,在逃跑过程中,罗星摔了一跤,被冯某华追上,冯某华随即骑坐在罗星身上,用螺丝刀多次刺向罗星的身体和头部,并扼住孩子喉咙。大约几分钟后,嫌疑人冯某华被人制服。此时,地上的罗星已经不动了。警方称,罗星的死因是窒息。


嫌疑人疑似精神病患者

多名小区居民对今日女报/凤网记者称,行凶者疑似为一名精神病人。

“如果行凶嫌疑人是精神病人,那么他的监护人为什么会放任这种有极度暴力伤人倾向的人在小区里肆意行走?”罗先生告诉记者,事发至今已有3天,嫌疑人的家属根本没有露面,更没有向作为受害者的他们表达任何悔恨和歉意。

针对该说法,长沙泓泰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汇诚上筑管理处的一名女性工作人员称,嫌疑人刚刚搬来不久,是跟着其父母暂住在该小区,所住的房屋为其姐姐所有。对于该男子是否为精神病人,物业公司人员表示并不知情。记者前往小区居民提供的疑似该嫌疑人居住的房间,多次敲门却无人应答。

警方表示,目前该案件已交由长沙市雨花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进行侦破,而嫌疑人是否为精神病人,要等相应的鉴定结果。

湖南回归线律师事务所律师史建权告诉记者,根据《精神卫生法》第二十八条规定:疑似精神疾病患者发生伤害自身、危害他人安全的行为,或者有伤害自身、危害他人安全的危险的,其近亲属、所在单位、当地公安机关应当立即采取措施予以制止,并将其送往医疗机构进行精神障碍诊断,“但现实的诸多案例表明,由于精力和经济等方面的原因,家庭很容易放弃精神病人”。

专注农村精神病人救助的四叶草慈善基金会秘书长程一文告诉记者,这起案件是否为精神病患者作案,还要等司法鉴定结果,“精神病患者很排斥治疗,家庭是防范精神病患者犯罪的第一道防线。现在精神病患者住院,大多只能住15-20天就被要求出院,那么除了在医院里的‘临床治愈’外,后续还要定期门诊、按时服药,以及家庭康复。这一块,就需要家庭和监护人的努力。同时,卫健、民政等政府相关部门包括街道、社区还是应该主动作为,积极排查辖区精神病患的情况,根据实际督促监护人做好必要地照管,对该强制治疗的患者要跟踪监督”。

“孩子帮我们挡住了灾难”

罗星的姨父告诉记者,孩子就是在这里摔倒,让行凶嫌疑人追上了。

“这个小区到处是监控摄像头,行凶嫌疑人从5栋大厅开始追孩子,追了20多米,一直到孩子在台阶上摔跤跌倒后,被嫌疑人摁在地上施暴,保安在监控室看到没有?那些围观的物业工作人员,采取了安保救护措施没有?”红着双眼的罗先生至今接受不了孩子无辜遇害的现实,一遍遍地向记者追问。

记者向长沙泓泰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汇诚上筑管理处主任秦海峰求证,事发当天物业工作人员是否及时察看到监控中孩子被伤害的异常情况,秦海峰表示,目前不便接受采访,一切信息以政府相关部门发布的为准。

而针对网络上“孩子被打了30多分钟,小区多人围观没人伸出援手”的质疑,小区居民周女士表示这种可能性不大。她表示,案发是下午1时30分左右,小区居民大多在吃饭或午休,并没有多少人在外面,而且嫌疑人又高又壮,“他有1米80左右的个子,体重100多公斤,手中又持有凶器。看到这样的人在行凶,如果不是专业人士或者人多的情况,都难以制服他”。


11月7日,在罗星遇害的地方,有好心市民点上蜡烛、献上鲜花纪念。

“这个孩子是个天使,他是帮我们挡住了灾难。”小区居民钱阿姨对记者表示,小区里住了这样一个行凶嫌疑人,大家都不知道,简直就像一颗炸弹,每个人都不安全,小罗星替大家遭受了无妄之灾。


罗星一家来自新化县石冲口镇大团村。罗星出生不久,爸爸妈妈就从老家来到了长沙,夫妻俩靠打零工维持生活,“我们想省会城市的教育条件应该比老家更好,我们都没读什么书,希望让孩子多读点书”。罗星上小学后,原本租住在棚户区的夫妻俩咬牙租了现在位于雨花区雅塘村社区汇城上筑小区的这套三室一厅的房子,尽管每月房租都要花掉罗先生一半的工资,但夫妻俩认为值得。


记者看到,罗先生夫妇租住的这套位于老式居民楼里的房子破旧而简陋,电视机和冰箱都十分老旧。客厅的墙壁上,罗星从幼儿园一直到四年级获得的奖状,成了这间简陋房子的亮色。



锈迹斑斑的铁门上,是罗星用毛笔在门上书写的一个大大的“福”字,他曾在雨花区获得书法比赛一等奖。罗先生告诉记者,11月5日上午,罗星放学回到家后说,期中考试他又进入了班级前3名。

住在罗星一家楼下的余爷爷,说起懂事的罗星,也红了眼眶,“这个孩子每次碰到我,都很亲热地喊我爷爷。我那天要是在小区下面就好了咧!”

罗先生告诉记者,孩子出事以来,妻子罗女士已经3天没有吃一粒饭、喝一口水,她的精神已经快崩溃了,“她一直在说,儿子在医院里光着身子好冷,要去把他抱回来”。

他回想起那天刚刚吃完饭的儿子,急着下楼要去学校,他和妻子都没有叫住,儿子跑得飞快,一转眼就没影儿了。

可是,这个在校运会上跑步第一名的小男孩,终究没有跑得过凶残的伤害。

(文中罗星、童喆均系化名)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联系电话:647-830-8888|多伦多六六网

GMT-5, 2019-11-15 02:03 PM , Processed in 0.024137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