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 六六网  www.66.ca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查看: 90|回复: 0

新冠病毒肆虐,我倍加怀念班廷医生

[复制链接]

7

主题

9

帖子

29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9
QQ
发表于 2020-4-1 10:49: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导游手记之五三:班廷医生
        多伦多大学是加拿大著名高校,也是客人游览多伦多的必去之地,圣乔治校区中心的那片草坪更是拍照留影的绝佳之地,向南是高耸入云的电视塔,向北则是古色古香的教学楼。草坪东南侧是多大医学院,门前矗立着一座名为“生命螺旋”的水泥雕塑,旁边墙壁上镶嵌着一块铜牌,用法文英文记录了班廷医生发现胰岛素的事迹。班廷毕业于多大医学院,和中国人民熟知的白求恩是同班同学。
       
d23a6e36cef78d4a6e7447f9bd54f371.jpg

        弗里德里克·格兰特·班廷一八九一年十一月十四日生于多伦多北部小镇阿里斯顿,故居保留完好,和白求恩的故居有些相似。班廷是家里五个孩子里最小的一个,从小资质一般。一九一〇年中学毕业后,班廷考入多伦多大学下属的维多利亚学院学习神学,一年后因艺术课成绩不好被劝退。
        此后一年,韧劲十足的班廷多次“请愿”,竟于一九一二年九月被多大医学院录取,如此神操作令人难以置信。老唐从小体弱多病,立志长大当医生救死扶伤,高考时分数足够,但体检发现眼睛色弱不能报考医学院,回家大哭一场,要是有班廷那般运气该有多好!当医生比当导游高达上得多,起码不用看达总的脸色。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之后,班廷立志参军报国,两次申请都因视力太差被拒。班廷凭其韧劲儿,第三次申请,终于如愿以偿成为一名军医。一九一八年秋,班廷的右臂被德军弹片炸伤,他坚持不下火线,连续救治伤员十六个小时,最后被其他医生强行拉走并为他疗伤。
        班廷获得了十字军功章,十万合格人选中只有三千人获此殊荣。次年二月,班廷回到加拿大,在多伦多的儿童医院工作了一段时间。后来他从父母亲友那里借来7800加币的巨款,在多伦多西边的伦敦买了房子,开设诊所,希望悬壶济世的同时,还可以离他女友任教的中学近一些。
       
6b174eeb25165078b8c912e6d316f602.jpg

        开业第一个月只有四加元收入,是为一个酗酒老兵开买酒处方所得。爱情也不顺利,女友和他一直不大融洽,两人最终也没走入婚姻。为增加收入,班廷在西安大略大学兼职,辅导学生,时薪两加币。热爱艺术的班廷甚至拿起久违的画笔,凭着自己在大学里仅学过一年,尚未过关的艺术底子,临摹一些水彩画出售,但无人问津。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班廷医生发现胰岛素的曲折经历充分验证了孟子之言。糖尿病古已有之,有关研究相当之多,但缺乏最后的突破。一九二〇年十月卅一日夜晚,班廷备课时从一篇医学论文中得到灵感。这篇报告中的病例表明,萎缩的胰脏,只要胰岛没有损坏,患者就没有糖尿病。
        班廷脑洞大开,他想到用动物实验来证明自己的推测,只要结扎动物胰管使胰脏萎缩,摘除胰脏后提取其中某种物质,注射到有糖尿病的动物体内观察结果就可以了。当时医学界已经知道胰腺有两个功能,腺泡细胞分泌消化酶,胰岛分泌传说中的胰岛素。班廷的推测相当于杀死腺泡细胞,只保留胰岛素。异常兴奋的班廷随即在笔记本上写下一行字:糖尿病、胰岛结扎、分离内分泌液、排泄糖尿。大概是因为过分激动,这条笔记中几个字的拼写都是错误的。
        心动不如行动!班廷很想马上开始实验,但他兼职的西安大略大学缺少设施完备的实验室。班廷经人介绍回到母校多伦多大学,拜见著名的糖尿病权威麦克劳德教授,寻求帮助。实话说,当时的班廷只能算个初出茅庐的外科医生,属于糖尿病研究的门外汉,而麦克劳德则是德高望重,成果斐然的专家,担任多大医学院副院长兼生理系主任。
       
dbc4b3262b563b27825176b6843cf3f8.jpg

        韧性超群的班廷软磨硬泡,终于说服麦克劳德,答应自己暑期回欧洲度假时,把自己的实验室借给班廷,同时给他配备了一个助手,年仅廿一岁的医学院学生贝斯特,还提供了十条实验用狗。实验的过程非常不顺利,光是结扎狗的胰管就颇费周折,许多狗因失血过多,麻醉过度,术后感染死去,试验没有任何进展。狗死光了,贝斯特的补贴也发不出来。班廷狠狠心转让了诊所,变卖了些家产,又买来一批狗继续实验,有一只狗是他用自己的领带牵回实验室的。至今仍有传闻,说医学院老楼上常有狗魂萦绕。
        安省科技中心按原样复制了当年的实验室,老唐参观时不禁感叹先辈们的艰辛,那么促狭闷热的小屋,掺杂着汗臭和血腥气味,没有对科学发现的不懈追求还真是坚持不下去。暑假快结束了,十九只狗幸存五只,结扎成功的只有两只,正是这两只狗带来了最后胜利。
        班廷和贝斯特将狗萎缩的胰脏切片研磨,加上生理盐水制成提取液,注射到摘除胰脏患有糖尿病的狗体内。结果令人振奋,狗的血糖水平恢复正常,但停止注射后再次出现糖尿病症状。急于治病救人的班廷甚至在自己身上注射胰岛素,来检验药性。此时的提取液纯度不高,并没有使狗的性命延长多久,但这已经足够证明班廷那个秋夜的猜想,一项前所未有的伟大发明就此问世。
        度假归来麦克劳德立刻组织力量加速胰岛素的提纯工作,他的朋友克里普是阿尔伯特大学的教授,是纯化蛋白质的专家,当时正好在在多伦多大学访学。克里普仅用几个月时间就提纯出可临床使用的胰岛素。在此之前,对付糖尿病的只有艾伦医生发明的饥饿疗法,就是通过极端控制患者饮食来降低其体内血糖值。此疗法十分残酷,患者极度痛苦却收效甚微。
        可以说一旦有了糖尿病,要么病死,要么饿死!一九二二年,胰岛素开始真正有规模地使用,效果非常之好。躺满患者的帐篷中,后面的还在注射,前面已经有人坐了起来。治愈者中有美国副国务卿休斯的女儿伊丽莎白,她是胰岛素疗效的模范病人。她十二岁罹患糖尿病,当时已经饿得骨瘦如柴,来日无多,注射胰岛素之后迅速康复,后来结婚成家,生活如同常人,养育了三个健康儿女,享年七十四岁。
        一九二三年,班廷和麦克劳德一同获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这是加拿大历史上第一个诺贝尔奖,班廷也是迄今为止获得医学奖的最年轻的科学家。从他灵感突现到获奖只有两年时间。班廷认为麦克劳德贡献不多,不应获奖,获奖的应该是贝斯特。班廷甚至为此拒绝领奖,经劝说才同意受奖,他把一半奖金分给了贝斯特,感谢他忘我的贡献;与此同时麦克劳德也把自己的奖金分了一半给克里普。
        令人感动的是,班廷,麦克劳德和克里普联手将胰岛素专利以一美元价格卖给多伦多大学,力求以最快的速度,最低的成本,最好的质量生产出医用胰岛素,救治千千万万糖尿病患者。他们申请专利并不是为了创收,有了专利保护,只有合格的药厂才能开发生产,切实保证胰岛素的纯度和质量。
        如果垄断专利,他们的财富可以是天文数字,但他们没有那样做。这正如班廷自己所云:人生最大的快乐不在于占有什么,而在于追求什么的过程中。的确班廷发现胰岛素有很大的运气成分,但班廷对于奖金和专利的态度和做法充分体现了他的无私和伟大,他坚韧不拔的意志和高尚的医德无疑成为后人的楷模。
        一九一九年之后,加拿大人已经不可再领受英国的爵位,一九三五年,英王乔治五世为班廷颁发爵士头衔,加拿大总理破例准许班廷接受,班廷就从此被称为“班廷爵士”。随着诺奖颁发,荣誉,待遇接踵而至,班廷的照片登上《时代》杂志封面,他获得多伦多大学终身教授职位,在新成立的班廷-贝斯特研究所担任所长。
        加拿大政府给予他终生薪俸,每年7500元,安大略省给予年薪5000,此待遇非常丰厚,此外还有充足的科研基金。班廷对此淡然处之,一如既往地继续他的科研工作。人们对他的期望很高,希望他能有更多发现,治愈更多疾病,诸如贫血,癌症,儿童腹泻等,但奇迹并没有再次出现。
        二战爆发之后,班廷积极从事军事医学研究,致力解决飞行过程中压力突增致使飞行员昏迷的问题。他发明了一款飞行服,在加拿大皇家空军得到广泛运用。班廷还研究化学武器,治疗烧伤等等。
        一九四一年二月二十日班廷乘坐一架小型飞机去英国,飞机因散热片故障在纽芬兰坠落,未系安全带的班廷遭受重伤,当时尚有意识,第二天不幸去世,享年不到五十岁,他最后的照片是张军装照。加拿大为班廷举行了国葬,纽芬兰坠机处建有班廷纪念公园,他的遗体安葬在多伦多宜人山墓地(Mount Pleasant Cemetery)。老唐曾带一个医生团去那里凭吊,墓碑前是一簇充满生机的绿叶,碑上刻有他和第二任妻子的名字,她也是一名著名的医学工作者。
       
9af886f58b2d6a16f85eafb4d05ba182.png

        一九九二年,适逢班廷发现胰岛素七十周年,世界糖尿病协会决定,将班廷的生日十一月十四日作为“世界糖尿病日”,缅怀他造福人类的伟大贡献。二〇〇四年加拿大广播公司评选“最伟大的加拿大人”,班廷荣膺第四名,白求恩排名廿六,歌手席翁廿七。
        班廷故居在多伦多西边一百多公里的伦敦市,位于阿德莱德北路442号,门前铜牌上镌刻着“弗里德里克·班廷医生”,这正是当年班廷花费巨款购置的诊所所在地。故居旁有“班廷广场”,入口处有个火盆,一九八九年六月七日,当今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母亲亲手点燃火焰,纪念班廷的伟大发现,那火一直燃烧。胰岛素救治了无数糖尿病人,包括伊丽莎白二世的父王乔治六世。只有糖尿病可以彻底根治时,这团火才会被熄灭。
        当前新型冠状肺炎病毒肆虐,短短两个月已经夺去一千多鲜活的生命,很早怀疑出现疫情的李文亮医生也不幸因公殉职。老唐十分心焦,期望疫情早日消退,期望有班廷医生这样的伟人,期望有胰岛素这样的伟大发明解除病患,“今日欢呼孙大圣,只缘妖雾又重来”。
        那天酒后和达总聊天,达总说他几年前就有糖尿病了,现在一直靠药物控制,非常感激班廷医生。半酣的老唐聊起自己的医生梦,幻想自己说不定也会像班廷那样,弄出点伟大发现。正在抠鼻子的达总停了下来,看着食指上的鼻屎,一脸鄙夷地说:鹰有时飞得比鸡还低,可鸡永远飞不了鹰那么高,你还是老老实实地做鸡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电话:647-830-8888|多伦多六六网

GMT-4, 2020-6-5 11:54 AM , Processed in 0.059411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