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 六六网  www.66.ca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查看: 220|回复: 0

聊聊关于鲜花,以及鲜花所引起的一切

[复制链接]

8

主题

8

帖子

24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4
QQ
发表于 2020-6-23 10:03: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妈妈书关于鲜花的联想
        亲爱的妈妈:
        现在正是我园子里五彩缤纷花开如海的季节,大朵的牡丹月季丁香芍药,拥拥簇簇挤挤挨挨,芬芳夺目争奇斗艳,姹紫嫣红千娇百媚,细细的枝干被肥硕的花朵压弯低垂下来,我会穿梭忙碌在园里,用木桩或者细绳捆绑支撑那些枝桠,每天在花枝丛中浇水除草施肥松土,我喜欢把时间花在园子里,这里是我的生活重心之一,是我的心头所爱。与此同时,园子也给了我最广大最温存的爱的回馈与满足,每一朵每一枝都涌满层层叠叠的傲骨柔肠,每一草每一叶都牵连细细密密的生机盎然。
       
81b58e5959c87a0e93fdef01bcb79ffb.gif

        把时间仅仅花费在自己热爱的事物上,这是我最近得出来的生活感悟。自从到灵鹫山实习这一个月以来,见证了一幕幕真实的死亡之后,我突然产生了一种紧迫感,就是想要时时刻刻清醒地活在当下的喜悦感中,就连以前让人生无可恋精疲力尽的牙科工作,我的态度也产生了巨大的转变,我自然而然地从工作中探求更多丰盈满足的瞬间,看到一颗颗经于我手干净整洁的牙齿,我心中会奔涌出自豪感动来,不仅仅只是完成工作的轻松。这对我意义非凡,我发现自己快乐了很多!
        说到鲜花就不能不提上周我实习时参观艾利斯主持的一个葬礼。葬礼是为家中母亲准备的,一进门我就被循环播放的生前照片紧紧吸引住,她是那么美,那么注重穿衣打扮个人形象,很多很多时尚得体的套装衣裙,映衬出俏丽的五官饱满的身材,她在厨房水槽回首,她在婚礼充当伴娘,她在教会组织活动,她在孩子前教友中聚会里满目温存笑意连连,我简直看呆了,仅仅六十五岁而已。
        我不得不,不停把目光从屏幕里灵动快乐的影像,转向棺木,停放在房间里面正中位置的棺木中,她头发随意面色死灰。房间的这头到那头而已,跨越了人生,我突然好怕,怕时光倏然弃我而去,人生哪里有什么可以紧握在手用心把握?艾利斯见我到来,提醒我在门前迎接第一批吊唁宾客。
        孩子们姐妹们陆续到来,大家情绪基本稳定,最难过的恐怕是逝者老父亲,老人家显然做过喉咙的手术,在咽部正中装置一个发声仪器,他要手扶住那个装置才能发声说话,声音听起来非常混沌机械。我看到他高高的身影,长久地站在屏幕前看那些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照片,几个姐妹轮流上前吊唁,有一个看起来比逝者年长的姐妹,非常非常动情地不断亲吻逝者的脸颊,悲痛之情溢于言表。每个人都是默默流泪,安静地吊唁,此情此景真是肝肠寸断。
        我离开大厅站在门前,看到门外阳光晃耀,草木繁盛,不得不感慨这处处流光溢彩的季节里,普通又特别的日子里,生之绚烂死之静美。葬礼分成三组进行,每组还是半个小时,第二组的一个外地的朋友迟到了,从很远的地方赶来,艾利斯抱歉说现在疫情下控制严格,实在不能通融,他只好默默离开大门,在门外等候。我心里非常替那朋友难过,他戴着口罩,看不清表情。穿着教士服的牧师在第三组吊唁开始前来到大厅,教会牧师显然跟这家人熟捻,态度谦和面带微笑,和所有人打过招呼,在宣讲台前立定。这时,艾利斯急忙通告牧师,需要把棺木合拢才能宣道,于是我们和牧师一起见证了合棺仪式。
        厅里所有的吊唁人员,一一上前做最后告别。每人从花篮中都取出自己喜爱的颜色,有人专挑了红色玫瑰,有人特意摘下白色百合,坐在最前排年长的姐妹第一个站起来,又一次紧紧抱住逝者的脸不断亲吻,这场面带动感染了其他亲朋好友,接下来的个别献花环节,好几位都选择了亲吻逝者脸颊的告别方式。人生到此处应该也无憾了吧!相较于冷淡隔阂恐惧漠然,这种方式的告别多么通情达理,多么温馨自在,我想起中国的古话“丧尽礼,祭尽诚,事死者如事生”。我身边有朋友,自己的婆婆去世了,全家只有老公一个人去殡仪馆,据说是怕孩子中邪!我在其他篇中提到装棺直葬也是现成的例子,可以说这“礼数”这“诚意”已经丧失殆尽!
        中国人讲究摸不着看不见的“气”,怕邪气上身,怕气急攻心,怕风水气数,总之,逝者已经逝去,鬼魂邪魔戾气灵体就都相随而至了,文人们笔下的描写如此逼真,仿佛他们真的亲眼看到这种种妖魔鬼怪从尸体上升腾起来弥散开来,大有立取活人性命的架势。孔子曾经说“不知死,焉知生”,最早我们的圣人们心中是没有那一大团乱糟糟的关于死亡的麻绳的。随着社会文化发展,距离孔夫子八百多年之后,到了公元三世纪的晋朝出了大名鼎鼎的干宝,他是我国古代著名的史学家和文学家,更是小说家的一代宗师。
        他的《搜神记》志怪短篇小说集在中国小说史上有着极其深远的影响,被称作中国志怪小说的鼻祖。当历代文人们充分利用所有资源加筑“志怪小说”这个庞然大物时,中国人心中的“怕”就开始逐渐形成了,并且越来越深刻地怕,越来越明显地怕,怕与死亡相互关联的所有一切。到了一百多年前的《聊斋志异》更是把人们心中一点“怕”登峰造极,每一篇都是鬼灵精怪在人世间徜徉飘荡,吸精嘬血,为害人间。
        这团有关死亡的乱七八糟迷雾,漂浮笼罩在中国绵延不绝的每一寸每一尺山川大地湖泊海洋上,数千年来一直如此,让渺小个人怎么改变,正视现实的话就得承认,根本无法无力无奈无能去改变!这就是中国人对于死亡,对于殡仪,对于装殓,对于墓地的真实想法和现实。连亲属都不愿碰触遗体怕招邪,更不要谈其他人对于遗体毛骨悚然的感受,这恐怕就是很多家庭选择直接下葬的原因之一吧!
        那么再比较眼前当地白人亲吻逝者的图景,不由不感叹,中西文化的确存在很大差异!
        与母亲的道别终于一一落幕,艾利斯和另一名叫做翔的殡仪师轻轻合拢了棺盖。牧师的离别宣道竟然是以唱歌开始的,这歌声醇厚悦耳,所有人都慢慢停止了啜泣,开始认真聆听牧师讲道。我真的很赞叹这个牧师的智慧与胆魄,在一首歌中融入了人生宇宙的全部箴言密意,此时此刻有什么比一首沁人心脾的歌曲,更能打动和抚慰离别亲人的人们呢?牧师显然不是第一次唱这首歌,只见他昂首俯身,深呼浅吸,气韵悠长,动人心魄。我一直听他唱完才随艾利斯离开吊唁厅,心中歌声仍然久久回荡,意味悠长!
        出来门外艾利斯告诉我,这名逝者出生于纽芬兰,家属一度想按照风俗习惯运遗体回去举行葬礼,迫于疫情加上天气炎热,只好先在多伦多做完葬礼仪式,送骨灰回纽芬兰。我于是问艾利斯今天这个吊唁仪式结束后,是否还要接下去进行火葬仪式?艾利斯说不用,吊唁仪式结束后就到此为止了,棺木停在殡仪馆,明天火葬公司会过来运棺木。这就意味着亲朋好友就送到此处为止了,没有人会参加后续的仪式了。这多多少少让我有一点吃惊,后面这一大截活动就完全没人在意了,相比买棺直葬没有告别仪式的有尾无头,这里似乎太重仪式有头无尾,真的是搞不明白不同家庭不同选择的初衷本意!
        牧师的宣道大约持续了半个小时,他语调轻快地欢迎所有落座人士,继续在今后周日的教堂弥散再见。艾利斯与牧师握手道别之后,亲朋好友开始认领花束,他们把自己今天带来葬礼的花束分别认领回去,准备再带回家中。翔朝我挤挤眼睛,我赶忙把吊唁厅外面桌子上摆设的花瓶搬进厅中,果然已经有人在找这个花瓶。在仪式中不断亲吻逝者的老阿姨,满心感激地接过我递送给她的花瓶,看上去悲痛缓解心满意足!
        这个认领鲜花的过程着实令人吃惊,怎么讲呢?我本人绝对绝对不会把献给逝者,专门为葬礼而买的花束再拿回家。据翔说,中国人认为有关葬礼的任何东西都是不净邪气的! 那这花如果也沾上邪气拿回家会不会不太吉利呢?唉,对于这个关于邪不邪气吉不吉利的话题,恐怕还得另辟一章单独来谈,实在牵涉太多了。看来关于鲜花,也是大统的人文历史角角落落的一面透彻镜子,折射出不同文化背景下天差地别的人生表现与选择!
        亲爱的妈妈,您窗下的小院子的无数种花也一定开了吧,春天我从您园子里移植来的桃树已经扎根存活了,可惜被院子里的兔妈妈一家祸害得只剩下枝干,全然没有了丁点叶子,我只好不停喂小兔子零食,祈求它们全家放过我的花木。下次您来,一定会被我园子里的花花草草惊艳的,必然会夸赞我掌握了您的爱花基因吧。好吧,就先聊到这里吧!
       

        爱您的小芙
        六月十九日
        多伦多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电话:647-830-8888|多伦多六六网

GMT-4, 2020-7-13 12:53 AM , Processed in 0.060152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