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 六六网  www.66.ca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查看: 120|回复: 0

毛因势利导“上山下乡”战略远见看邓“农村城市化”短视

[复制链接]

37

主题

45

帖子

610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610
发表于 2020-7-30 12:41: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东田枫叶 于 2020-7-30 04:41 PM 编辑

——  毛时代:城乡兼顾平衡发展之类似欧美西方国家,比较“特色”年代:失衡类“农村城市化”。

       所谓“爱国”者,就更应该实事求是、就事论事、中立客观地讴歌正义、针砭时弊。因为,这个世界上,正如毛泽东说过这段真理一样“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这就是:凡事都有因果效应的道理。正所谓:爱之愈深,则恨之愈切。而无谓痛痒,则爱恨已非。而所谓“不争论”之所以谬论本身,就恰恰与所呼吁人们之所谓“爱国”的内涵,完全背道而驰。
       每每逢年过节之际,国内就总是重复那已经延续了四十多年的、一年一度势必紧张兮兮、匆忙兮兮之分秒必争的全国范围内的“春运”,没完没了地也不知何时才能看到个恢复正常状态的情景,就欲心血来潮,针对性感慨一番......
       无论毛泽东时代,抑或当今的欧美国家里,从未听说治国理政会有所谓“农村城市化”、以“改革农村城市化”来解决全国广大农民到城市就业的说法。整个就是,说得不好听点就是:疑似文盲愚昧类地严重违背科学发展规律、也有悖于整个人类与大自然相互融合的平衡和谐规律。然而,这一切,还真发生在后毛泽东时代之所搞的“特色改革”当今的中国。
       邓小平的“特色改革”,从一开始,为了达至盲目全面否毛“文革”,便进而全盘否定毛泽东当年,曾受限于建国历史进程的阶段性具体国情而不得已权且为之、却又极具政治战略意义的“上山下乡”途径,作为缓解当年城市就业压力的政策。而所谓毛时代之“阶段性具体国情”是指,在当年中共之由一穷二白的战后废墟上,百废待兴地白手起家建国的进程中,尚未到二十年。其轻重工业之建立、经贸产业之起步、服务行业等各行各业之配套部门等,尚属远未遍及全国性布局到位的实际性具体国情,而尚无法满足每年那大量的初、高中以及大学生毕业后的城市就业安排。为了缓解此全国性的就业压力,勿使导致过多的毕业生常年无业游民似的滞留城市内而极易造成社会治安隐患,便也只能权且以号召、鼓励形式的国策,将他们这些知识青年,往面向广袤农村、山区、边陲地带等安置工作,作为暂缓国家就业的压力。以便逐年后,待国家有了城建招工的指标时,再优先、陆续将他们招聘回城工作。同时,知青们上山下乡期间,也可按政策规定,择机以参军、推荐招生、顶替父母、或自行谋职等方式,回城工作。而并非随着“文革”后出现的“伤痕文学”、再进而官媒上所纵容那些无中生有污蔑性谓之“流放”或“迫害”等。
       而毛当时受限于具体国情的“上山下乡”政策之实践检验真理结果的事实,其战略影响力,起码造福于后人:1)一个人伦道德和大自然生态平衡健康的环境;2)打造出了整整一至两代人的、综合素质过硬的党国干部人才至储备;3)相对提高了农业人口的文化素质。
       其实,当时官方对这些罔顾历史阶段具体国情、而与事实完全不符的流言蜚语,未在官媒上做任何的、更为史实性深刻针对性的回应,就足以侧面理解为,邓小平之欲在政治层面,点滴地纵容盲目的全面否毛了。他口口声声称赞毛泽东思想的核心是“实事求是”。然而,他实践上却是言行不一,说一套,做一套。点滴地自毁其政治道德操守和政治公信力......
       言归正传。故,邓上台后,便欲以终止“上山下乡”政策之后另外寻求解决毕业生就业手段的导引下,纵容一些书生政治幼稚病的“公知”们,突发奇想、而毫无具体科学根据地提出,以所谓“造不如买”、或可“进口粮食”以减少种田等,而非但无需要应届毕业生再延续“上山下乡”的政策,还可输出农民到城市里打工、不再种田等,之类更为荒谬的提法,并以此提出了今后解决中国社会人口就业压力的“战略性”方案。这就是,当今仍在推行那实为、伪命题地所谓学习西方发达国家之“加快农村城市化”。
       而欧美西方国家,又是如此所人为般特别强扭着搞所谓“农村城市化”的吗?人家也是农业已经基本或大面积机械化、而无需更多的人力劳作之后,劳动力才转往城市发展的。而人家西方涉及城市建设的规划和落实,也是首先有着针对性严格细化的立法作保障,不得任意以牺牲农业耕地和环保、或以牺牲农业之潜在扩展为代价的。甚至,还优先考虑如何法理保障农业自然发展的延续。
       而邓当时对农业的政策,其思路意在,立即推进城市之扩大化建设,以加速达至“农村城市化”的目的。这样,今后的农民,都无需再回农村种田了,那也就不再需要那么多耕地了...... 都可以倒成立找工作、买房子、安家立业了,是否城乡户口也不再所谓了,等等。
       那么,粮食该怎么解决呢?他们又继续忽悠道,那好办。向美国等西方国家一样,主要靠进口粮食等。可向泰国、越南、美国,等等。政治幼稚无知地罔顾民族产业的安全。指导概念之“特色”就是“造不如买”的翻版。整个就是荒唐透顶之类似不食人间烟火的脱离实际的谬论下的“特色改革开发”之实践。其战略上将导致的结果,就难免一厢情愿乞望外部之和平、仰人鼻息以求发展之被动掣肘。
       那么,在这么个荒谬思维所产出的政策之下,历经了四十年之实践检验真理的结果,又是什么呢?请看如下所呈现给我们的是什么结果:
       第一,为了加快城市之扩建,在根本没有针对性相应立法规范的情况下,仅仅以非具备司法效力的地方红头文件以及地方政府之官方行政命令下达,便可自行规划着开干。结果,从此导致了类似官商勾结、警匪一家地大肆强拆民房、强行征地、毁坏和浪费耕地的乱象发生。在这种“特色”谬论政策的误导下,地方中共政府完全罔顾中共入党时所宣誓的毕生贡献于党的政治宗旨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而不是本末倒置、主次不分地不惜伤害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而为那些官商勾结性质既得利益少数人的所谓被“让一部分人”的那些土豪权贵、或资本家谋取损功利己的服务。
       第二,由于邓的政论文化水平不高,就势必无法在理论如何结合实际上,能有理有据地站得住脚说得过去,也只能罔顾弱势百姓之根本利益,无需更多商量余地般,而凭借权力之滥用于强词夺理式行政命令的手段。他们在强征耕地、强拆民房之前,在谈判上,每当连蒙带骗地忽悠手法,都无法得手、无法说服当事人的情况下,就是政府出面,强词夺理强制执行。那么,正如毛泽东所说的“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然而,当年中共带领穷人之反抗压迫,那是反抗中共所代表阶级对立面的敌人。而今天,我们中共今天,却以“特色改革”的名堂,反过来“革”那些曾是拥护和支持自己革命胜利、与中共的关系形同“鱼和水的关系”的弱势百姓群众的“命”。这不正是典型的本末导致、颠倒是非、敌我不分、且不知道自己政治所代表的是哪个阶级根本的利益等,又是什么呢?由此而来,血腥暴力就会发生、死伤人的案例也就会随之发生....... 由此非法非规地一夜暴富了那“一部分人”地同时,却是普遍性地严重伤害了当地弱势百姓的根本利益,而令其倍感失望、人格尊严也倍受羞辱。而与此同时,当地问题官僚还可振振有辞地援引邓大人所谓“发明”的所谓“不争论”,用于禁言人民的反抗声音。因此,在上告不受理、投诉又无门的情况下,那么,难免的暴力流血渗入大地所导致仇恨种子就会埋下、且一时难以化解。社会便自然会由此潜在了政治动荡。而世界上的任何社会政治动荡,却又无不是司法善良之沉默和司法之不公不正、毫无作为所至!那么,邓大人那听得似是而非的所谓“稳定压倒一切”,不就成了无本之木而无从实现了吗?
       第三,在该政策之误导视听之下,再进而荒谬的是,误导并逼迫农民离开自己的耕地、变相荒废之。然后,再忽悠其放弃家庭老少,背井离乡、离家出走、盲流远方地到全国各地的城市里,不惜被边缘化地所谓的“打工挣钱养家”。由于他们普遍文化不高,一时半会儿,也没有什么城市工作的特长,故也只能沦为靠体力活谋生。即苦又脏又累,还收入微薄,租房不济。故,也居然无定所:或大桥底下、城市边缘地带临时搭棚建窝,草草将就着流氓生活。从此不再有毛泽东时代那种:即便渐进式致富中一时贫困些。然而,农民们家庭始终团聚,相互鼓励和扶持,始终有着精神上的希望和奔头。因为,大家共均贫富、共享追梦。夫妻持家,老少围绕,人伦道德环境良好。故,常享家庭天伦之乐而精神倍感充实富裕。
       由于邓时代,农民之被迫常年盲流在外、居无定所、简陋食宿地打工挣钱,故,难免在外万事难。或有病不治,能忍则忍。若不能再忍时,大多已病入膏肓,欲治不能。于年轻夫妻俩而言,即便夫妻俩一起盲流在外打工,也难免从此常年出现了“留守儿童、留守老人”而无法相互照应的事实。还大量地荒废了农村的土地。 因为,留守老人已经实在照顾不过来。养家,也更是“远水难救近火”;顾家,也更是鞭长莫及。要么,有些夫妻被迫常年分居,团聚甚少,而导致人伦道德操守难续。夫妻之间,各为见异思迁而婚变。从而导致家庭暴力、家庭分裂,也就势必连带祸害家族、殃及池鱼了一家老少。从而导致了,社会上,非但农村、而且祸及城市的离婚率从此普遍性居高不下。这就更加剧了家庭分裂后所相应衍生地社会综合矛盾的出现,潜埋下了社会的怨恨。
       更有甚者,不少良家女孩、甚至还有已为人妻母了的良家妇女,到了城里被边缘化之后,因性别、体力、学历等原因,而一时无法找到收入足以在城市里立足滞留的合适工作,而不得不要么被拐骗、要么自甘沦落地去靠色相卖淫为职,并以此极具自取其辱地谋生手段,寄钱养家......实在令人唏嘘和悲哀......
       而当今社会上无论穷富,都有三奶四奶、或情人小秘等,渐进式自毁起码人伦道德操守环境的现象,不正是当今中国社会之离婚率高居不下于世界之“最”的根本因果关系所在吗?而家庭本来就是社会构成之千千万万的组成分子,而家庭普遍动荡,则社会肯定普遍动荡分裂。
       第四,在上述情况下,还衍生着这么个邓之前,中外都从未见过的反常现象,那就为了每年才一次、而且期限十分短暂的农村人家庭团聚,十分惨烈、生命风险得几乎不尽人情、不尽人道的恶劣现象。
       除了上述那些苦了那些众多来自农村、而远道盲流到城市里的艰苦拼搏打工的农民以外,形势迫使他们,多年来,也就一年一度,才仅有春节约两个星期的春节放假时间,回家探亲,与父母妻儿团聚。本来往返的时间,就已经仓促,再加上每年必然集中于这一时间段的爆发,而拥挤于火车、汽车类的春运交通上。非但导致了购买往返交通工具的票务的都暴挤得了瓶颈,而非一般性质的苦难,而且,即便长途站票,往往拥挤得打破头也一票难求。
       好不容易几个小时地舟车劳顿到了家里,难得的团聚开心、嘘寒问暖、天伦之乐、热热闹闹才刚开始没几天,却又急于筹划回城的车票了。否则,又怕丢失了那份收入微薄的工作岗位。
       而有的民工,买不到那么个时间段的往返车程票,而又要准时如约地赶回老家过年度假者,那又怎么办呢?结果,被迫选择自行约伴组成摩托车队回家。一路上风雨兼程、冬冷无阻赶路,人困马乏等,冒着极大的生命危险,就为了一年一度这么两周的家庭春节团聚度假。而有的人、甚至夫妻俩一起,还由于车程太远、有不间断地驾驶而人困马乏,结果,还有不少例子,还出了交通意外,车毁人亡,夫妻当场毙命.....积累了一年打工辛苦所得的血汗钱现金,本欲带回老家孝敬父母、欢度天伦之乐而用的钱,撒了一地......
       即便大多数成功按时回到家里团聚的民工们,整个短暂的春节度假期间,几乎忙碌得欲好好歇息的机会有没有。接着,又要与年幼留守儿女们、以及老父老母们,再次上演类似生离死别似的痛苦流泪地告别了。尤其深深地伤害着幼小孩子们的心......看官不妨设身处地、扪心自问,若是发生在自己身上,这类所谓“改革开放”而令整个家庭常年处在天各一方、支离破碎、分崩离析的日子,还有可能是 “幸福”的生活吗?而且,即便截至到今天,国内高铁等交通工具、条件发达起来的情况下,也始终未改一年一度、匆匆往返而就那么两至三周的固定时间段的春运度假之紧张、爆挤、拥堵、辛苦形势。确确实实之真可谓:农民苦呵、农民太太苦了。苦不堪言......在他们心中深处,未必不渴望着恢复到毛泽东时代那种常年一家共聚,同舟共济、共享贫富、其乐融融的日子。然而,在“不争论”的压制下,他们除了敢怒不敢言以外,还能怎么样?这些问题,当今那些“特色”年代之既得利益的“村支书”们,开可能履行其对中共党旗下的宣誓吗?疑似早就化为乌有了......
       第五,然而,当今天,我们走出国门,走进欧美国家之所加所闻、它们治国理念下的社会,才突然普遍性发现,根本就没有什么所谓的“农村城市化”的说法。而是格外重视农业耕地之保护,还无不为此专门针对性细化立法,保护环境、保护农民和农地的根本利益。绝非允许任何官位权力之违法滥用于毁坏农业的意向和企图!更不可能以行政命令式,强词夺理、强行暴力之拆迁逼迫。因此,也就根本不会有所谓“农村城市化”之荒唐谬论下,毁坏天然农村、摧毁农业、败坏社会人伦道德操守环境的现象。那不正是以事实说明了,毛思想之治国理念,其实,与欧美等西方国家的实践和收效,基本一致、八九不离十!
       难道中国农村的“改革开放、解放思想”,就是以整个社会之人伦道德操守环境、以及自然环境之倒退败坏为代价的吗?
       那么,同样问题又来了:为何在同样的中共体制内,毛邓治下,其社会的公平公正度,却根本不同呢?难道还会是所谓“制度”问题、而非人的问题、治国理政上的思想理论问题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电话:647-830-8888|多伦多六六网

GMT-4, 2020-8-13 10:37 PM , Processed in 0.056715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