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 六六网  www.66.ca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查看: 175|回复: 0

东方安澜:私房面:面缘面

[复制链接]

升级   37%

10

主题

11

帖子

37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7
QQ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面缘面

“面缘”面馆靠近派出所一侧,地势较低,进去吃面,有钻猫耳洞的感觉,但一碗面还是可以的。我有几次,往往到了派出所门口,才发觉走过了头。要脑筋里想好,特意去吃面,才不至于走过头。面缘的门脸小,容易被陌生客忽略。

也许面缘对我口味吧,虽然不是十分的好,我还是经常去。去斜对面阿增浪吃鱼头,在面缘,就是吃炒浇。我常吃鳝糊、虾腰和鱼块,由于三鲜面搞不清是时新三鲜还是老三鲜、或者所称的传统三鲜,我很少点三鲜面。我至今没弄清楚三鲜是哪三样食料。一三年的429,有关方面为了阻止我去灵岩山,隔夜就把我看住了,第二天,蒋所请客,一帮小角色围坐在我一起,吃了一碗苦面。没有了心情的面,再好的胃口,也吃不出滋味

“面缘”真是个好名字,有缘就会碰见。突然见到老朋友,惊喜的心情是无以形容。一四年的一个双休,我正在等面,背后被拍了一下,回过头,是好久不见的志兄。志兄离开董浜高升以后,一直没见过,说也奇怪,我在其他面馆从没遇到过熟人,在面缘,就不期而遇了,外加还是亲切的那种,“面缘”这名字,一定是有神谕在里头。和志兄一边吃面一边谈天说地。好心情亦是好浇头,好心情佐面,面缘一碗面,更是有滋有味。而且好事成双,那天一碗面,老板做得活色生香。全所未有的好。我们都是徐市人,我还记得不知谁提议,有巧头把徐市的老地名老的物事拍成图片,配以文字,以图文的形式做个小册子。可惜一晃多年,许多东西该拆的多拆了,不该拆的也全都拆了。徐市与我们记忆中的徐市面目全非。拆是最有沧桑感的字。变化是最有欺骗性的词汇。人们容易被变化所误导,以为拆旧建新物质的变化是社会进步的体现。

之后,“面缘”再次验证了店名的魔力。在一个星期一的早晨,我刚吃过了面出来,准备步行去车站,在中国银行,碰到了马晋兄。马晋是我的好酒友,几次聚酒,相谈甚欢,他为人侠义而随和,我们彼此招了招手,我问他哪里去,他说去面缘吃碗面。这是一幕再平常不过的人间场景。可惜,这一幕过后,听闻的却是他的噩耗,现在,面缘没有了,我也再见不到马晋兄了。

马晋兄英年早逝给我人生无常的痛感殊为强烈。据说特朗普说,“人生很长,不必慌张”,我的感受完全相反,“人生无常,活好当下”。

2020年7月28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电话:647-830-8888|多伦多六六网

GMT-4, 2021-6-12 04:47 PM , Processed in 0.066526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