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子详情
多伦多来过吗?他们说:来过,这次只想看看海洋三省。并说:世界这么大,不可能每个地方都去,去一些具有典型意义的地方就可以了。我一听,就知道遇到了活的实际且通透的人,自然后来一路,就成为了朋友。
081602rfxzr2shk3g.jpg
  组团旅游,大巴车上就是一个社会,本以为中文团都是华人,可上车一看,不仅有加拿大华人、北欧华人、马来西亚华人、澳大利亚华人,还有六个印度人,六个波兰人,两个菲律宾人,两个本地西人,俨然已经是一个国际旅行团了。好在导游国语,粤语,英语“通吃”,和北欧华人还穿插着,说客家话呢!
081602w2jh4dap1lq.jpg
  听说车上还有菲律宾人,我就问刚认识的北京老乡,他说:就是脸和我一样黑的那两位。而我这一问,不仅知道谁是菲律宾人了,也知道我们这位北京老乡的性格,相当幽默,因为敢拿自己短处开玩笑的人,也不是一般人。同时,我也再一次感悟:漂亮的媳妇都是说回来的,男人会说话比长得好看管用。大陆相声演员孟凡贵,就是这样一个例子。
  还有一对夫妻,也来自列治文,他们是从大陆来温哥华探望外孙和外孙女的,忙里偷闲,也参加了这个团。其中那位女士,六十多岁,穿得艳丽,特别爱照相。每到一个景点,她都热情饱满,冲在前面,摆姿势照相。有一次,她为了拍到独特的照片,还像爱冒险的年轻人一样,站在危险的台阶上呢!
081602gj213iqi3hy.jpg
  中国夫妻有一个特点,要是先生任性,太太还可以说一说,管一管,可太太任性,就没人能够管了。所以有好几次,到了集合的时候,都是上面那位女士还在照相,她先生在到处寻找。她们俩只有在给爱写作文的外孙女买安妮公主的小说时,才一拍即合,同来同往。
081602f54m0hsg13t.jpg
  还有一对夫妇,来自温哥华的兰里,是上海人。男士穿着白色的、还保持有裤线的西裤,女士也雍容华贵,穿得华丽。他们俩也爱照相,但他们看上去比列治文那位女士年长几岁,所以适可而止,不那么明显。不过,他们照完相,回到车上,也喜欢整理照片,发一个九宫格什么的,但总是九宫格还没凑齐,那位女士就打盹了。看来,跟团旅游要赶早,七十岁以上,精力和体力就可能都是问题了。
  最后一对来自温哥华的人住在温西,东北人。他们俩六十多岁,长得都高高大大的,脸型也都是鹅蛋脸,很有夫妻相。这位男士,一看就是见过大世面的,见到什么也不吃惊,也不好奇;而且你不和他搭话,他从不主动和你说话。他的太太一路上,在不同场合,换了多种帽子。有一次她换帽子时看到她的头发很短,像是剃光头以后刚长出来的寸头。或许身体出了状况,才知道健康的可贵,才知道正常的生活有多么美好。
  当然,我看人家,人家也看我们,这和林语堂先生说过的“人生在世,还不是有时笑笑人家,有时给人家笑笑”是一个道理,所以同团的那位来自密西沙加的老哥也和我开玩笑,说我是“妇唱夫随”的模范,说我们形影不离。我说:不敢当;并用手势一指素里那两口子,意思是说:和他们相比,差远了。
  同样,飞到一个城市,跟当地旅行团旅游,见到同团或不同团的游客,不仅我喜欢问:您从哪里来?人家也喜欢问我。过去在大陆,有好多年,人家问我,我都会自豪地说:我来自北京。可现在,我在温哥华加起来也住了十多年了,温哥华也成为我的第二故乡了,所以别人问我:Where are you from? 我已经逐渐习惯说“温哥华”了。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我也说一句
朕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