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 六六网  www.66.ca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查看: 679|回复: 0

刚移民到加拿大的打工遭遇——工伤

[复制链接]

升级   61%

14

主题

15

帖子

61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61
QQ
发表于 2024-4-22 08:16: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意大利面条Pasta大家喜欢吃吗?我认识几个朋友,他们喜欢吃意大利通心粉。关于意大利面条的起源,有说是源自古罗马,也有的说是由马可·波罗从中国经由西西里岛传至整个欧洲的讲法。
作为意大利面的法定原料,杜兰小麦是最硬质的小麦品种,具有高密度、高蛋白质、高筋度等特点,其制成的意大利面通体呈黄色,耐煮、口感好。
我本人不喜欢吃意大利通心粉,原因有两个,第一是味道,Pasta面条比较硬,口感差,味道更是远远的不如中国面条。特别是中国的手擀面条,做炸酱面或者是西红柿蛋面,那味道,吃两大碗都不够。比意大利通心粉好吃百倍。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不可同日而语。
第二个原因嘛,就有一点特殊了,本人在生产意大利通心粉的食品厂工作过,天天和Pasta打交道,天天闻那个面粉的味道,一年下来,我得了意大利通心粉敏感症,一看到那黄色的面粉就反感,一闻到Pasta的味道就反胃,白给我都不要,更不要说花钱去吃它了。刚到多伦多不久,我通过职业介绍所(Employment Agency)找到了一份食品厂的工作,工厂在多伦多东部的士家堡地区,老板是香港人。工厂生产各式各样的意大利通心粉,除了普通的直身粉外还有螺丝型的、弯管型的、蝴蝶型的、空心型,贝壳型的林林总总上千种外形的通心粉。
意大利通心粉用的杜兰小麦是四倍体,而我们吃的普通小麦面粉是六倍体小麦, 结构不同,性状和组成也不同。但它们都是由原始一粒小麦通过长期的育种发展演化而来。 杜兰小麦是硬粒小麦, 是最重要的四倍体小麦。全世界出产的杜兰小麦基本全部用来制作意大利面条,杜兰面粉约占全世界小麦产量的百分之十左右。虽然中国是小麦生产大国, 但中国目前因气候所限,不生产杜兰小麦。

081604yvhn3xlo1py.jpg

081604yvhn3xlo1py.jpg

当时中介给我的工资是9加元一小时,工作时间是大夜班,12个小时,从晚上9点到早上9点。白班也是12个小时,从早上9点到晚上9点。当时白班的工资是8.5加元一小时,而夜班的工资每小时高0.5加元,所以我选择上夜班。一小时多挣五毛钱。
管工是一个香港人,他让我先跟着一个老师傅学习,培训期一个月,如果能够独立操作机器,一个月后转为正式工,没过关的话,就要滚蛋了。工厂每天生产的Pasta品种是不一样的,这取决于客户的订单。我们的客户大部分是美国的超市,产品百分之八十出口到美国。所以每天上班前,管工会给我们一张生产通知书,告诉大家今天要生产什么产品。有时候一天要生产好几种产品,这就意味着这一天会非常繁忙,因为每一种产品要用不同的模具,也就是说要经常停机,拆卸机器,换上不同的机器配件。有时候,因为要生产有机产品,不仅要换机器部件,还要彻底的清洗机器。
在工厂干过的人都知道,拆卸机器是有风险的,首先要关掉电闸,切断电源。如果在拆卸过程中,有人有意或者是无意的合上了电闸,那么在拆卸机器的工人就会有生命的危险。因此工厂制定了严格的操作机器流程,在电闸开关外面加上了一个有机玻璃盒,盒子有上锁,钥匙在管工那里,工人首先要向管工申请停电,拿到电闸开关的钥匙,打开盒子,关上电闸,然后锁上盒子,钥匙自己拿好,防止他人拿钥匙去打开盒子,接通电源。这样就可以避免事故的发生。
听老工人说以前没有这些操作流程,结果发生了几起工伤事故。几年前一位工人关上了电闸,就开始清洗机器,因为接下来要生产有机产品,就在这个时候,另外一个工人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突然走过来合上了电闸,可怜那位在机器里面做清洗工作的工人被转动的机器切去了整个右臂,鲜血流了一地,送到医院后此人命大,居然抢救过来了。他现在提前退休了,拿着丰厚的工伤补助金,天天上酒楼饮茶吃饭,悠哉乐哉。如果有一天,你去士家堡的粤菜酒楼吃饭的时候,看见一位没有右臂,走路晃晃悠悠,失去平衡的客人,那位先生就是小弟我的前辈,意大利面条食品厂的工友啦。
还有一次,一个新来的工人技术不熟,他在没有师傅的指导下独自拆卸机器,一个不小心,整个左手被机器切掉了。由于那只手被机器搅拌叶打烂了,医生无法缝合接上,他终生残废了。
还有几次工伤事故这里就不一一介绍了。因此工厂才有了现在的操安全作流程。一个月以后,我通过了技术考核,开始独立操作机器了。一天晚上,我开机器生产细长条的意大利通心粉,这种产品要挂起来烘干,然后才能够入库房。我需要踩着一个不锈钢做的铁板凳才能够把面条挂上去。因为那几天我在驾校学习开车,白天我只睡了两个小时,没有休息好,头脑不太清醒,干了一个小时以后,我的上下眼皮开始打架了,一个不小心,我从铁板凳上一脚踩空,摔了下来,左边小腿被铁板凳的边角划破了一道长长的口子,大概有20厘米长,伤口很深,都可以看见白骨头了。
我当时疼的差一点昏死过去,管工问我要不要去医院,我咬着牙说不用。我可以坚持。9加元一小时,12个小时就是108加元,扣掉个人所得税,有小一百加元的收入呐,虽然说去医院看病不花钱,但是这一天的工资就没了。小车不倒只管推,只要我不倒下,就要坚守岗位,为了一百块加元,老子我拼了。
我忍着剧痛,继续工作了11个小时。第二天晚上照常上班。整整一个月,我的伤口才慢慢的愈合了。
因为刚到加拿大不久,对劳工法不了解,后来我才知道,加拿大的劳工法规定,雇员在工作场合受伤,算是工伤,而工伤可以休息两天,老板必须支付这两天的工资。早知道如此,我就不用咬着牙,带着工伤上班了,一天要忍着剧痛,一瘸一拐的干12个小时的重体力活啊。而且为了省钱,我舍不得坐公交车,骑着自行车上下班,来回要两个小时,每蹬一下自行车,腿上的伤口都会钻心的疼,我头上的冷汗和身上的热汗一齐往下流,到了工厂,我已经是筋疲力尽,头晕眼花了,而等待我的,是12个小时的漫长重体力劳动,好几次我感觉自己快要倒下去了,身体快要崩溃了。
每一次回国,都有很多人问我,你一没有资金人脉,二没有一技之长,三没有父母资助,在国外这么多年是怎么活下来的?我以前死要面子臭要脸,吞吞吐吐,扭扭捏捏,顾左右而言他。
岔开话题,怕亲朋好友知道了笑话。现在我想开了,自食其力不丢人。给你们答案吧,是的,我就是这样活下来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电话:647-830-8888|多伦多六六网

GMT-4, 2024-5-28 09:25 AM , Processed in 0.068348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