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 六六网  www.66.ca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查看: 1532|回复: 0

[励志]享受充实的人生,远比过得毫无痛苦更重要

[复制链接]

升级   63%

17

主题

17

帖子

63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63
QQ
发表于 2024-7-1 08:14: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享受充实的人生,远比过得毫无痛苦更重要



我们对于负面思考的天生习性,会让我们倾向于注意每个地方的威胁,还有每件事情的缺点。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心会用雷射扫描般的敏锐度,专注搜寻疼痛和痛苦。但更重要的是,这代表我们根本没有注意生活中无数愉快的事物。




浪花如潮冲击著布莱顿海岸。艾莉独自坐在海边,凝视著夕阳,风轻轻地拨弄她的发梢。她的双腿没有一个地方不在痛,但是她今天似乎不再为此困扰。她拿起笔记本,开始用最喜欢的笔列出一张清单:

「美丽的夕阳,海滩上发光的石头,石南花依旧盛开,闪耀的小路,小草表面的蜘蛛网,沙沙作响的叶子,洒落在眼睫毛上的阳光,起皱的卫生纸,躺在软垫上,柴火的气味,柔软的羊毛套头衫,拥抱,新鲜的面包,黑巧克力,更多拥抱,干净的头发,几杯茶……」

这张清单提醒她今天感受到的所有正面事物。艾莉叹了口气,明白了生命是如此美好。她又看了夕阳一会儿,然后拿起手杖一跛一跛走过沙滩,前往船街,准备吃点炸洋芋片和酥豆,沉浸在这些食物的味道、香气和口感中,完成她今天的「家庭作业」。

艾莉的正念课程已经练习到一半了。几个星期以前,她会认为自己目前的处境,此刻正在做的事情,都是不可能办到的:她正在享受生命。尽管她还是觉得痛,但已经减轻很多了。这主要归功于她透过正念练习,减少了许多次要痛苦。她对此非常满意,因为她正在学习一件更重要的事:
享受充实的人生远比没有痛苦更重要
。她正在学著再次拥抱生命。她当然想要剩下的疼痛都消失(最好是马上),不过她也发现了可以在痛苦中找到乐趣。

对于这些一面忍受极大痛苦、却一面试图找到乐趣和「意义」的人,我们总是赞叹不已。过去多年有许多研究试著探索为何有些人会这样做,有些人却不会。现在科学已经在大脑内发现潜在的倾向,会让一个人在饱受慢性疼痛和疾病时,非常难去享受生命,很难维持乐观的心态。但是更重要的是,这也让你更清楚地发现自己可以再一次欣赏人生,并在这个过程中开始一个良性循环,进一步减少自己的痛苦。

有一个令人悲哀的老生常谈提到,人生来就是要受苦的。世界上有些宗教会说:「生命就是一场苦难。」神经科学家也说我们有「消极否定的倾向」。无论是哪种说法都显示,我们大部分的痛苦都是本能的副作用,而这是大自然透过数百万年演化在人类身上深植的天性。

就此看来,早期人类能忍受一切简直是奇迹。我们没有尖锐的爪牙来抵抗肉食动物,也无法轻易地跑赢牠们。但是我们有极高的灵巧度和智慧。我们非常擅长预知和闪避危险。不过,这也是有代价的,因为这意味著我们大脑演化会先注重负面讯息,总是先看生命的悲惨面。的确如此,我们会对俗话说的「红萝卜」和「棒子」作出反应(寻找奖赏并避免威胁),但是这个过程其实带来影响极大、先入为主的偏见。这意味著我们的注意力总是集中在威胁上面。这是因为你今天如果错过了一根「红萝卜」,或是说一个愉快的经验,你明天可能还有机会;但是你如果没有注意到「棒子」,你就会死,明天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所以基于这种强迫心态,你总会先发现棒子,不顾一切避开它,即使这代表你可能会常常错失得到红萝卜的机会。


我们对于负面思考的天生习性,会让我们倾向于注意每个地方的威胁,还有每件事情的缺点。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心会用雷射扫描般的敏锐度,专注搜寻疼痛和痛苦。但更重要的是,这代表我们根本没有注意生活中无数愉快的事物。


这种所谓大脑内的「负面倾向」具有不可思议的力量,会把眼前的所有一切都扫过一遍。神经科学家发现,人类只要花十分之一秒就能发现一个威胁的存在,像是一张侵略性的脸孔,但是却要花很多倍的时间才会发现愉快的事物。我们会对威胁产生实际且立即的反应,然后直接存入记忆中,这些记忆会随时待命让我们马上想起来,但是正面的经验却需要比较久的时间才能沉淀,这会让我们的负面倾向更严重。
这也就是为何我们很容易从疼痛中学习,远比从乐趣中学习来得快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这句古老的谚语,就是最贴切的形容。根据实际估计,
我们需要五次愉快的经验,才能平衡一次同样程度的负面经验。


神经心理学家韩森(Rick Hanson)博士形容大脑就像用「魔鬼沾来处理负面经验,铁氟龙来应付好的经验」。这个倾向深入大脑的每个结构之中,驱动我们所有的本能与情绪。举个例子,大脑警报系统核心的杏仁体,就会用三分之二的神经元来处理负面经验。你如果在扫描器上看大脑活动,就会发现负面经验会导致强烈的活动,同样程度的愉快经验产生的活动就明显较少。这种倾向也反应在身体荷尔蒙系统中。我们有很多种压力荷尔蒙会迫使我们对负面经验产生反应:可体松、肾上腺素和正肾上腺都会迅速采取行动,对身体有极大的影响。同样的「正面」荷尔蒙,像是「爱抚荷尔蒙」催产素,则欠缺同样的效力和急迫性(虽然长期而言也有极强的效果,可以促进健康、疗愈和整体幸福感)。

简单说,演化让我们的大脑习于操弄自己,高估了威胁,却低估了报偿和机会。这在演化上很合理,但却会让我们陷入悲惨的境地。但我们还是要再强调一次,就自然界而言,能生存下来远比活得快乐更重要。

就我们对疼痛和痛苦的认知而言,负面倾向也非常重要。我们常会觉得疼痛和痛苦蔓延全身,快乐却通常只是局部。心理的痛苦常会让疼痛和痛苦陷入无止境的恶性循环。

这看起来似乎有些负面和绝望。不过,我们不是被逼著要让身心充满痛苦地活著,因为我们可以克服负面倾向,现在该重新矫正平衡了。我们应该再一次享受人生了。


被负面倾向操纵


「当我知道负面倾向后,」罗杰说,「每件事都能被理解了。你的冰箱如果坏了,你会认为『他们制造的冰箱不像以前一样好了』;当你在人群中注意到一个人很没礼貌,你会认为:『这个国家开始堕落了』」。这种倾向会灌输进入每一种负面心态中。

「这也可以解释为何媒体充斥了暴力和负面新闻。经营媒体的人非常精确知道该如何操纵我们。他们先是吓唬我们,然后再给我们避风港。他们会在我们心中制造不安稳和依赖感。我们盯著并黏住电视不放。当我们看到人们受苦时,希望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然后再接受广告的心灵慰藉,买一些根本不想要或不需要的东西,然后觉得快乐又安全。这一套运作得很棒,让商人可以卖给我们更多东西,同时维持社会阶级制度的运作,但也造成了身心的疼痛和痛苦。

「我以前会为此很生气,这当然是另一种有害的心理状态,不过
我现在接受了这就是目前的状况
。我会在广告时间时按下静音键。
这种接受和简单的举动,代表我又找回了自由。
」 文/丹尼.潘曼,维达玛拉.博许

摘自《正念疗愈,告别疼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电话:647-830-8888|多伦多六六网

GMT-4, 2024-7-21 04:01 AM , Processed in 0.065338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