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 六六网  www.66.ca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川普称怕病毒 建议习近平:非常时期就别握手了

2020-2-13 01:43 PM| 发布者: 荆轲| 查看: 163| 评论: 0|来自: 纽约时报

自称恐菌者的美国总统川普当选前曾密切关注埃博拉疫情,并对他所称的奥巴马政府的危险反应发表了愤怒的评论。他要求采取取消航班和强制隔离等严厉措施,甚至包括拒绝在非洲感染埃博拉病毒的美国医务人员回国。现在,川普面临着另一种以冠状病毒形式出现的流行病,这一次他身为国家卫生保健和安全机构的领导者。川普赞扬中国与习近平说:“他们真的很努力,我认为他们做得很专业。”

据纽约时报报道“恐菌者”川普如何应对新冠疫情。

2014年年中埃博拉病毒暴发波及美国时,唐纳德·川普还是一名普通公民。但他对美国应该如何行动有着强烈的意见。川普曾公开谈论自己对细菌的恐惧,他密切关注埃博拉疫情,并对他所称的奥巴马政府的危险反应发表了愤怒的评论。他要求采取取消航班和强制隔离等严厉措施,甚至包括拒绝在非洲感染埃博拉病毒的美国医务人员回国。

据纽约时报说,“几天后,埃博拉患者将被带到美国,现在我确信我们的领导人是无能的。别让他们进来!”7月31日,川普得知一名美国医务工作者将从利比里亚撤回亚特兰大后发推说。第二天,川普写道:“美国不能让感染埃博拉病毒的人回来。”他还补充说:“去远方帮忙的人很好,但他们必须承担后果!”

在近50条推文中,以及在福克斯新闻(Fox News)和其他电视台露面时,川普都支持航班禁令和严格隔离,并指责奥巴马总统向西非派遣军队抗击埃博拉“在道德上是不公平的”。许多健康专家称川普的反应过于极端,他们指出,如果不把医护人员撤回美国的医院,他们很可能面临痛苦的死亡。前奥巴马政府官员说,川普的评论加剧了新闻媒体的危言耸听,并且在公众中散播了恐惧。

该报道说,现在,川普面临着另一种以冠状病毒形式出现的流行病,这一次他身为国家卫生保健和安全机构的领导者。美国感染这种疾病的人很少,但卫生官员担心它可能很快就会更加广泛地传播。尽管到目前为止,川普一直与这个问题保持距离,但公共卫生专家担心,如果他最终需要负责监管国内一场严重的疫情暴发,他对细菌的极度恐惧、对科学和官僚技能的蔑视以及对外国人的怀疑,可能会成为一个危险的组合。

据一名了解川普想法的人士透露,谈起这种病毒时,川普一反常态地在很大程度上保持克制,部分原因是担心高调提出这个话题会进一步搅乱金融市场。相反,他基本上把应对工作委派给了高级卫生官员。1月底,川普成立了一个将由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管理的冠状病毒问题工作组,由12人组成。其中包括卫生与公共服务部部长亚历克斯·M·阿扎尔二世(Alex M. Azar II)、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所长安东尼·S·福奇(Anthony S. Fauci)博士;以及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主任罗伯特·R·雷德菲尔德(Robert R. Redfield)博士。

纽约时报说,三人均有和传染病打交道的经验,尤其是福奇,他参与了多次疫情暴发的应对工作,包括艾滋病流行、非典病毒和埃博拉。

在川普的诸多言论中,包括了对中国主席习近平的赞扬,尽管他的政府因对冠状病毒的笨拙回应以及最初的隐瞒被广泛批评,一些消息的公布也引起了质疑。川普在周五说:“他们真的很努力,我认为他们做得很专业。”他在周一的一次州长会议上发表讲话时说,他预计这种病毒将在春季绝迹,并再次谈到了中国的国家主席。

据川普说:“这种我们正在讨论必须干掉的病毒,许多人认为在4月随着高温会消失,当高温来临,通常它就在4月消失了。”他在谈到美国时说:“不过,我们的情况很好。我们有12例,11例,他们之中很多人现在情况很好。”(根据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在周一的一次更新,已确诊的病例为12例。)

川普说,“我两晚前与习主席进行了一次长谈,”他还说。“他感到非常有信心。他还觉得,正如我之前说过的,到4月底或之前,通常来说高温天气会杀死这种病毒。所以那将是个好事。”

公共卫生专家质疑他的评论存在凭空臆测。乔治城大学全球卫生科学与安全中心(Center for Global Health Science and Security at Georgetown University)负责人丽贝卡·卡兹(Rebecca Katz)博士说:“我认为我们对这种病毒还有很多不了解的地方,而且我不确定我们是否能肯定地说,它会随着天气转暖而消散。”埃默里大学(Emory University)的荣休医学教授詹姆斯·M·休斯(James M. Hughes)博士补充说:“依靠4月气温转暖这样的事情来确保病毒在那时会被控制住,我认为这是有待商榷的。”

纽约时报说,往届总统的讲话在过去的健康危机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因对HIV传播反应迟缓并建议禁欲以解决感染而受到严厉批评。奥巴马顶住了川普和其他方面要求实行全面旅行禁令和隔离的压力,称他们危言耸听,并敦促人们冷静思考。

“川普有正确的人,但没有正确的直觉和组织,”领导奥巴马政府应对2014年埃博拉危机的罗纳德·克莱恩(Ronald Klain)说。“我们的政府里有世界上最好的专家、科学家和医学领袖。但是川普的本能——反科学、反专家、孤立主义和仇外心理——可能会在关键时刻听不进建议。”

据纽约时报说,另一个因素是川普一直以来的洁癖。尽管他对健康或科学政策表现出很少的兴趣,但他经常谈到对细菌的极度反感。总统在其2004年的着作《如何致富》(How to Get Rich)中宣称自己“是一个十足的恐菌者”,并写道“他正在发动一场个人运动,用日本的鞠躬习俗取代不得不进行的、不卫生的握手”。于是,川普通常避免在演讲和集会后和十几个人握手的政治传统,并经常使用手部消毒液。在他面前咳嗽和打喷嚏的助手会被他迅速赶走。在2017年1月的一次采访中,总统的私人医生哈罗德·N·伯恩斯坦(Harold N. Bornstein)博士说,川普在检查室一定会“自己动手换纸”。

纽约时报说,说到这里,川普可能和习近平至少结成了一个临时同盟。周一,戴着外科口罩的习近平与北京居民在镜头前谈笑风生,他建议他们跳过习惯的问候方式。他说:“非常时期就不握手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联系电话:647-830-8888|多伦多六六网

GMT-5, 2020-2-28 02:04 PM , Processed in 0.07342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