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 六六网  www.66.ca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穆罕默德·赵立坚是谁?中国的信息战新模式

2020-3-25 07:44 PM| 发布者: 悲酥清风| 查看: 104| 评论: 0|来自: RFA

被中国官媒吹捧为“战狼”的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已经上任一个月了。他不改先前在社交媒体推特上的大胆作风,推广新冠病毒起源阴谋论已经掀起巨大的争议。我们的记者唐家婕研究了赵立坚的推特,她有些什么发现呢?

2015年,意大利藉汉学家李丽莎(Alessandra Cappelletti)正在研究中国在穆斯林国家的公共外交政策。

她发现中国在伊朗、巴基斯坦这些以穆斯林为主的国家,特别把维吾尔文化标榜为中国文化,试图拉近与这些国家的距离。推特上,一位以穆斯林姓名自称的中国外交官,引起李丽莎的关注:他是中国驻巴基斯坦使馆参赞,推特名是 “穆罕默德·赵立坚”(Muhammad Lijian Zhao)。

“穆罕默德·赵立坚”

“他看似要用这个名字拉近与穆斯林读者的距离。更让我惊讶的是,首次看到一个中国外交官员,在一个被中国禁止的西方社交媒体平台上如此自由地、有时挑衅性地表达观点。”

李丽莎专门就赵立坚的“推特外交”写了一篇论文。她研究赵立坚的推特内容发现,赵立坚展现"高超的、有技巧性的、个人色彩丰富的"社交媒体使用技能,象征着中国新外交型态的一种试探。

尽管推特在中国境内被封锁,2010年就加入推特的赵立坚是个活跃用户。他的发推内容多是中巴的经贸文化交流、中国的投资计划,他还时常与推友互动,且毫不保留地对各种针对中国的批评提出反击。

赵立坚在推特上的一场“经典战役”是在2019年,当22个国家在联合国谴责中国打压新疆维吾尔人,赵立坚转贴《华盛顿邮报》2015年一篇有关美国首都华盛顿族裔分布的报导称,白人不会去东南区,引来美国前驻联合国大使赖斯痛批他是"不学无术"、"可耻的种族主义者"。

赵立坚在2017年已删除穆罕默德这个名字。当年,中国政府加强对西部地区穆斯林的控制,禁止"具有分裂意义"、"宗教意味浓厚"的穆斯林姓名,包含"穆罕默德"。

翻翻赵立坚的推特 我们发现了什么?

2020年2月24日,这位被《环球时报》称为自带粉丝的"网红"、"战狼"外交官,加入中国外交部的发言人团队。

"今天是我第一次主持外交部的例行记者会,作为外交部第31任发言人......希望我们能够一起讲好中国故事、传递中国声音。"

现年48岁的赵立坚,24岁就加入中国外交部。他曾经两度被外派巴基斯坦、一度外派美国。上任外交部发言人一个月来,赵立坚推特粉丝快速翻倍,已超过50万人。外交部发言人的官方账号仅8.8万粉丝,另一位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的推特粉丝则为26.6万人。

自由亚洲电台分析赵立坚上任发言人后的推文发现,一个月内,赵立坚共发了485条推特,集中发文时间在北京上午7点至晚上11点,约一半的发文来自Iphone手机,另一半来自网络端。赵立坚的发文内容,80%以上都使用英文发推,仅约5%使用中文。他的原创推文约两成,比重不高;另外八成推文都来自转发。

本台把赵立坚常转发的推文归成三类,第一类是中国官宣,比如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官方账号、负责中国大外宣工作的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中国日报》(China Daily)、新华社等的推文。第二类是美国对政府持批评态度的偏左翼政治人物、新闻媒体。第三类是一些吐槽美国政府的平民百姓小号。

李丽莎说,赵立坚基本上是将在巴基斯坦外派时的推特操作模式,复制到更大的中国外交部平台。

“他回复信息的速度非常快,而且让人感到非常亲密(intimate),彷佛是不需要得到任何许可似地。我的假设是,他当然还是要按照中国宣传部门的指导去做,但他在社交媒体上,让接收者感受到的是一个自由发言、个人色彩鲜明的中国外交官。这跟传统上看到受约束、集体主义色彩浓的中国外交官非常不同。”

赵立坚日前连续转发3则来自仅1000多粉丝的推特账号、自称"蜥蜴大王"(The Lizard King )的推文。由"蜥蜴大王"的图像及推文内容看来,推主自述是一位来自美国新墨西哥州的年轻妈妈,她通常发布一些自拍照及育儿相关的贴文。

"蜥蜴大王"被赵立坚转贴的推文写道:"我真的觉得新冠疫情已经在美国发生一段时间了,你们记得一月初有多少人生病吗?记得有多少人说他们得了‘流感’?"

发言人赵立坚 如何讲好中国故事?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于2013年8月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首次提出了“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的明确要求。

2014年开始,中国海外使馆开始建立社交媒体脸书、推特账号。李丽莎说,中国官方将善用西方社交媒体纳入重塑中国形象的战略之内。这几年来,中共大外宣手法也不断进步,"非常聪明地瞄准大外宣的不同受众"。

“在推特上更多政治性的发文,谈论中国政策、表态,这与推特用户属性有关,比如赵立坚的推特追随者,很多国际关系专家、记者;脸书用户比较倾向阅读休闲杂类信息,以中国驻意大利使馆的脸书为例,常放很多的中国美食、风景、成语历史等内容。”

赵立坚最引发争议的推文是3月12日一篇质疑“可能是美军把疫情带到了武汉。美国要透明!要公开数据!美国欠我们一个解释!”的推文。他提到去年10月在武汉举行的世界军人运动会,当时美国派遣了280多名运动员和其他工作人员参与。截至发稿,这个话题的浏览量已经超过2亿。

这则推文引发了中美之间的外交风暴,美国国务院召见驻美大使崔天凯表达抗议,美国总统川普也在记者会上表达不满。但赵立坚并没有因此降低炒作“阴谋论”的声量,他22日持续发推质疑“美国的零号病人在哪里?”。

推特公司回复自由亚洲电台,赵立坚的推文“目前并未违反推特公司的规则”。

中国新数字外交与信息战合流?

透过传播虚假信息以发动信息战并不是中共的新策略。2019年,中共曾针对香港反送中运动及台湾大选做过几次明显的信息战攻击。台北大学犯研所助理教授沈伯洋日前接受本台专访时曾提到,常见的中共信息战目的是要造成民主世界的内部混乱。

长期研究中国信息战的加州智库未来学院(Institute for the Future)的数字智能实验室(Digital Intelligence Lab)主任莫楠(Nick Monaco)发现,在新冠疫情发生以来,特别是当中国疫情渐缓,西方世界开始爆发时,中国的信息战加入了官方的角色,进入一个他形容为“前所未见”的中共新型信息战模式。

“这是很多层次的(散播阴谋论),有官方带头、也有小粉红,他们发推文、引用文章,然后透过官方媒体如《中国日报》、《人民日报》再扩大宣传,我们看到一个更大规模、更有层次、有战略性的传播虚假信息的运动(disinfomation campaign)。”

以病毒起源阴谋论为例。最早由《人民日报》先引述一位保罗博士(Dr. Paul Cottrell)在社交媒体上的话说,美国疾控中心隐瞒疫情。保罗博士已被网友起底只是一位在线医学课程的学生,从未有任何美国媒体引述他的发言。但这个阴谋论信息很快地被小粉红或五毛接着有系统地散播;直到三月中,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及一些驻外使馆再加入助长这个阴谋论的行列。

莫楠:“健康、政治是两个在线信息战最容易发生的领域,当这两个领域重迭,正是制造一个完美信息战风暴的好机会。”

台湾民主实验室执行长吴明轩皆受本台采访时则提出另一个警告。他说,开放民主社会的一个自我调节机制是公开平台的纠错。但目前看来,中共正在玩弄这个弱点。赵立坚及华春莹在推特上大量屏蔽异见人士、记者、及美国议员。

“中国一边创造舆论、控制媒体,一边审核掉所有反对他的意见。”

长期研究赵立坚推特外交的李丽莎则评论到,赵立坚是"独一无二的角色","我不认为现在由他来主打病毒起源阴谋论,仅是个巧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联系电话:647-830-8888|多伦多六六网

GMT-4, 2020-4-4 02:09 AM , Processed in 0.039249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