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 六六网  www.66.ca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过河拆桥!中共改抗疫补贴标准 医护愤怒

2020-4-2 02:45 AM| 发布者: 多亏了mk| 查看: 128| 评论: 0|来自: epochtimes

在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爆发期间,中共曾承诺给予参加抗疫的医务等人员抗疫补贴,不过,日前中共却修改此补贴标准,令各地医护人员愤怒,他们纷纷在社交媒体上表达不满。有抗疫一线基层人员表示,大部分人没有收到防疫补贴,甚至连应得的加班费也没拿到。

3月27日晚间,因中共官方收紧并修改抗疫补贴标准,许多地区收回补助或不发补助,引起参加抗疫的各地医务人员的不满,他们纷纷在微博上发帖表达不满。据网友披露,不满的帖子数量“多到截不完”。

一名武汉一线医生在28日的帖子中讲到,年前上班到现在,初期连饭都吃不上,之前说给补助但至今没有兑现,每个月只发了基本工资,“上有老下有小,房贷需要还,怎么活。”

湖北三甲医院的一名助理护士(非正式员工)发帖说,从年三十封路到2月初,接触重症病人16天,在重症一线,从来没有请假,现在卫健委认定助理护士不纳入补助范围,“心态崩了,不知咋办。”“国家有难,医院有难,我肯定义不容辞,结果医院过河拆桥。”

(微博截图)

有县级医院的人员发帖说,在疫情接近清零的时期,曾上报新增确诊病例到市里被压下来了,因为压力太大出现了猝死的医护。补助金额也是因为只算接触确诊病例的天数,所以只有两天的钱,护士接触病人时间更长,但是补助更少,“廉价劳动力”。

一家惠州医院的检验科人员反映,接收检测疑似病例的各类样本,因为普通病人检测减少,导致收入减少,但是结束后因为修改补助规定只能拿到600元。

一名江西医护人员28日晒出的工资单在微博上被热转3万次。该医护自述在感染区工作了两个月,医院不仅没有发放本月抗疫补助,还收回了此前发放的4200元防疫补助。扣除社会保险费后,最终到手的工资只有412元。同一医院的其他医务还提到他们是公立医院却没有五险一金。

(微博截图)

1月底,中共财政部和国家卫健委就联合下发通知,要求对参与抗疫的医务人员和防疫人员发放每天200元至300元临时补贴。各省市随后也出台补贴政策。不过,3月初,陕西安康一家医院被曝光该院领导及行政人员申领的补助金甚至高于援鄂一线医疗队人员。

3月8日,国家卫健委回应抗疫补贴发放标准时,“一刀切”的规定发放补贴对象是“与确诊或疑似病例直接接触”的一线人员,且领取补贴的时长,则按直接接触确诊或疑似病例的天数计算。中共国务院12日要求各地“不得扩大泛化一线医务人员范围”。

“只是希望可以拿到加班费”

对中共修改防疫补贴标准,网友“蟹蟹蟹蟹蟹又是那个蟹”说:“一线人员不只是医护,放射技师、网格员、民警、医院清洁员、医疗垃圾焚烧人员、火葬场人员这些工作都是高风险的。”

(微博)

参与疫情防控的一位武汉基层人员30日对记者表示,作为一名合同工,她从初三工作至今都没有休息过,有时候她的工作还需要去收治“密切接触与疑似”的隔离发热病人,可到现在没有一分钱补助,甚至加班费都没有拿到。

“我在武汉,现在武汉发补助的文件只有说给一线医护人员和社区,剩下不在文件里的其他防疫人员都没有发。并不是说需要跟他们一样的待遇补助,他们很辛苦,不代表我们没有做事,我们也不求很多,说我们不在补助的单位内那我们也不敢奢望,只是希望可以拿到加班费,军运会时也是加班费到现在也没有给,补休也是一直忙没有时间可以休。”

她说,其实,防疫人员都很苦很累,“很早之前问过小区门卫大爷他们有没有补助,他们说没人给他们发,吃的是清水煮速食面,白天陪着干部守,干部们下班了他们还是接着守,有人三点就出去上班了。”

这位基层人员认为,官方的做法让人很寒心,“奖惩机制不明确,到岗上班和不到岗上班的工资是一样的,虽然受疫情影响的,按合同法是可以全部支付工资的,可是让一直在疫情防控工作的我们觉得很寒心。”

“我不是圣人,在抗疫路上也会怕死,怕感染,怕连累家人,只希望付出可以有回报,只想要得到应该得到的。”她说。

官方过河拆桥引发网民强烈不满

中共取消补贴的做法在网络引发强烈不满。医护网友说,“过河拆桥的说辞,真的无法形容。”“我是武汉的护士,上个月的收入本来就比平常少了好几千,加上没有补助,让我这个本就贫穷的家庭雪上加霜。”另有网友说,“在这样的瘟疫之中还在削减医护的应得的补贴。”

而一位母亲是医生的网友说,之前非典的时候说得多好,各种夸白衣天使,后面还不是医闹频发,需要他们的时候白衣天使,特别伟大,用完还不是这样。还有医护网友说,“主流社会一边打着感情牌,一边拼命剥削。”

网友@naked-dugong说,“劳动不分贵贱,你倒是提高底层劳动者的待遇啊?天天嘴上嚷嚷平等,手里天天制造不平等。”

(微博)

网络医疗平台“丁香园”两周前针对1900名医护人员的调查显示,超过八成受访者尚未收到抗疫补助。另外,由于疫情期间多数医院暂停其它门诊,导致医院效益不佳。医护人员不仅领不到加班费和补助,也没有效益奖金,只能靠微薄的基本工资过活。

四川职业药剂师张先生3月31日对记者表示,官方这次调整补助,说明两个问题。“显示了整个大陆医疗财政的捉襟见肘以及疫情导致的各个地方财政其实是相当吃紧的,再此背景下必然要减免开支,克扣一些本应发放的开支。”

张先生说,台湾、韩国和美国的财政分配中,医疗财政支出在25%左右,占财政总收入的1/4,而中国大陆长期以来对医疗的财政支出只有5%-6%左右,且长期维持在这个水平,“这就造成这次疫情当中公共医疗的预算及疾病防控的巨大漏洞和破口,也是整个中国医患矛盾的突出和大量的医护人员根本不想再从事医疗行业。”

“其实教师行业,乃至一些基层的公安对自己职业的荣誉感和收入水平也都是极大不满意的。”

他接着说,第二,整个大陆的财富分配机制并不在于你劳动了多少,有多高的技术,而在于你有没有参与进入这个分配体系,“并不是按劳来分配所得,而是按照行政级别进行计划和等级的分配,这样,有可能在市场化程度高的领域可能会好点,但在市场化程度比较低的医疗领域、教育领域,这样的国富民穷,官发财的现象是非常突出的。”

“在中国,一线的医生待遇并不好,与他的劳动付出是不相称的。”张先生说。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联系电话:647-830-8888|多伦多六六网

GMT-4, 2020-6-5 12:17 PM , Processed in 0.039821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