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 六六网  www.66.ca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中共病毒”扩散 欧美对中共反感加剧

2020-4-2 03:45 AM| 发布者: 水中百合| 查看: 177| 评论: 0|来自: epochtimes

中共因隐瞒疫情,致中共病毒疫情在全球泛滥。目前,中共又企图转移病毒来源,并且带有政治目的地输出防疫物资及派出医疗队,令欧美国家对中共反感加剧,“中共病毒”的说法则不断被外界认可。

川普未回应习关于改善双方关系的唿吁的背后

3月27日,美国总统川普与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通话。习近平称,中方希望美国早日控制住疫情蔓延势头;中方愿提供“力所能及的支持”;希望美方在改善中美关系方面采取实质性行动,发展“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关系。

川普仅对习所提及的抗疫医疗物资表示感谢,但对中共提出的改善两国关系的说法并没有正面回应,仅说自己会亲自过问,确保双方合作抗疫。

中国大陆是这次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的爆发地,但川普至今为止没有公开向中共求助过。但他3月24日与韩国总统通话时,要求韩国能为美方提供检测病毒的试剂盒。

时政评论员李林一表示,川普只回应习抗疫,而未回应习关于改善双方关系的唿吁,说明美中双方关系一直转差的趋势并没改变。预计在疫情过后,美国与中共会进一步算账。观察最近美国在南海、台湾问题上的种种做法,也可以得出结论,即未来美国对中共的遏制只会加大,不会减弱。

美国对中共反感加剧 批评中共需对疫情承担责任

3月30日,美国参议员乔什.霍利(Josh Hawley)在福克斯新闻网上刊文指,中共知道自己对这场大瘟疫负有责任,所以一直进行宣传攻势,试图将责任推卸到其它国家,甚至推给美国。

霍利说,现在是开始对北京就中共肺炎的灾难处理进行国际调查的时候了,也是北京赔偿因其谎言而造成的数以万计生命死亡,以及数十亿美元损失的时候了。

美国国会众议院前议长纽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也在福克斯新闻网刊文指,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的传播是由于中共政府管理混乱、官员腐败和撒谎成性造成的。中共的专制统治一直是中国长期以来各种潜在流行病和大瘟疫的根源。

3月22日,川普在在白宫抗疫简报会上再次抱怨中共延迟通报疫情,造成疫情全球爆发。他说:“我对中国(中共)有些不满,它们应该(早点)告诉我们这件事。”

前一天,川普在白宫简报会上表示,他对中共政权没有及早通报疫情感到失望。

中共此前企图把病毒来源甩锅给美国,遭到美国总统川普、国务卿蓬佩奥(Mike Pempeo)及美国驻华大使馆等的勐烈回击。川普曾多次公开称造成这次疫情的是“中国病毒”、蓬佩奥多次说是“武汉病毒”、美国驻华使馆官网及微博也用“武汉病毒”一词。

尽管川普3月23日开始为了保护亚裔美国人,不再公开说“中国病毒”,但他强调“大家都知道它(病毒)源自于中国”。

蓬佩奥3月中旬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公开批评中共让“成千上万的人离开武汉”,让世界处于危险当中。

3月25日,蓬佩奥在G7外长会议上强调,武汉病毒的爆发明显地表明:中共对我们的健康和生活方式构成了一个重大威胁;中共构成的威胁还有损于我们七国集团国家共同繁荣和安全赖以生存的自由和开放的秩序。

除此之外,川普对中共官方的确诊病例数量也表示怀疑。在3月26日的白宫抗疫简报会上,有记者问川普是否对美国感染病例超过了中国感到惊讶?川普说不惊讶,“你不知道中国境内实际的病例数是多少,中国(中共)公布的数字,⋯⋯你不知道(是真是假),你知道,数字到底是多少?”

英国政府在疫情上对中共大为恼火

除美国外,英国近期也不断涌现批评中共的声音。

3月29日,英国内阁大臣迈克尔‧戈夫(Michael Gove)在英国BBC的安德鲁‧马尔(Andrew Marr)节目中,批评中共方面的报告没有清楚地说明病毒疫情的规模、性质和传染性,致使英国对疫情应对不足。

3月28日,《星期日邮报》报导说,英国首相约翰逊(Boris Johnson)政治盟友透露,中共在中共病毒疫情期间的表现将最终促使英国重新考虑英中关系。一名位高权重的内阁大臣说:“我们不能袖手旁观,放任中共因为想要隐瞒(疫情)而毁了世界经济,然后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该报援引三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英国官员的话,其中一人说,疫情过后,要跟中共通过外交途径解决。第二位官员说,“当然,现在的重中之重是应对这场危机,但每个人都知道,疫情结束后,就要跟中共清算。”

第三位则说,英国政府的“愤怒达到最高点”。 还有官员说,“如果中共不改变做法,中共将真正地成为‘恶棍国家’(Pariah State,被排斥的、被蔑视的国家)。”

科学顾问警告约翰逊说,中共官方公布感染的统计数字可能“被低估了15至40倍”。

目前,英国政界高层成为感染这次中共病毒的“重灾区”。71岁的查尔斯王储、首相约翰逊和卫生大臣马修‧汉考克先后感染武汉肺炎。

另外,习近平与欧洲各国首脑通话时,其亲疏有别的方式也引发议论。

3月24日,习近平给英国首相约翰逊、法国总统马克龙、埃及总统塞西打电话,讨论抗疫事宜。但香港《明报》刊发评论指,习近平对法国的评价最高,对埃及的态度最热情,但对英国最“轻描淡写”。

评论指,习致电马克龙时,特别提到两人最近3次通话,强调双方“高度互信以及中法关系的高水平”等;习致电塞西时,强调中埃间“深厚友谊和两国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高水平”;而致电约翰逊时,习仅轻描淡写地表示相信“英国人民一定能够战胜疫情”。评论由此得出结论,看来约翰逊并未向中共提出任何求助。

欧洲对中共更加反感

随着欧洲疫情不断恶化,中共开始以各种方式,尤其是以医护用品、医疗队作为外交手段,企图掩盖其此前因隐瞒疫情而造成的恶劣形象。而中共所表现出的一些强烈政治企图,加重了欧洲对中共反感。

近期,习近平致电许多欧洲国家领导人时,唯独漏掉了欧盟委员会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

《南华早报》3月27日报导指,这让欧盟意识到,中共愿意跟欧洲单个国家接触而不愿接触欧盟,目的不言自明,就是挖欧盟墙角。这促使更多的欧盟官员在讲话中把中共称为欧盟的“系统竞争对手”。

地位等同欧盟外交部长的欧盟对外行动署负责人博瑞尔(Josep Borrell)3月23日就北京的“口罩外交”向欧盟成员国发出警告说,欧洲“必须意识到(疫情危机中)还存在地缘政治因素”。在“慷慨政治”后面,就是影响力的争夺。

《南华早报》报导援引波兰国际事务研究所专家锡赫尼克(Marcin Przychodniak)说,受到中共援助的国家,特别是中欧和东欧国家,对中共援助背后的政治和经济动机感到不安。

欧盟委员会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对中共高调援助欧洲的行为持谨慎态度,她称这种援助是“相互的”。因为在武汉疫情爆发后,欧盟也给中国大陆提供了类似的援助。

德国总理默克尔3月17日也对媒体说,对于中方提供的援助,体现了一种回报。

但冯德莱恩和默克尔的话,并没有出现在国内官媒的报导中。

德国马歇尔基金会的欧盟-中国关系专家安德鲁‧斯莫尔表示,欧盟对中共的最初好感已经消失。因为中共政府近期确实加强了将疫情政治化、宣传以及散布纯粹的虚假信息。

“中共病毒”的说法共识扩大

随着欧美对中共的反感加剧,把这次来源于武汉的“新冠病毒”称为是“中共病毒”,这个共识在西方进一步扩大。

3月26日,意大利《自由党报》报导说,不要叫中国病毒,叫中共病毒(Don’t call it a Chinese virus. Call it the CCP VIRUS),并且这句话在标题上凸显。

3月19日,美国《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乔希‧罗金(Josh Rogin)刊文指,针对目前的瘟疫,不要指责中国人民,而应指责中共。他强调,要把中国人民和中共区分开来,“让我们把病毒称为‘中共病毒(CCP virus)’。”

3月27日,美国外交政策委员会印太事务研究员迈克尔‧索伯利克(Michael Sobolik)刊文指,虽然“中国病毒”这句话准确无误,却无法区分中国人民和中国共产党。中国人不是这场危机的煽动者,而是共产自私自利应对危机的第一受害者。

索伯利克提醒美国领导人,必须清楚这是一个关键差别,这是受害者和施害者之别。中国共产党纵了火,然而,它“扑噜扑噜”身上的灰烬,摇身一变成了“救世主”。因此,美国人要齐称其党为:“纵火犯”。

3月19日,台湾《自由时报》刊发评论文章指,其实川普一再说“中国病毒”并没有错,但更精确的说法应是“中共病毒”则更贴切,又富意义!况且这种“五星病毒”(由《经济学人》给以冠名),已成了全球公敌,众矢之的。

3月19日, 台湾《上报》也刊发评论文章说,不称“中国病毒”,改称“中共病毒”。文章指,如果能把“中国病毒”改成“中共病毒”,一方面可以明确真正的责任,另一方面可以把广大中国人和中共区分开来,可以有效减少外国民众的误解。

3月20日,民众发起一项“让我们开始叫新型冠状病毒为中共病毒”白宫请愿书。截至3月31日,已有29,598人参与了请愿,要求将病毒称为“中共病毒”。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联系电话:647-830-8888|多伦多六六网

GMT-4, 2020-6-5 12:19 PM , Processed in 0.040237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