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 六六网  www.66.ca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用香蕉皮做心脏瓣膜 这个华人女生在加拿大火了

2021-1-13 03:44 PM| 发布者: 魔剑| 查看: 246| 评论: 1|来自: 加美财经

四岁的时候,Luna Yu在母亲的家乡云南见过白雪皑皑的玉龙雪山。到她八岁的时候,雪山上的雪都化了。

十多年后,亲眼见证气候变化真实存在的Luna在加拿大创立了一家叫做Genecis的创业公司,试图为环境保护做一些事。

每年,平均一个加拿大人要扔掉170公斤的食物,这些食物大部分最后都回到了垃圾填埋场,在Luna看来,这些垃圾原本可以变成“金子”。

简单来说,Genecis正尝试将香蕉皮、咖啡渣、米饭、蔬菜、肉、油脂等厨余或者说食物垃圾变成一种叫做聚羟基丁酸酯(PHA)的塑料,这种塑料在自然环境中一年就可以降解,在海洋环境中需八个月降解,在工业环境中降解只需要6-8周,且具有生物相容性,进而可以被用于制造心脏瓣膜、可溶解性缝合线等医疗用品、3D打印原材料,还有高级食品的包装和玩具。

作为一家清洁技术创业公司,Genecis入选了全球顶级孵化器YC孵化器,Luna本人还入选了MaRS清洁技术女性六人榜。


Luna Yu

用香蕉皮做心脏瓣膜

PHA已存在数年,但长期以来,用来生产PHA的原材料往往是甘蔗、玉米、菜籽油等农作物,这种做法一方面成本高昂,是一般塑料制品(例如PET塑料和用于水瓶、酸奶盒的聚丙烯塑料)的三到四倍,另一方面,这些所谓的可再生性的农业资源实际上是地球上三分之一温室气体的排放来源。

Genecis正是要解决这两个问题。

它使用细菌分解食品垃圾的技术,可比一般方法生产PHA降低40%的成本,并且减少了厨余垃圾产生的温室气体排放。厨余垃圾在无氧环境下降解时所产生的甲烷气体,比起二氧化碳来说是强力20倍的温室气体,加拿大五分之一的甲烷来源就是厨余垃圾的填埋。

“在很小的时候,我的祖父母就教育我不能浪费食物,因为它们是农民和生产者花大力气产出的,”Luna说。而Genecis的技术也可以解决食物浪费的问题。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数据,每年全球有三分之一的食物在生产后被浪费,相当于13亿吨。

Genecis的首席运营官阿卜杜勒·霍加利对加美财经表示,在进入PHA市场前,他们对其他玩家也做过一番了解,发现PHA高昂的生产成本是其被大规模采用的最大障碍,其中有四至六成的成本是来源于购买原材料。

在Genecis的实验室里,有一个生物反应器,里面培养着两组细菌,第一组细菌负责消化和分解食物垃圾,产生脂肪酸,这些脂肪酸会被当作“能量”加入第二组,另一组细菌则“吃”这些被“养肥”了的碳,变成可生产出PHA的细胞。最后,这些细胞通过一些诸如漂白剂之类的物质被破解,PHA被提纯出来。整个过程需要大约一周。

想要“变废为宝”的公司并不少,但成功者寥寥。霍加利说,在这一领域,除了技术研发的较长周期,从头开始建一个处理工厂也需要花费很多时间和资金,也充满风险,而Genecis作为一个创业公司,选择通过和大厂家的已有设施合作,加速自己进入市场的过程。

霍加利对记者表示:“我们扩大规模的策略和这个行业里的其他对手不太一样,我们通过和已有的有机垃圾管理方合作,由我们提供可以很快整合进他们设备的技术”。也就是说,Genecis直接和垃圾回收公司合作,帮助其升级改造有机垃圾的处理过程,并将自己的技术许可给这些公司。这是他们的收入模式,估计在接下来三年可以达到商业化的处理量。

Genecis与餐饮管理服务公司索迪斯还有金宝汤公司合作,在后者的多伦多厂里开展试点项目。在六个月里,将1430公斤本来要被填埋的有机垃圾转化成了塑料,抵消了1210公斤的二氧化碳排放。

霍加利告诉记者,Genecis还在寻找更多的合作伙伴,希望后者的规模可以达到每年处理超过七万吨的食品垃圾。在试点项目后, Genecis还就PHA的后续利用与包装印刷企业TC Transcontinental和医疗企业诺和诺德合作,在包装印刷、胰岛素注射笔等领域应用其生产的PHA产品。

Luna说,Genecis目前已经收到了5500万美元的采购意向。霍加利则表示,公司刚刚录得了100万美元的营收,并已有1000万美元的采购订单。

在北美市场打下坚实基础后,Genecis打算再进入到中国这一更大的市场。


Genecis团队

“酸爽”的创业历程

Genecis的实验室是在多伦多大学的Banting & Best中心,这一中心主要为了鼓励创新和企业家精神所建。

抬头可见,实验室墙上的黄漆斑驳掉落,闻着还有一股需要打扫的卫生间的味道——这是食品垃圾和细菌混合在一起的味道,完全无害。

但附近的创业公司邻居们还是忍不住抱怨,在升级了通风系统后,情况才好些,不过Luna和她的小伙伴们还是会时不时塞一些巧克力给邻居们,以示感激。

最刺激的时候,是他们穿上黄色的防护服,将食品垃圾磨成泥浆状,再把这些糊糊过滤得更小更薄一些,以便细菌们更易消化。

2002年,Luna随父母从中国来到加拿大。她的母亲是一名污水处理工程师,在加拿大环境部工作。九年级时,Luna跟着母亲去她的办公室,看到她在格子间工作的样子,Luna觉得,难以想象自己也要那样过一辈子,她甚至开始有些恐慌。就在那一刻,她在心里埋下了创业的种子,在读大学的时候就主动获取了更多商业方面的知识。

尽管在多伦多大学获得了环境工程的硕士学位,Luna一直将自己定位于企业家而非科学家。在创立Genecis之前,她在一家软件公司工作,后来又去了一家把餐厅厨余垃圾转换为沼气(通过分解有机垃圾产生的气体,主要为甲烷和二氧化碳,可作为能量替代)的创业公司。在那里她遇到了很多有才华的工程师,学习了怎样把废弃的食物转换为其他材料,也亲眼见识了将食品垃圾“变废为宝”是一门多大的生意。

在阅读沼气相关的研究论文时,Luna发现了一个市场机会:也许可以有一种经济的方式,从有机垃圾中生产出生物可降解的塑料。

反观这家创业公司,它用有机垃圾来生产沼气,后者生产耗时长,利润率低——她意识到,这个方向错了。

于是,Luna联系了来自斯里兰卡的加拿大移民、生物化学家Hasitha de Alwis,后者很快就被她的点子所吸引,因为里面涉及到他原本就很关注的两个问题:减少塑料污染和食物浪费。Hasitha初到加拿大时,被北美大量的食物浪费所震惊,同时他也看到,塑料也已成了人们生活当中难以摈弃的东西。

于是,两人一拍即合,在2016年成立了Genecis。

他们遇到的第一个难题就是找到一堆合适的、可以分解食品垃圾的细菌。

他们搜巡了多伦多的市政垃圾处理设施,终于找到了200多种新的、没有被记录过的细菌。由于一开始缺乏资源,他们把电饭锅当成生物反应器来做实验。

在无数的试验和错误之后,他们终于锁定了一种细菌的混合体,它们可以神奇地、很快地把有机食品垃圾转换成生物可降解的塑料PHA,而后者可以用来做包装、咖啡胶囊,还可以用在3D打印。

“在锁定PHA之前,我们其实尝试了很多不同生物化学制品,最后发现PHA的市场潜力最大,”Luna说。

实际上,找到将厨余垃圾变成PHA的细菌,Luna和她的团队整整花了两年,他们目前仍在优化这一技术。

从3升装的电饭锅、到60升的实验室生物反应器,再到240升的试验工厂和3000升的展示项目,Genecis的团队成员也逐渐从3人扩大到了15人,资金来源也从最初从各种创业项目竞赛、或者一些政府资助的项目中获得奖金,到逐渐吸引了YC孵化器、凯尔特亚洲创投、Liquid 2 Ventures等在内的投资者。

凯尔特亚洲创投创新生态经理Daniel Peng对记者表示,在他们初次接触Luna的时候,她就以她超越年龄的成熟稳重和非常强的pitch能力获得了团队的一致认可,在深入了解到在其带领下Genecis获得的一系列成绩,例如获得Sustainable Development Technology Canada、进入YC孵化器、与索迪斯战略合作之后,他们最终做出了投资决定,而后Genecis的发展也印证了他们最初的判断。

“多伦多在生物技术、工程和编程方面的人才非常丰富,我们很感激自己身在其中,这使得我们作为一家创业公司在吸引人才方面不是很困难,我们通过大学的网络和各种推荐组成了一个团队,”霍加利对记者说。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桥路桥 2021-1-13 10:32 PM
又臭又长,香蕉皮???

查看全部评论(1)

联系电话:647-830-8888|多伦多六六网

GMT-5, 2021-1-18 12:44 PM , Processed in 0.042015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