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 六六网  www.66.ca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缅甸军人血腥夺权背后:长达五年的修炼失败了

2021-4-7 03:59 PM| 发布者: 怎么不能输入| 查看: 56| 评论: 0|来自: 凤凰星


  3月27日,缅甸迎来第76个建军节。

  当天早些时候,缅甸国防军在首都内比都举行了一场隆重的阅兵仪式,来自陆海空和警察部队共7000多名官兵、200多辆战车及数十架战机出现在阅兵广场上。

  到了夜里,军方还举行了一场盛大的晚宴。璀璨的灯光下,身高不足一米七的缅甸国家管理委员会主席、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走在红毯最前端。他戴着一副无边框眼镜,身穿白色军装,嘴角微微上扬。两边的军人向他敬礼,穿着传统服饰筒裙的贵族们向他致意,天空放起烟花。

  敏昂莱当天宣布,在紧急状态结束后,将重新举行大选,并移交国家权力。他还说,国家管理委员会将按照已制定的路线图和目标履行职责,在外交、行政以及和平进程事务上,遵循现有政策,军队将继续开展对外合作。

  与此同时,外面的街巷却是火光冲天、黑烟弥漫。自2月1日军人夺权以来,这番景象已经持续了两个多月。随着政局动荡升级,缅甸数十个城市爆发大规模抗议活动。

  军人则采取了严酷的镇压行动,缅甸非政府组织发布的数据称,近两个月来,缅甸军警对示威者使用武力的行为,已造成至少510名平民丧生,总计2574人被拘押。这个曾封闭数十年的国家,再次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在缅甸国务资政昂山素季等人遭到扣押后,全国民主联盟(NLD,下称“民盟”)组建了“影子政府”般存在的缅甸联邦议会代表委员会(CRPH),并于3月31日宣布废除缅甸2008年宪法。

  CRPH成员称,由温敏领导的民盟政府于当日届满,将于4月1日组建新政府“民族团结政府”(National Unity Government),与参与各方协商制定新宪法,并与少数民族武装和其他武装组织讨论建立联邦军事宜。

  4月3日,缅甸民盟中央执行委员会发表声明,宣布废除缅甸2008年宪法,并将与缅甸各政治力量合作,为了缅甸更好的未来而努力。

  不过,这一系列操作未能挑动军方的敏感神经。4月4日,缅甸军方发言人佐敏敦(Zaw Min Tun)在面对“如果昂山将军今天还活着,看到缅甸发生的事情会震惊吗”这一问题时,淡定作答道:“如果我想象自己站在他的位置上,会说‘我的女儿是多么愚蠢’。”

  缅甸未来将走向何方?没有人敢断然预测。对于夺权的缅甸军人来说,他们的行为也不是一场突发奇想之举,而是自2015年上届大选以来“修炼”失败的结果。

  五年前权力交接持续了三个月

  时光倒回到五年多前。在2015年11月举行的缅甸大选中,由昂山素季领衔的民盟获得压倒性胜利,得到了79%的民选议席。这也是昂山素季距离实现其“总统梦”最近的一次。

  “推选昂山素季为总统是我们的第一重要事宜,修宪则是第二重要事宜。不过,一年内不可能同时完成这两件事。”2016年1月30日,民盟中央执行委员会成员吴温腾声称,为了在2月1日召开的下届议会会议上提名昂山素季当选总统一事,民盟相关负责人正在进行准备,并会就此事同敏昂莱进行商讨。

  但这只是民盟的一厢情愿。根据缅甸实施的2008年宪法第59条,总统的子女不能是外籍。当时由军方任命的副总统敏瑞同样面临“子女为外籍”的问题,他的应对方式是让儿子迅速退出原有的澳大利亚籍,回归缅甸籍。

  相比之下,昂山素季并没有要求她的两个儿子变更国籍,反而另辟蹊径,寻求修改宪法。2015年6月,联邦议会的军人议员否决了旨在修改国籍法的提案;2016年2月,民盟议员提出“冻结”或修改限制昂山素季参选总统的宪法条款,再次遭到军方反对。

  虽说军人掐灭了昂山素季的“总统梦”,最终的政权交接还算和平,并未出现1990年反对党获胜后军人未交权的现象。

  早在大选前夕,时任总统吴登盛就对外保证:“我相信本次大选绝对不会发生之前(未能移交政权)的现象,即将举行的全国大选将是一场自由公正的大选。”

  民盟获胜后,吴登盛、敏昂莱、联邦议会议长兼人民院议长吴瑞曼、前军方总司令丹瑞纷纷向昂山素季抛出橄榄枝——除了表达祝贺、握手会面,还给出了关于权力交接的细则。

  吴登盛率先向昂山素季及民盟道贺,称他们“凝聚了公众的支持”。他在脸书上写道:“政府将尊重和遵循民众的选择和决定,并根据时间表进行权力的和平交接。”瑞曼当时正面临卸任,但仍表示,“希望共同打造一个稳定、和平、发达的国家”。敏昂莱的办公室作出回应称:“军方祝贺民盟在迄今公布的官方结果中获得多数席位。”

  2015年12月2日,诸位军政高层与昂山素季在大选后进行了首次会面。尽管外界无从得知个中细节,但从公开的照片来看,气氛是友好和谐的。

  当天,身穿灰色传统服饰的吴登盛与一身紫色衣裙、头戴紫粉色花束的昂山素季面对镜头微笑握手,随后坐在沙发上交谈。时任总统府新闻发言人Ye Htut披露,两人并没有谈及修宪,主要聚焦在政权的平稳交接、彼此加强合作等话题上。

  同日,敏昂莱也与昂山素季进行会面。他们并排坐在两张单人沙发上,仿佛预示着在民盟未来五年的执政时期,军方仍希望与之平起平坐。

  此次会面结束后,吴登盛和敏昂莱均表态认同选举结果,并愿意推动新政府的平稳过渡。

  在外界看来,这次会面可谓“相谈一笑泯恩仇”。但事实上,从2015年11月中旬大选结果出炉到2016年1月底,各方围绕权力交接进行了一次次凶险而复杂的政治较量。

  有消息称,在与昂山素季讨论权力交接问题时,军方希望获得仰光省、掸邦、克钦邦、若开邦等四个省邦的行政长官职位,但民盟坚持主导提名所有14 个省邦的长官人选,且在人选上不会考虑退役军人。

  不过,经过与军方的若干回合“斗争”,民盟不得不放弃上台前的“三大诉求”:突破宪法束缚,让昂山素季实现其“总统梦”;新政府独立处理包括民族和解在内的一切国内事务;抛弃由军方支持的“联邦巩固与发展党”(下称“巩发党” )的所有幕僚。

  可以说,从一开始,缅甸军人便筑起既得利益集团和权力垄断机制的“高墙”,将其堵在昂山素季寻求民主道路的入口。

  敏昂莱为实现“总统梦”秣马厉兵

  随着2015年大选结果的出炉,昂山素季看上去是一位获胜者,但她必须服从军人设计的制度。军人和巩发党虽然丢失了执政权,但军人主导制定的2008年宪法,依然保障了诸多切实权益。

  例如,军人议员占议会25%的席位,可否决任何修宪案;军队有独立处理国防部、内政部、边境事务部事务的权力; 总统领导下的国家国防与安全委员会共11名成员,军人占6席; 军人可提名一名副总统,该副总统可竞选总统;当国家出现重大危机时,国防军总司令可依宪接管和行使国家行政、立法、司法等权力。

  在缅甸生活了近30年的一位日本记者评论道:2015年民选政府上台后,“军队参与政治”的现状丝毫未变,其内部甚至有一个术语,叫做“被规范的民主(disciplined democracy)”。这意味着,民选政府无权过问军方事务;一旦军方认为有必要,可让民选政府下台。

  身为国防军总司令的敏昂莱,是军队中最渴望成为政治家的人。他虽是仰光大学法律专业出身,但从成为缅甸军队轻步兵第44师作战参谋起,就抱住时任军方领导人、三军总司令兼国防部长丹瑞大将的大腿,从此在军中平步青云,并于2011年成为缅甸政治转型后的首位军方总司令。接着,他以丹瑞继承人的身份与领导民盟的昂山素季展开谈判。

  掸邦第一大党掸民族民主联盟(SNLD)书记赛纽伦曾说,国家的未来将是“两颗星星的较量”,“两颗星星”指的是昂山素季与敏昂莱。

  但相比耀眼的昂山素季,敏昂莱这颗“星星”无疑要黯淡得多。在出席国家活动的时候,他的名字仅仅排在第六位,位列总统、第一副总统、第二副总统、人民院议长、民族院议长之后。

  他喜欢发表慷慨激昂的演讲,曾在2020年第四届“21世纪彬龙会议”上引用过“挂羊头卖狗肉”的中国俗语来警告缅北武装,但却很难引起媒体的注意。

  但这并不妨碍敏昂莱将自己定位为未来的总统候选人。自2015年大选失败后,他就和那些努力竞选的政治家一样,秣马厉兵,积极参与政治。

  2016年,敏昂莱成为数十年来首位与昂山素季一同参加烈士节的军方领导人。烈士节旨在纪念包括昂山素季父亲昂山将军在内的、为缅甸独立和解放做出过贡献的英烈。仪式结束后,敏昂莱脱下军装、改换便衣,在昂山素季的湖边住所参加佛教捐赠活动。

  美国《时代》杂志评论称,这种“柔软”姿态被广泛解读为军方与文官政府间日益紧密合作的迹象。

  敏昂莱还很善于进行个人宣传,让自己从一个冷漠的将军变成一名高调的政客。在其脸书主页上,他频频发布访问佛教寺庙和会见政府高官的照片,其粉丝数一度高达130多万。但在2018年,由于敏昂莱被认为领导军队对缅甸少数族裔罗兴亚人进行镇压,脸书删除了他的个人账号。

  2016年1月,缅甸军方宣布,敏昂莱将延长5年退休。眼看2021年退休年限将至,敏昂莱放手一搏,为2020年大选造势。

  除了在一些必要场合身穿军装,他开始着便装参与社会活动。2019年9月,敏昂莱到访曼德勒、仰光等地,访问了当地历史悠久的清真寺、基督教教堂、印度教寺庙和一家穆斯林医院,并会见宗教领袖。他还捐赠大量现金,这使一些人相信他在努力改善与非佛教团体的关系。

  但这并未得到民众的认可。去年的大选中,军方依然失去了大部分选民的支持,五年间未能带来显着政绩的执政党民盟获得压倒性胜利。

  或许从这个时候开始,敏昂莱逐步回归到习惯于强力统治的总司令之位,为其即将破灭的“总统梦”铤而走险。越来越多人认为,正是敏昂莱个人的“总统梦”,促成了2月的这次“政变”。

  从未退出过政治时间表的军人

  对军人阶层来说,他们从不认为自己真正交出过执政权。过去五年来,敏昂莱与昂山素季把持着“双头政治”之下权力的两端。

  所谓“双头政治”,是由军人集团和文官政府组成的二元权力格局,也是前军人政府设计的一种制度。正因这一特殊制度的存在,军方有着一整套的解释体系来说明“依宪接权”的正当性。

  如果民盟挑战的是宪法,作为前执政精英,军方可以彬彬有礼地在议会集体起立抗议,表明“宪法和法律神圣不可侵犯”;但如果民盟挑战的是权力本身,即使违背宪法,军方也必然会采取“兵变”。

  欧洲某智库的一位负责人表示,他曾以讲座的形式培训缅甸军官长达8年。他认为,缅甸军官的思想总体比外界想象的要更开明,但他们面对如此之快的民主转型依然会感到不适应。因此,他负责教导这些军官如何调适角色,如何树立文官至上理念,如何走向职业化。

  但隐在“幕后”的将军们有着自己的政治时间表。在过去五年的议程里,与民盟政府博弈是军方的主要议题,从沉默、抗议到寻找“替罪羊”,军方最终使出了杀手锏。

  起初,军方只是在议会向民盟发起集体抗议。

  2016年2月,人民院军人议员全体起立,反对议员讨论有关军队征收土地和莱比塘铜矿项目。自军方议员抗议后,民盟便很少提军人侵地的问题。

  2019年1月,民盟向议会提交了一份修宪提案,军方对这一提案颇为不满。在议长同意对提案进行投票后,军方议员代表起立,沉默数分钟之久。缅甸准将貌貌觉(Maung Maung Kyaw)指责民盟没有“依法”行事,并称“他们可以修宪,但是必须按照程序来”。

  在应对民选政府之时,军方不再像奈温时期(1962-1988年)或丹瑞时期(1992-2011年)那样把其他政党视为敌人,而是通过拉帮结派、傀儡戏法、化守为攻等措施,笼络各方力量制衡民盟政府。

  2019年,为了反对昂山素季邀请外国顾问加入缅甸若开邦问题相关委员会,军方成立了与之相对的“巩发党若开族议员联盟”,但最终未能阻止外国顾问的加入。

  在生死攸关的修宪问题上,军人不惜建立“反民盟政党同盟体系”,除了有20多个“傀儡”党派加入,还争取到若开民族党和其他一些保守派民族政党的支持。这让民盟主导的修宪委员会所推动的修宪事务沦为一场闹剧,并完整保全了2008年宪法。

  有人形容,军方最高端的操作是利用民盟执政,再让民盟“背锅”。毕竟在“双头政治”之下,军人与民盟政府在关乎国家稳定与国家形象的问题上有着共同目标。

  军方让民盟背的最大一个“锅”,是困扰缅甸近百年的罗兴亚人问题。

  2017年是罗兴亚人问题全面恶化的一年。同年8月25日,罗兴亚人武装组织“若开罗兴亚救世军”对若开邦的30个警察哨所和一处军事基地发动攻击,政府军随即还击,造成至少400人丧生。

  此后半个月内,约30万名罗兴亚人逃入邻国孟加拉国避难。西方多国一致认定,缅甸军方在执行“种族清洗”任务,并质疑昂山素季纵容军队行凶,有蔑视人权之嫌。有国际人权组织因此敦促联合国制裁缅甸,联合国的国际法院也指控缅甸政府犯有“种族灭绝罪”。

  这一次,缅甸军方和民盟政府一致同意,由昂山素季亲自到联合国就此事进行辩论。然而,她的表态让西方大失所望:“这是一个复杂的历史和种族问题”“希望国际社会给予谅解”。

  昂山素季没有谴责军方的“不作为”,让其国际形象大受影响,一年间先后被撤销八个国际荣誉,有批评者甚至要求取消其诺贝尔和平奖。正当昂山素季焦头烂额进行辩解时,缅甸军人在茵丁村杀害罗兴亚人的事情被曝光。

  更何况,在压制民盟政府方面,缅甸军人还有三张“王牌”。

  第一张是“结构性王牌”:军人有“枪”,拥有武装力量和暴力执法的能力;对于“没有枪”的民盟政权来说,在结构上是不匹配、不对等的。

  第二张是掌控经济命脉的“功能性王牌”:军方大量垄断了缅甸的基础设施、农业、林业、矿业、油气和奢侈品行业,并通过军方特权掌控了国家的大部分土地。例如,缅甸最大的两家公司——缅甸经济控股集团公司(MEHL)和缅甸经济公司(MEC)均是军方背景。

  第三张则是以此次政变为代表的“政策性王牌”:截至目前,缅甸国家尚未完成统一,因此军队随时拥有使用武力夺权的权力。

  军人“修炼”失败后选择夺权

  这五年间,缅甸军方虽然在执政舞台上按了“暂停键”,但他们一直在观察、适应、检验民盟的执政过程,并制定自己接下来的“政治蓝图”。

  相比之下,民盟虽然吹响了民主的号角,却存在诸多的决策失误,引来外界的质疑和不满。在政策方面,对于经济改革层面的落空,承诺解决少数民族之间隔阂、修改宪法等迟迟没有进展。更有批评认为,民盟成了昂山素季个人的政党,领导层老化,新一代难以挑大梁,组织机构不健全等问题也暴露出来。

  因此,2020年大选的最优结果是让民盟败选下台,由退役军人精英主导的政党执政,延续2011至2015年的改革成果。具体而言,只要由巩发党拿到20%以上的选票,加上确保的25%的议员席位,以及少数民族大概率确保的10%的选票,军人便能凯旋。

  但未曾想到,民盟的对手们在此次大选前夕接连败下阵来。

  2020年10月,被坊间称为“玫瑰党”的民主团结党( UDP,又称联合民主党)主席吴觉敏被曝光曾为“越狱分子”,致使该党被取缔;与此同时,缅甸联邦改善党(UBP)主席吴瑞曼突然宣布不参加大选;缅甸人民党(PP)宣称只在德林达依省几个镇区参选,放弃了成为全国政党的理想;再加上少数民族政党四分五裂、未能合并,这让军人预感到情况不妙。

  新冠疫情的到来,原本给了军方一个“理想”的夺权理由——由于民盟政府控制疫情不力,军方能以国民生命安全名义接权。但同样的,它也没能等来这一时机。

  2020年11月15日,缅甸联邦选举委员会公布了11月8日的大选结果,民盟以920议席的绝对优势胜选。

  此后,军方一直坚称大选存在舞弊,但他们要求调查舞弊的诉求没能得到联邦选举委员会和民盟政府的回应;其要求推迟召开新议会的诉求也未被民盟接受。

  结果便是2月1日,昂山素季、总统温敏等人突然被军方扣押,震惊全球。紧接着,缅甸多地爆发抗议示威游行,公务员、医生等群体发起公民抗命运动,拒绝为军方工作。

  然而,这场运动很快让国际势力“挪为己用”,民盟真正的苦楚和民众能够“化险为夷”的希冀之光却显得愈加微弱。

  缅甸或爆发“前所未有规模的内战”

  眼下,军人的镇压举动正引发缅甸局面的进一步失控——它一面想挽回已经凋零的国际形象,一面却加力阻断民众与外界的联系。

  3月31日,军方邀请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抵达仰光,在缅军的护送下进行采访,以此向国际社会展示国内动荡局势得到控制。同时,缅甸国营电视台MRTV反复播放民众正常上街购物的画面。

  但同时,军方对国内的管控却越发严格了。4月2日起,缅甸移动宽带上网服务被全面切断,当地独立媒体被勒令关闭,多家私人报纸停止发售,此外军方还逮捕了至少56名记者。

  3月27日建军节当天,缅甸军方在全国范围内镇压抗议者,造成141人死亡,是政变以来死亡人数最多的一天。美国等12国防长当晚罕见发表联合声明谴责缅甸军方杀戮平民,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也对军方滥杀平民作出强烈谴责,称军方行径“令人绝对无法接受”,他唿吁全球统一立场,对缅甸军方施压。

  但除了严厉谴责,国际社会对缅甸军方暴力镇压无计可施,在应对缅甸危机上的选择也着实有限。

  自昂山素季等人被扣押后,美国不断加大对缅甸军方的制裁。除了无限期冻结军方在纽约联邦储备银行所持有的约10亿美元资金、将与军方有联系的公司列入黑名单外,又暂停了与缅甸于2013年签署的《贸易和投资框架协议》。就在前几天,美国还要求驻缅甸非必要、紧急外交人员及家属撤离缅甸。

  4月5日,文莱与马来西亚发表联合声明,支持东盟领导人在印尼雅加达举行会议,讨论缅甸近期的事态发展,但没透露会议将在何时举行。目前,东盟成员国对缅甸示威者死亡人数上升表示关切,但在缅军对平民使用致命武力以及东盟不干涉内政原则方面存在分歧。

  3月31日至4月2日,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在福建南平先后与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等国外长举行会谈,其中一项重要议题就是缅甸局势。王毅表示,中方坚定支持东盟继续采用“东盟方式”劝和促谈,支持尽快召开东盟领导人特别会议斡旋调停。

  与此同时,更危险的苗头正在缅甸内部发酵。缅甸华文媒体3月25日报道,民间已自发成立“公民武装部队”组织,要以武装斗争的方式反抗军方,这意味着缅甸有走向内战的可能。

  有分析称,从当前形势来看,不退让的军方并没有缓和局势的措施,持续的内乱让区域国家担心缅甸会成为下一个叙利亚、索马里或伊拉克。在3月31日举行的安理会闭门会议上,联合国秘书长缅甸事务特使伯格纳(Christine Schraner Burgener)直言,缅甸有可能爆发“前所未有规模的内战”。

  缅甸军方是否会在东盟及国际社会的压力下做出妥协,还不得而知。但如果敏昂莱为了个人野心不惜采取极端行为,而让缅甸全面回归到军人独裁时代,军方这五年间的“修炼”必将沦为彻底失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联系电话:647-830-8888|多伦多六六网

GMT-5, 2021-4-10 11:30 PM , Processed in 0.045209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