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 六六网  www.66.ca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郑州地铁5号线惊魂:有人开门逃生导致水涌入,专家称地铁不敢“随随便便关掉”

2021-7-21 09:16 PM| 发布者: 张永普| 查看: 526| 评论: 0|来自: 财经杂志优选

面对7月20日这场空前暴雨,乘坐郑州地铁5号线的乘客们经历了一场生死考验

根据郑州发布的通报,7月20日的强降雨造成郑州地铁5号线五龙口停车场及其周边区域发生严重积水现象,7月20日18时许,积水冲垮出入场线挡水墙进入正线区间,造成郑州地铁5号线列车在海滩寺街站和沙口路站隧道停运。

7月20日18时10分,郑州地铁下达全线网停运指令。同时组织力量疏散群众,共疏散群众500余人,其中12人经抢救无效死亡、5人受伤,死伤者已送医。

郑州地铁5号线,郑州地铁线路网中的一条环形地铁线路,全长40.7千米,全部为地下线,共设32座地下车站,是郑州市第四条建成运营的地铁线路,于2019年5月20日开通运营 。

一篇发表于2020年6月的文章《浅谈地铁车站发生渗漏水情况下的处理及要求—以郑州地铁5号线工程为例》称,郑州地铁5号线的施工阶段对车站主体施工质量要求高,特别是在渗漏水治理方面投入了较大的精力。

车站结构防水体系包括结构自防水、外包防水和附加防水等多道综合防水体系;混凝土结构自防水是整个防水系统中最为核心最为根本的一道防水。

文章称,车站结构防水工程作为隐蔽性工程,混凝土浇筑过程和混凝土均匀性、防水层施工局部缺陷,都会导致车站个别部位发生结构渗漏水的现象,直接影响车站的防水效果。

文章还称,“目前地铁5号线处在质量保修期,从运营到工程管理一直在积极的进行封堵处理。结合以上已实践的方案,针对不同情况下选择合适的施工方案,既能达到明显效果,又能降低成本。在满足施工原则和要求的情况下,地铁车站渗漏水治理一定能够达到可观的效果,满足长期运营安全。”

然而,在面对7月20日那场空前暴雨时,这条地铁线没有经受住考验。

如果再晚几分钟,后果不堪设想

7月20日将近18时,尹晴从郑州地铁5号线的人民医院站上车,当时车上人多,列车临时停了约10分钟左右才发车,往海滩寺站方向开。在临时停车期间,对面还有一辆列车进站,还有人下车乘坐对面列车返回。

几分钟后,列车到达海滩寺站,当时车速感觉正常,没有觉得很慢。在海滩寺,上来的人特别多,当时列车又临时停靠约十几分钟,停靠期间车厢的门一直处于打开状态。列车再度启动开往沙口路站,但很快就停止前行。列车广播称,列车临时停车,当时车上的乘客还比较平静,很多人在玩手机,车内的灯光也正常。

很快,在前部车厢的尹晴看到,列车上的工作人员提着一个方型的盒子从前面车厢走出来,一路喊着让一下,往列车尾部走去。

不久,尹晴能感觉到车子启动了,列车倒回海滩寺方向,但是走了大约100米便再度停下。那是18时零7分左右,她当时给丈夫发信息称,雨水已经从轨道下面漫上来,从车厢的门缝里进入到列车里面。尹晴对《财经》记者称,当时还是“浅浅的一层,穿着厚的鞋底的话,还没不过鞋底”。

乘客跟随着前行,第一次走出车厢时,还比较有序,还有人一边走一边录视频,出去看到水流非常急。地铁下面的疏散通道距离被淹没的轨道只有10多厘米的距离,通道比较窄,人们一个个走过去,因在地铁隧道里,回声很大,听不清楚,但不久前面传来嘈杂的声音,有人喊着,“快回去”,“一个个往后面传”,那时候水已经淹没到人们的脚踝处。

乘客只好返回车厢内。这时大约是18时40分。

水涨到膝盖处了,有人开始“慌了”。走出车厢的人又都回到车厢里,后面的人喊着前面的人往后走,不让都挤在前面,后面的人就很难上车。这时,水到了大腿根部。

乘客返回车内后,等关上门时,乘客们还比较平静。车厢里,有孕妇,有小孩,因为当地地形的问题,有高有低的地方,“车体是斜着的”。

很快,在车厢前部的人也看到水在上涨,到了车厢门玻璃的一半位置。

当时车内的人,手机有电的,通过各种途径与外界联系,拨打110、119等救援电话。尹晴还和一些乘客,一起大喊,不要惊慌,不要砸窗,大家保持冷静,有一位没穿制服的地铁工作人员嗓子都喊破了。

水在上涨,另一个危险也在逼近,车厢内的人面临缺氧了,“说话开始喘起来”。当时大约是19时20分左右。

尹晴和丈夫保持联系,她要丈夫快一点求救,车厢里估计有几百人左右,困在一个半坡的地方,“水位已经比较高了,已经到胸了,到脖子到胸了,要快要快,一定要再快。”

她的丈夫反馈说,地铁分局指挥室的人员称,已经开始疏散乘客,已经出来一些人,赶紧给一个地址,好确定位置。

车厢内乘客的情绪开始出现变化。一名年轻的女孩,给家人打电话,说她困在地铁了,还没有救援人员到达,然后就像交代后事一样。其他人也开始焦躁,尹晴上前抱着那个女孩。同时,尹晴和车厢里的一些乘客,开始喊口号,“不要惊慌,不要砸窗,等待救援。”。他们很担心,有人砸窗,水灌进来之后,大家都面临危险。

但有的乘客就是冷静不下来,有人疯狂撞击车体,发出非常大的“哐哐”声,车体都随着摇晃起来。其他乘客担心他情绪过于激动,还有人走过去,安抚那些人。在第一节车厢里,有人歇斯底里喊着要打开车门出去,有几个人想逃生,随后把车门打开了,水涌进来,后面的人很着急,大喊着“快关门”。门很快又关上,一名乘客的手被夹住,又大喊起来。门又打开,水一下子又进来,门随后又关上。这时水到了尹晴的腰部,后面的人有说到胸口,有的说到脖子。有乘客喊着,怎么办,恐慌情绪开始蔓延。

有人喊着要出去,有人喊着要保持冷静,等待救援。车厢里的人开始争论起来,争论来争论去,空气更加稀薄,说话更加困难。即便体力好的男士,“说话像牛一样大喘着气”。尹晴想说话,但喊不出来。还有人不停问她,和外界联系的情况,救援力量什么时候到。为了安抚大家,她只好说,救援力量快到了,大家等待。

获救之后,一位男士对尹晴说,“我就站在你旁边,看到你手机里的信息,没有看到信息中关于救援力量到来的反馈,但我也跟着你一起喊救援快到了,大家等待”。就是希望大家能坚持住。

情况越来越紧急了。一名孕妇,快要站不住了,周围的人形成一个圆形,帮她支撑身体,担心她会倒下。一个小孩问妈妈,“我们会死吗”。所有人都很紧张,听着她们的对话,小孩的妈妈安慰说,“没事,我们会活着出去。”那时,大家都不再看手机,大概是20时,已经被困了两个多小时。

由于极度缺氧,尹晴也开始交代家里的事情,她对丈夫说,“如果我走了,你好好带孩子。”那时候车厢内已经没有灯光。有人靠在她的身上,她也靠在一个乘客的腿上,处于半昏迷状态,眼神开始游离,但还能听到声音。

这时,有乘客发现右边一侧的水不是很深。有人提议,砸掉右边的窗户,没有找到砸的工具,就拿起干粉灭火器砸起来,砸了好多次之后,终于砸开,干粉灭火器也砸破了,被甩了出去。

有一个男士砸完所在的车厢,开始往后面的车厢走,接着砸玻璃。还有的人用脚踢,用拳头砸,玻璃砸开时,砸窗的那些人身上都有血迹。

这时是20时30分左右。

窗户砸开后,离窗户很近的尹晴,呼吸到新鲜空气,意识慢慢回来。大家又开始喊,找椅子下面的干粉灭火器,砸右边的窗户,有人试图从车窗跳出去。

很快,尹晴看到有救援人员,打着应急灯往车厢游过来,灯晃来晃去,照到砸破的窗户处时,等待许久的尹晴,“觉得天终于亮了,那一束光特别亮。”救援人员开始救援,把人员输送到应急通道。走出车厢后,尹晴看到后面车厢漂在水里。再次走在应急通道,经历危急时刻后,乘客比较有序,有人喊着老人小孩孕妇和出现危急情况的人先走,其他人先等等。

从地铁走出来到达地面时,大约是21时15分,尹晴又接到来自指挥中心的电话,询问救援情况,刚说了不到半分钟,手机没电自动关机。

那个曾给妈妈交代后事的年轻女孩,也成功到达了地面,又给家人打电话通报平安。

凌晨2时30分左右,尹晴和滞留的人群被拉上救援车辆,前往应急避难中心安排的一处宾馆,到达时已是凌晨4时30分。

回想在地铁车厢的“惊魂时刻”,尹晴觉得如果再晚几分钟,后果就不堪设想。

疏散撤离时,还需扫码才能出站

相比尹晴遇到的险情,张晓丽要幸运得多。住在郑州的她,也是7月20日下午地铁5号线的一名乘客,她向《财经》记者讲述了自己的经历。

7月18日我出差去了三门峡市,律所有个案子在那,需要去调查取证。在三门峡我住了两个晚上,7月20日上午10点多,我们从三门峡开车回郑州,这两天,三门峡也在下雨,但没有那么大。在回郑州的路上,雨变得特别大,雨水像是刷刷地往下倒似的,雨刮器不停地刮。我看到路边有些地方发生了泥石流,泥黄色的水像瀑布那样垂直落下,还有的地方加油站都被淹没了四分之一。

但当时我也没多想,就觉得是正常的雨水天气吧,本来七八月也是汛期。车开了4个小时左右,我们到了郑州,先去的新郑国际机场,同车的朋友要乘飞机离开。大概下午2点多时,我们到达机场,朋友还担心不能飞了,但那时还能看到飞机起飞,我就说不用担心。

然后我就一个人把车开回郑州东站,这车是租的,我开过去还。在机场到东站的路上,雨不是很大,感觉比较正常。

还车的时间是下午4点,那会雨就很大了,车轮被淹了半截,我提着行李箱,穿了长裤子,小白鞋,在郑州东站的地下已经不能直接进入地铁站了,必须出来,绕到外面再进去。我拍了一张照片,积水已经到膝盖,我来郑州6年了,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雨,因为平常的雨比这小很多,也很难打到车,按照经验,现在肯定打不到,当时只想着赶紧坐地铁回家。

我观望了一下,雨势还没有停下的意思,但我感觉应该不会淹到地下,地铁口修得比较高,雨水还要上几个台阶再灌下去,我看最后一个台阶还没被淹没,工作人员在搬沙袋。

我就把箱子让别人帮我提过去,我自己淌水也进了站。进入地铁的时候,跟往常没什么区别,工作人员也没特别说什么,我坐上月季公园方向的列车,往西边走。但我上车后只开了一站地,到金水东路,列车就停下了。当时车上没有空座位,还有一部分人站着,但也不算很挤,列车广播说是临时停车,让乘客不要着急,广播了大概三四遍,七八分钟后,广播通知乘客要疏散撤离。

地铁的门就打开了,我们下车,大家各自看需求从哪个口出站,现场没有看到有工作人员引导、指挥。我是从A口出来的,这个时候,竟然还要刷地铁码收费才让我们出站。所以我们一个个地刷码,很慢。之前在台湾,遇上地震,我刚好也在地铁,疏散撤离的时候,闸机都是打开的,根本不用刷码过人。

我看了扣款记录,出地铁是18点20分,我是18点17分才收到郑州市防汛办发给我的第一条预警短信,内容是,“我市正在经历局部特大暴雨过程,请市民无事尽量减少外出,注意做好自我安全措施”。

我的一个朋友正好在地铁站旁边的一座写字楼上班,我就去找她了,那会雨还是很大,路面黄色的水流看上去比较急,感觉有点深。朋友的写字楼在地铁出口的右边,很近,大概二三百米。这边地势稍微高点,雨水只是没过脚踝,到小腿这儿。我去了朋友那儿放行李,我们就下楼去吃拉面了,当时吃的人也很多。吃完我就上去休息了,那是一个开放式的办公空间,有人之前买了行军床在办公室,我就睡这张床。被困在办公楼的人还挺多的。

我的家人都不在郑州,父母不太知道郑州发生的事情,我出地铁站之后,手机信号就不是很好了,时断时续,郑州遇到那么大的灾难,我是后来才慢慢知道,身边的朋友都是安全的,那个去机场的朋友,是下午3点半的飞机,我听说凌晨1点多已经飞到贵阳了。

现在想起感觉自己很幸运。我是之前完全没收到预警,所以才去坐地铁,想想也有点后怕。

“可能就是扛不住”

为何这次郑州地铁5号线面对大雨时,会出现乘客被困的情况?还有人质疑,面临暴雨时,地铁为何没有及时停运?一位省会城市负责轨道交通保障的专业人士介绍了他的经验和看法。

我所在的城市,因为线路较多,已经成为网络化运营,因此对应分成几个应急区,应急区是跨越线路来划定的。

在每个区域里面会设定一些重要站点,比如地势比较低的车站,容易产生积水等因素,并根据情况划分出等级。

在此基础上,采取分级响应的方式,不同等级的重点站在响应的时候,到达的人员和物资、采取的措施是有区别的。按照气象台的4个等级,就是蓝、红、橙、红4个等级,按照这4个等级来进行防汛响应。

比如说,橙色预警,每个区域重点站的人员集中区域,是防汛重点的,应急时人员、物资、装备、设施设备,应向这个区域集中。在没有出现汛情的情况下,常规的动作是全面开展各主要车站和其他车站的防汛巡视,包括站外巡视和站内巡视。看站主要是检查有没有积水,积水点处于什么位置,站内要检查有没有跑冒滴漏的情况。一旦出现积水比较过高的时候,就会发出预警。所有人按我们的应急预案,我们有一个应急预案叫极端天气的综合应急预案,是指暴雨、大风、雷电、大雪。

按照预案,就开始行动起来,车站的客运服务人员、设备维修人员、其他的职员的人员,按照应急预案,他们的分工是不一样的。

我们的运营公司下面还有多个中心。中心管的线路不一样,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去做细化,总体的方案是以公司的方案为主,这是一个常规的情况。

进入防汛期,就要检查所有的车站,每个车站应按照要求配备必须的防汛基本物资,包括水泵、沙袋等。还有一部分是应急物资,根据重点站的需要,会优先调拔应急物资。

我们确实没有遇到过郑州这种雨量,碰见最大雨量是100毫米。这两天,我们也在积极研究这个事情,像郑州这种短时降雨量超过200毫米,这不是防汛了,已经是灾害。这种灾害的情况,我们不能把人投进去,以防止人员伤亡。从我们这来说,就是防汛出现极端情况或者大的这种极端情况下,可能要考虑乘客和工作人员的应急疏散,还要考虑极端条件下启用一些极端的手段。

列车要停,肯定需要逐级上报,首先它有个信息沟通的过程,比如上百个车站,情况不可能都一样。如果遇上郑州这次的暴雨,肯定是从车站的一端开始往里进水,个别站点开始,逐步开始扩散,紧急疏散也好,采取强制措施也好,有一个从站到线的过程。

列车运行的区域不会轻易做出停运的决定,我们会对线路进行行车组织的调整。方式有很多,比如把这两个站躲过去,继续跑,紧急情况逐渐扩大的时候,再考虑关闭一整条线。

运营项目关闭是一件压力很大的一个事情。不会随随便便地说这条线关了,哪里的地铁都不敢随意的去做这个判断,一定是根据现场的条件和信息的反馈,做出应急的判断,是一个很重要的方面。

我们这边如果出现影响或中断行车的情况,需要第一时间上报。比如,水漫过轨面,基本上就可以判断它对于行车已经造成重大影响了,就要非常注意了。根据轨面的大小,如果轨面可控,可以限速,如果说水持续上涨,那就要停运。

地铁建设肯定都是有防洪设计的。我不太清楚郑州主要的泄水点在哪里,但是从我们看到的视频来说,这种雨量对于地铁来说,是很严重的。像我们看到的主城区的水把汽车都淹了,水过人的腰部,这么大的水,地铁的出入口基本上是挡不住的,所以说它就不是一般的防汛应急抢修了,已经形成了自然灾害,是一种不可抗力。

在这种情况下只能尽量减少损失。短时强降的雨量,对这个城市的防洪能力和地铁的防洪能力,要求都很高,郑州的5号线可能就是扛不住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联系电话:647-830-8888|多伦多六六网

GMT-4, 2021-8-4 11:51 PM , Processed in 0.042226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