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 六六网  www.66.ca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女主播亲历郑州5号线:水像山洪咆哮 只能回车厢

2021-7-21 10:18 PM| 发布者: 提示密码| 查看: 58| 评论: 0|来自: 新民晚报

  墙内媒体新民晚报:准备走出站台的时候,突然,洪水就像山洪一样咆哮而来。

  今天上午10点,窗外的雨小了许多,但回想起昨晚的经历,小佩仍觉惊心动魄。站在洪水即将淹没脖颈的地铁车厢里,有人出现呼吸困难,甚至晕倒;有人在地铁里交代银行卡密码,交代后事。

  消防员破窗救援的那一刻,有人主动站出来帮忙疏散人群,高喊着“老人妇女先走”,更有被困乘客获救后原地举手参与志愿者救援。

  郑州一小时下了整个一年的雨量,经历险情的郑州人,体验了生死一瞬的时刻。

昨天上午小佩外出采访时的画面

  拍视频向外发布呼救信息

  小佩第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是因为一条求救的朋友圈。

  这条朋友圈发布于7月20日19:32,当时小佩被困在5号线隧道(海滩寺—沙口路站),车厢外的水位已经高过脖颈。她拿出仅存一点电量的手机,录制了一段小视频,用绝望而颤抖的声音说“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我最后一条微信”。

  小佩发朋友圈求救

  小佩的求救信息迅速通过媒体同行扩散转发,在被困隧道4小时后,21:30小佩获救。随后,她步行四小时到家,手机充上电后,已经是凌晨1:17,在朋友圈里,小佩发出这样的感慨:感谢每一个牵挂我的朋友,以及5号车厢所有的乘客。

  今天上午10点,记者联系上小佩时,她的声音嘶哑,很是疲惫,几乎说不出话来。昨天傍晚,她经历了地铁5号线的险情,差点丢了性命。作为一名热爱生活、积极乐观的年轻人,小佩从来没有想过生与死的距离如此之近。

  小佩是河南交通广播的一名主持人,7月20日下午5点,郑州下起了暴雨,她像往常一样外出采访,当时她看到有雨水倒灌进入地铁入口的楼梯,但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异常。5点40分,小佩进入5号线乘坐地铁,这趟列车是从海滩寺站开往沙口路站的。

刚开始洪水没有淹没5号线车厢 供图:受访者

  司机组织自救,第一次疏散失败

  据小佩回忆,发车后大约5分钟,列车就停了,广播播报的理由是临时停车。出于职业的敏感性,小佩拿出手机拍下了车厢外的水位。“隧道下面有水,车门下有水,但没有淹到车厢,大家觉得问题不大。”到了6点钟,列车重新开始运行。

  意料之外的是,这一次,车并没有往沙口路方向开,而是往反方向开,没开两分钟又停了。很快,5号线驾驶员从驾驶室走进车厢,他扯着嗓门喊:“现在是紧急疏散,所有人跟我走。”车厢里,大家有序往第一节车厢行走。

车厢水位不断上升 供图:受访者

  雨水倒灌进车厢来源:受访者

  “当时觉得危险性不大,因为脚一抬起来,就可以抬到旁边救援的步道上,虽说步道很窄,有六七十厘米,但有把手。”小佩告诉记者,当时他们在地铁车厢编码195的位置下了车,准备走出站台的时候,突然,洪水就像山洪一样咆哮而来。

  走了五六分钟,听到前方有人喊“往回走,往回走”,情况危急之下,小佩和乘客们不得不再次返回车厢,第一次疏散失败。

第一次疏散失败,乘客又返回到车厢 供图:受访者

  洪水涌入,砸窗后缺氧缓解

  当时车厢里有很多男士主动站出来,把乘客一个一个拉回到就近的车厢。由于疏散时车厢门打开,水位迅速倒灌到小腿位置。紧接着,洪水又从门缝迅速灌满了车厢,覆盖腿部、腰部再到胸部位置,只用了短短几分钟。

  “洪水就像山区里急流而下的河道一样,挡都挡不住,整个人泡在水里面。”小佩观察到,当时车厢里的气氛开始紧张,有人拉着把手,试图拉长脖子到水面以上,获得更多空气;几位力气大的男士,合力拿着灭火器,试图破开车窗上层,让氧气进入。

车窗外水流湍急,水位很高。供图:受访者

  十几分钟后,车窗破开,第一车厢进入了氧气,由于第一车厢是车头,地势比较高,疏散人群也大多集中在第一车厢,当时人贴人,人挤人,非常拥挤。“其实每一个人都很危急,但我们只有等待,保存体力,互相鼓励。”

  大家都在积极发动和联系身边的朋友,求得一线生机。小佩说,她并没有告知家人被困5号线,当时她拿着只有6%电量的手机,向朋友圈发出求救信息。

  “老人孩子先走”的声音从车厢头传到车厢尾

  信息发布到朋友圈后,小佩的手机很快没电了,包也全部泡在了水里。随后她用其他乘客的手机,拨打了单位的座机,同事获知小佩的情况马上通知了郑州消防部门。昨晚,小佩的很多河南媒体同行也几乎一夜未眠,不是在现场采访就是在待命。

  十多分钟后,消防员到,车厢里有一个男士的声音说:“前面有光了,他们来救我们了。” 庆幸的是,这时水位已经下降了大约20厘米。

消防人员赶到被困现场救援

  救援人员到达后,先是打开司机车厢的门,准备从开门的位置疏散乘客。由于被困人员众多,救援出口又太窄,乘客们主动提出让老人、孩子、妇女优先。“老人孩子先走”的声音从车厢头传到车厢尾。

  “当时车厢里所有人让开通道,没有慌乱,都很配合,我觉得第一车厢的男乘客们都是英雄,我向他们致敬。”

  小佩告诉记者,疏散时,她印象最深刻的是前面有一个女孩子,因为长时间缺氧,几近昏迷,无法说话,也完全不能走路了,被消防员抱到步道上。右手边是洪水,左手边是栏杆,这位女孩背了皮包,对救援造成困难。后来小佩帮女孩背着包,消防员背着女孩,一步步艰难移动。

5号线被困乘客获救徒步到站台 供图:受访者

  黑暗隧道中消防员正在疏散群众

  走到隧道里很黑的地方,唯一的光亮来自于消防员头顶的灯光,前进中水流十分湍急,小佩和其他乘客一共行进了十分钟左右,终于在晚上9点30分,到达站台。当时站台上已经有公安、地铁工作人员在等候救援。

  被困的乘客中,有一名郑州人民医院的医生,到达站台后,他迅速给女孩做了初步抢救,地铁工作人员给女孩裹上军大衣,她才慢慢恢复了意识。

  获救后,状态相对较好的小佩举手留下了当志愿者,干些力所能及的事。而在现场,有许多获救的乘客,同样自发参与到救援当中。小佩说,在惊心动魄的最后一刻,她们等来了救援人员,他们就像黑暗隧道里的一束光,照亮回家的路。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联系电话:647-830-8888|多伦多六六网

GMT-4, 2021-8-5 01:33 AM , Processed in 0.040958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