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 六六网  www.66.ca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从菠萝到石斑鱼 中国用经济手段向台湾施压

2022-6-23 02:50 AM| 发布者: 51孤独| 查看: 65| 评论: 0|来自: 纽约时报中文网



台湾枋寮的一家石斑鱼养殖场和鱼类加工厂,摄于本月早些时候。台湾去年石斑鱼出口的91%销往中国。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台湾枋寮——林春来大约十年前买下位于台湾南部的石斑鱼养殖场时,看中的是中国大陆日益增长的活鱼需求。仅仅几年之内,曾经是水电技师的林先生就靠养鱼赚了足够的钱,让他的四口之家过上舒适生活,甚至还开了一家小客栈。

然而,中国大陆突然下令禁止进口所有的台湾石斑鱼,这显然是为了对台湾施加经济压力。台湾是个自治的岛屿,北京宣称它是自己的领土。禁令切断了林先生和其他像他这样的养殖者进入主要市场的渠道,让他们的生计受到威胁,也给这个利润丰厚的行业带来了巨大打击。

“不要养石斑,我要靠什么生活呢?”林先生最近的一个早晨问道,当时他正站在一堵混凝土矮墙上,望着眼前这片面积为一甲(约一公顷——译注)的水域,水面分成了几个池子,里面养了7万多尾鱼。已到了可以收获的时候,但自从一周前禁令生效以来,他还没有接到鱼商的订单,往年这个时候他们通常会打来订货电话。




枋寮的石斑鱼养殖户林春来已受到中国最近对台湾石斑鱼下进口禁令的打击。“不要养石斑,我要靠什么生活呢?”林先生问道。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中国海关官员表示,他们在最近从台湾进口的石斑鱼中验出禁用药物和其他超标药物。台湾官员对此进行了反驳,称禁令是出于政治动机。台湾总统蔡英文郑重宣布,将为石斑鱼养殖者提供帮助。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表示,台湾与中国大陆的统一势不可挡,但台湾2300万人口的大多数支持自治的现状。随着中国政府对台湾加大压力,台湾已着手加强与友好国家的经济和外交关系,包括美国、欧盟国家和日本。

近年来,北京几乎每天都向台湾附近出动军机。它试图孤立台湾,剥夺其仅存的几个外交盟友,并阻止台湾参加国际组织的活动。中国政府还越来越多地寻求限制台湾进入大陆巨大的消费市场,已于去年先后禁止了从台湾进口菠萝(台湾称凤梨)和莲雾,称这些水果将害虫带到了大陆。



南部城市高雄的菠萝种植者、61岁的谢坤淞说,中国停止从台湾进口菠萝后,台湾人的大力支持让他的生意比以前更加兴旺。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台湾有时能减弱这些做法的影响。公众迅速团结起来支持岛上的菠萝种植者。餐馆竞相推出了以菠萝为主料的美食菜单,政界人士在社交媒体上发了他们吃“自由凤梨”的照片,政府部门鼓励公务员多吃菠萝。日本等国也施以援手,通过增加进口台湾菠萝,帮助弥补缺口。

“因为台湾人的支持,我们的生意比以前更好了,”61岁的谢坤淞说,他是南部城市高雄的一名菠萝种植者。

但对台湾的石斑鱼养殖者来说,摆脱大陆市场可能没有那么容易。台湾政府的数据显示,去年的石斑鱼出口91%销往中国,价值超过5000万美元。石斑鱼以味鲜肉嫩闻名,与菠萝的情况不同,它在台湾被视为一种相对高端的海鲜,通常只是在特殊场合才吃。据石斑鱼养殖者林先生说,自从中国宣布禁令以来,一种石斑鱼的价格已从每斤160元新台币跌至130元。

物流也是个问题。台湾养殖的石斑鱼运到中国的大多是活鱼,那里的消费者通常更喜欢现杀现做。把石斑鱼转销到更远的市场需要物流商所谓的“冷链”运输,这将带来额外的成本。虽然最近几天,来自本地客户和日本买家的兴趣已略有上升,但一些石斑鱼养殖者说,他们还没有接到更多的订货电话。

“活鱼运输到中国很容易,”嘉义大学水生生物科学系助理教授郭建贤说。“现在突然要改变这个模式,其实是很困难的。”



石斑鱼的养殖最长需要五年时间。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最新的禁令对台湾来说是一个尖锐提醒,让其认识到在经济上过度依赖大陆的风险。在过去几十年里,两岸贸易一直在增长,尤其是在上届台湾政府执政期间两岸关系比较友好的时候。

2010年,北京与台北达成了一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贸易协议,降低了包括对石斑鱼在内的各种产品征收的关税,许多台湾养殖者竞相增加了石斑鱼的养殖数量,这种鱼的养殖最长需要五年时间。现年50岁的陈建志五年前接手了他家在台湾南部平原的养鱼生意。石斑鱼当时已是他家公司的主要出口产品之一。

但是,在看到中国对已被列入符合降低关税条件名单的台湾出口产品,包括菠萝和莲雾等连续实施禁令后,陈先生和他现年48岁的妻子潘琼惠越来越担心。去年,中国大陆宣布在从台湾的两个养殖场进口的一批石斑鱼中验出了一些违禁药,加剧了他们的担心。

这对夫妇赶紧把鱼卖掉。到中国在本月早些时候宣布禁令时,他们已经卖掉了6000条鱼中的一半,大都卖给了当地的鱼商和顾客。

“我们一直在努力尝试多元化经营,”潘女士在她家坐落在一片葱郁山脚下的养殖场接受采访时说。“但还是不够,我们还是很仰赖中国市场。”

台湾农业部门已在最近几天与石斑鱼养殖者进行联系,讨论政府可以提供帮助的方式,包括提供低息贷款和饲料补贴,以及扩大本地消费和进入海外市场的渠道。另一个正在讨论的想法是,在火车站和火车上出售的台铁盒饭中使用石斑鱼。台湾渔业署周二表示,将为支持石斑鱼产业投入4.8亿元。



台湾养殖的石斑鱼大多是以活鱼形式运到中国,把石斑鱼转销到更远的市场将带来更高的运输成本。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台湾行政院农业委员会表示,不排除就中国禁止进口石斑鱼问题向世界贸易组织提出申诉。台湾渔业署副署长林国平表示,政府已与中方相关部门就验查过程进行了接触,但尚未得到回复。中国海关总署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一些石斑鱼养殖者表示,如果禁令不解除,他们将不得不在当地市场出售石斑鱼,并因此承担巨大的损失。在采取不得已做法之前,他们将一直把石斑鱼养在池塘里。石斑鱼养殖者林先生说,他担心池塘过度拥挤会导致石斑鱼死亡。

他现已把希望寄托在他一直在养殖的另一种鱼——午仔鱼上,这种鱼在大陆也很受欢迎。但他承认,就连这个后备战略也很难不受地缘政治变化的影响。台湾去年的午仔鱼出口总值近4000万美元,其中逾70%外销至中国大陆。

“我们的最大的顾客,还是中国,”他说。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联系电话:647-830-8888|多伦多六六网

GMT-4, 2022-7-7 11:59 AM , Processed in 0.114491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