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 六六网  www.66.ca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顾行长的后宫团

2023-11-20 05:32 PM| 发布者: 绫子| 查看: 158| 评论: 0

顾国明案余波未了。 日前,工商银行上海分行因为8项业务违规,被罚740万元。顾国明作为直接管理人被终身禁业,其他负责人均涉案被“警告”或罚款。 于是,关于顾国明的往事,再被提及……


“我看上的女人,即使是嫁了人,也要离婚跟着我。真不是吹牛,单是我们银行内我就有32个女人。”

在上海的一场高端酒局上,时任上海工商银行行长的顾国明,喝醉后公然声称,他在工商银行体系内已经潜规则了32位女下属。

这些女下属或因前程自愿,或被威逼利诱,都主动或被动地加入到顾国明的后宫。

顾行长属实做的一手好“双面”文章。

人前,他是清正廉洁的顾行长,在主讲的党课上慷慨激昂引经据典,不仅直接召集上海工商银行所有支行行长签订工作责任状,要求“在同民营企业打交道时必须做到清正廉洁”,更是在廉政谈话时以自己的实际经验为案例,大谈特谈如何巧拒礼金。

而在廉政发言的背后,顾行长“色贪”俱全,不光“拱白菜”,还在“割韭菜”。

在潜规则无数的同时,拉拢各路同伙团队做案,为不合规的企业获取贷款积极出谋划策。

以贪养色,以色行贪。

通过潜规则和团伙作案,顾国明凭借银行行长的权力敛财达9位数,堪称工行风流“巨贪”第一人。

有趣的是,案发时,顾国明已经在工行工作了整整30年,走上收贿贪腐的歧途更是已经十余年。

“潜伏”十几年的顾国明,凭什么一直“屹立不倒”?又是如何露出马脚而轰然倾塌的?

梳理顾国明30年的为官经历,顾国明“屹立”十余年不倒的秘密,其实早在他入职之初就已然显露端倪。

顾国明于1967年出生于上海一个极其普通的家庭里,一家几口人都要挤在弄堂狭小的房间里艰难生活。

童年艰苦的生存环境激发了顾国明改变命运的决心,励志要成为“人上人”的他从小就勤奋学习,高考时更是考上了华东师范大学金融专业,在校期间更是积极参与各类演讲活动,可谓是学校的风云人物。

然而,虽然已经是华东师范大学的高材生,但顾国明离自己改变命运的目标仍然有着不少差距。

“长得好不如娶得好。”外表不错,吸引了不少女同学爱慕的顾国明开始另辟蹊径,抱裙带关系的大腿。

在追顾国明的女同学中,有一位女同学家庭背景不错,能够直接让顾国明在毕业后去上海最好的银行就业。

于是,顾国明直接答应了对方的追求,甚至“急不可耐”地在毕业前就完成了婚礼。

乘着岳父的东风,顾国明一毕业就进入工商银行工作,赢在了毕业的起跑线。

有了老丈人的神助攻,顾国明在工商银行可谓是风生水起,别人刚入职都要从柜员或者销售经理干起,顾国明却跳过了柜台“新手村”刷经验的环节,直接进入工行最有发展前景的国际业务部。

顾国明也没有辜负岳父大人的殷殷栽培。

他继续发扬自己在大学里高智商高情商的作风,工作社交两不误,不仅在业务本身上表现不错,在人际关系上也是颇为得心应手。

顾国明在工作上的兢兢业业很快就得到了回报,从普通科员迅速升任资金科的副科长、科长,到总经理助理、副总经理,再到上海巴黎国际银行董事和常务副总经理。

到1999年7月,更是成功升任工商银行上海分行国际业务处处长。

仰仗老丈人的提携,顾国明十年完成七连跳,妥妥的人生赢家。

乘着老丈人的东风,顾国明一路扶摇直上,但许是因为升得太快,顾国明也因此“飘”了。

虽然刚入职时的顾国明不断告诫自己,要守住底线稳稳当当地向上爬,不能留下把柄和污点,但在金钱的攻势下,顾国明也很快拜了下风。

职级的快速升迁让顾国明的周围充满了讨好声,每天活在糖衣炮弹下的顾处长也开始日渐“放飞自我”,逐渐沉浸在被吹捧的虚荣中。

而堕落一旦开了口子,就注定会越陷越深。

最开始只是“举手之劳”行个方便,后面就是在收了好处,大开便利之门。

到最后,深陷于欲望深渊的顾国明对上门送礼的人照单全收,不管对方提出什么不合理的要求,只要办得到,顾国明都是一口答应,甚至公然对外“卖官”以获取更多的利益。

钱好赚,欲难填。

上门拜访的人多了,但有不少要求是身为处长的顾国明自己没办法实现的。

不甘于到手的钱“飞”了的顾国明也开始不再专注于业务本身,而是学着拜访自己的下属的样子,去揣度上级的喜好,送礼“拜山头”。

一边收下属的好处大行方便,一边讨好上级换取利益,顾国明为自己打造了一条自上而下的关系网,成功升任上海工商银行的副行长和党委书记兼行长。

顾处长变顾行长之后,增长的不仅是手中的权力,还有收贿的胆量。

不仅银行的职位被公开“卖官鬻爵”,就连银行的贷款也几乎成了顾国明的“私人财产”,顾国明想要贷给谁就贷款给谁,不看对方信用资质,只看对方关系态度。

在一次酒局上,一个公司的老板想要从工行拿贷款,顾国明丝毫不管银行的贷款审批制度,直接跟老板说,老板能喝多少杯酒,就贷几百万给对方。

顾国明“想贷就贷”的作风可见一斑。

根据法庭公开的审理结果,顾国明从2005年到2019年间一共敛财1.3亿,无偿使用管理服务对象住房和车辆、违规从事营利性活动等事情更是不知多少。

而在贪污受贿之外,顾国明更是利用手中的职权,强行包养女下属。

据相关人士透露,如果被顾国明看重的女下属不乖乖听话做他的情妇,下属不仅会被赶出银行,而且会被顾国明安上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很难在业内混下去。

威逼利诱之下,顾国明坐拥三十余位女下属“后宫团”,而上了贼船的女下属们为了保住自己人前的形象,也逐渐与狼共舞,和顾国明同流合污,帮助顾国明打了不少掩护,也让顾国明的地位更加安全。

以贪养色,以色行贪,顾国明的阵营也是愈发壮大。

凭借着早期岳父大人的提携和苦心经营的同气连枝的关系网,顾国明在工行潜伏十几年屹立不倒,成功把“公家”做“自家”。

虽然顾国明的关系网织得足够密,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乱放”贷款的顾国明终于在一次非合规的几十亿贷款案中露了马脚。

据相关媒体报道,顾国明的落网与一位涉嫌巨大利益输送的关系人何敏华有关,后者与原证监会主席刘大佬同案,在上海金融圈织就了一条巨大的关系网。

而顾国明落网的导火索,就是因为其所在的上海工商银行给何敏华的公司贷款几十亿,与何敏华交往过密的的顾国明也因此成了国家监委驻工商纪检监察组特别关注对象。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

在过去每年的例行检查中,上海工商银行上下沆瀣一气,对于监察人员询问的顾国明相关问题回答得都异常一致。

表面看上去似乎没什么问题,但实际上物极必反,越是看似严丝合缝的地方,反而越有可能藏污纳垢。

何敏华和刘大佬的贷款事件撕开了一条彻底检查顾国明的口子,办案组全面调查之后发现,顾国明不仅存在巨额受贿问题,在职工任命上也存在大量的“任人唯亲”情况。

而随着关系网的崩塌,在办案组已经掌握顾国明收取580余万元贿赂的犯罪事实后,眼见纸已经包不住火的顾国明,直接主动交代了自己还未被办案人员发现的1.3亿贿赂,和或主动或被动帮自己打掩护的32名后宫团。

有趣的是,顾国明本来可以不用招供“后宫团”,毕竟办案组只关心顾国明收受贿赂的问题,对于个人道德作风,还真没那么关心。

然而顾国明却没用办案组审问,直接全盘主动交代,也是引起了一大波舆论哗然。

上海复瑞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兼复旦大学EMBA校友会理事施力勤对此就公开表示反感,怒斥其”一点做男人的勇气都没有”。

该招的不该招了全都说了,一切也终于尘埃落定。

2019年11月,中纪委国家监委驻工行纪检监察组及上海市纪委监委公开对外披露,顾国明道德败坏、生活腐化,与他人串供对抗组织检查;在选拔干部和任用的过程中,为关系人量身定做相关选拔方案;利用职务便利为相关人员谋取利益,非法接受他人巨额财物,其违法所得已基本追缴到案。

老丈人的东风和庞大的关系网保得了顾国明一时,但保不了顾国明一世。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曾经屹立不倒的顾国明,终于轰然倾塌。

虽然顾行长的32名后宫团和1.3亿的巨额贿赂属实惊掉了一众看客的下巴,但实际上,在有“宇宙行”之称的中国工商银行,顾国明类似的腐败干部并非孤例。

根据相关媒体的不完全统计,2019年以来,工行行长级别的落马官员就已经逾10人。

上海工商银行原行长顾国明、重庆工商银行原副行长谢明、湖南省工商银行原行长张恪理、云南省工商银行原行长蒋玉林、广东省工商银行原副行长陆锦文、河南省工商银行原副行长张有赋、宿州工商银行原党委书记兼行长谢广……纷纷在行长的位置上落马。

梳理法庭公开披露的落马官员的审查调查结果,工行腐败干部们颇有些相似之处,都是和商人一起违规操作,违规提拔干部,财色皆贪,生活腐化。

在违规放贷给不法商人方面,陆锦文、顾国明和谢明就都被公开指出“与不发商人、企业主沆瀣一气,相互利用,甘于被围猎”,陆锦文、张恪理、张有赋、徐卫东、谢明和顾国明更是被公开指出“直接插手甚至干预信贷项目审批,违法发放贷款,把国家托付其管理的金融资源作为交易筹码”。

至于接受宴请和收受礼金等动作,更是比比皆是。

违规提拔干部的案例也是屡见不鲜。

陆锦文、张有赋、徐卫东、和顾国明都被公开指出“利用支付上的便利违规在干部提拔及员工录用上提供帮助,任人唯亲,甚至为关系人量身定做其提拔方案”。

而在生活腐化方面,几位行长更是连连被公开指出“背离家庭美德,道德败坏、生活腐化”。

一步错,步步错。

说到底,金融行业由于金融资产具有价格高波动性和高信息不对称性的特征,本身就容易产生滥用权力的隐患。

而在垄断和公权力的影响下,寻租的隐蔽和便捷性被进一步放大,相应的贪腐行为也获利巨大。

强隐蔽,高利润。

贪婪之下,资本大鳄和金融“内鬼”也开始兴风作浪。

不过,这也不全是工商银行一家的问题。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从华东师范大学的高材生,到上海工商银行的科员再到一行行长,顾国明可以说是上海弄堂里飞出的“金凤凰”,原本可以大有一番作为。

然而最初的梦想败给金钱,利欲熏心之下,顾国明走上了贪色的歧途,也断送了自己的大好前程。

工商银行官员们的频频落马只是金融行业反贪的一个缩影,顾国明们落马的背后,是相关机构提高金融反腐败力度的决心。

然而,反贪只是手段,止贪才是目的。

如何在稳定的组织架构中避免形成关系网的不良风气,如何通过合理的决策机制规避贷款被不当审批发放,从根本上避免国有资产被侵蚀,这一点,才是工行们应该思考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联系电话:647-830-8888|多伦多六六网

GMT-4, 2024-7-20 02:15 PM , Processed in 0.044971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