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 六六网  www.66.ca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搜索

三中全会就在眼前 习再次打破惯例

2024-7-10 06:03 AM| 发布者: S!U潘| 查看: 235| 评论: 0

7月9日,中共军委政治部副主任忽然被晋升上将,算再次打破了惯例。中共军队的政治大清洗已经展开,下一步就看谁还会倒楣了。政治部副主任也能升上将,无论是为了“持续深化政治整训”,或是军委高层酝酿换人,中共军队都再现诡异之象,充满了未知数。

  

  3月28日,中共军委政法委书记王仁华得到上将军衔,打破了以往的惯例。他之前的两位专职军委政法委员会书记都只是中将,王仁华却被破格提升为上将。这应该与中共军队的整肃有关,大量军官通过军事法庭被处理,不会对外公布,王仁华完全按照习近平的指令行事,意外得到了上将军衔的奖赏。

  6月27日的中共政治局会议上宣布了李尚福、魏凤和被处理的通报,中共军事法庭应该已经走了过场,军委政法委书记王仁华必定亲自督战。其他被处理的军官包括火箭军、军委装备部和军工企业官员,恐怕也都经过了王仁华之手。这算军队清洗的过去时,此次军委政治部副主任何宏军也被提拔为上将,应该算军队清洗的正在进行时或现在将来时。

  何宏军在军委政治部副主任这个位置上已经干了5年,刚刚被明确为常务副主任、正战区级,算是为晋升上将打造了一个新台阶。不过,中共军委政治部的副主任编制现在应该只有2人,另外一个是王成男,两名副主任原来都是中将。

  如果把何宏军升为上将,只是为了压过另一个副主任,似乎动作过大。2012年12月,何宏军任青海省军区政治部主任,2014年调任总政治部干部部副部长兼老干部局局长;2017年任军委政治部主任助理,兼任军队转业干部安置工作小组副组长;2019年4月升任军委政治部副主任。

  何宏军的资历超过另一名副主任王成男。王成男2017年3月时任空降兵军政委;2019年12月任空军纪委书记;2020年4月任中部战区空军政治委员;2021年12月任军委政治工作部副主任。何宏军在军委时间更长,提拔更早,排名也在王成男之前,非要明确为常务副主任,应该不是只为了压过另一名副主任王成男。

  政治工作部还有3名主任助理,比副主任又低了一格,应该也无需此类任命压过他们。不过,政治部副主任也能升上将,政工干部显然比军事将领更得到了习近平的倚重,也算更吃香了。在中共军队里,做军事将领不如做政工干部爬升更容易。

  何宏军晋升上将前,刚刚被明确为中共军委政治部常务副主任、正战区级。如此一来,政治部常务副主任就和其它部门一把手平级,包括军委联合参谋部、各军种、各战区等。如果此举是为了突出政治工作的重要性,那么政治部的地位就超过了军委其它部门。

  6月17日至19日,中共军队政治工作会议在陕西延安召开,中共党魁习近平讲话提到“世情、国情、党情、军情都在发生复杂深刻变化”;必须“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持续深化政治整训”,以确保枪杆子始终掌握在“忠诚可靠”的人手中。

  中共党魁担心军权旁落或兵变,要在军队内部搞运动式的“政治整训”,军委政治部俨然有了更大的生杀大权。政治部副主任被升格,很可能为了操作广泛的政治清洗。何宏军应该被习近平选中,准备具体操盘了。

  此番清洗中,李尚福、魏凤和首先被公开抛出,其他的如火箭军、装备部等落马军官尚无公开通报。这些人中有些是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已经被剥夺资格,但没有公开原因。还有的是中央委员,三中全会上或许会有一个公开的说法。其他落马的军官很可能最终也不会对外公开通报。

  上将一级的军官恐怕不得不公开通报一些腐败之类的问题,中将军衔及以下的军官,估计仅在军队内部处理了事,以尽量减小政治影响。不过,李尚福、魏凤和的通报已经无法掩盖中共军队内部的乱局。

  如今,中共军委政治部常务副主任晋升上将,杀威棒再次高高举起,只是不知会落在谁的身上。更多将领可能被当作“两面人”而揪出,军队内部乱象显然还会继续,包括军委高层或许也会变化。

资料照: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国庆日之前向天安门广场人民纪念碑献花时走过中国军人的队伍。(2023年9月30日)

  

  三中全会上,新任中共国防部长董军可能会被递补为军委委员,其他军委委员是否也会变动,应是一大看点。

  中共官僚体系所谓的常务副职,一般来讲是指正职暂时不能履行职务时,可由常务副职暂代行职责。另一种情况是,正职即将被调换,提前被任命的常务副职随时准备顶替正职的位置,甚至提前主持工作。

  现任中共军委政治部主任是军委委员苗华,他出身于原31军,被认为是习家军的成员之一。何宏军成为常务副主任、晋升上将后,地位直追苗华。苗华1955年生,今年69岁,明年应该到退休年龄,不知何宏军是否准备接班。若果真如此,意味着苗华可能失去了习近平的信任。

  比苗华更老的张又侠1950年生,今年已经74岁,仍担任军委副主席;苗华若仍获信任,应该可以做满二十届军委委员5年。

  不过,6月27日公布的李尚福问题通报中,有一条“行贿”的罪责。他为了升迁,应该向十九届或十八届军委委员行贿。中共第十九届军委(2017年至2022年)成员包括:军委主席习近平;副主席许其亮、张又侠;委员魏凤和、李作成、苗华、张升民。

  李尚福应不只向一人行贿,因为某一个军委委员只有建议权,没有决定权。在中共官场要想升官,只有人提名不行,还要其他参与评价的人都认可;即便没有其他竞争者,也要防止有人提出异议,否则不能确保过关。

  李尚福无法绕过军委副主席,何况张又侠曾是他的顶头上司;其他军委委员也不能避开,搞不好都得送钱,只是金额可能不一样。李尚福的问题通报中,实际完全可以和魏凤和一样,只提受贿问题,不提行贿问题,但偏偏单独提到了行贿问题,或许就是为了下一步清洗埋下伏笔。

  对李尚福的提拔,军委政治部应负责提出考察意见,李尚福若曾向苗华行贿,习近平应该已经掌握了,苗华的处境就可能不妙。现在,军委政治部副主任何宏军忽然被指定为常务副主任、提拔为上将,势必引发换人的猜测。

  除了苗华,其他连任或退休的军委委员若接受了李尚福的贿赂,也可能面临同样处境。如果真发生变动,很可能将是三中全会最吸引眼球的新闻。

  中共军委政治部副主任忽然晋升上将,无论是为了进一步的政治清洗,还是军委高层变动的前奏,都表明中共军队正面临更大的乱局。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联系电话:647-830-8888|多伦多六六网

GMT-4, 2024-7-21 02:22 AM , Processed in 0.044651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